《2046》Comments (Big5)

《2046》(2004)

《2046》Demystified: (http://big5.chinabroadcast.cn/gate/big5/gb.cri.cn/4221/2004/09/27/108@312009.htm)

梁朝偉—周慕雲一個角色表演高峰的終結

1963年,《花樣年華》中的周慕雲買了兩張船票,但是他愛的女人蘇麗珍(張曼玉)並沒有跟他一起走。周隻身在吳哥窟的一個樹洞裏封存了自己的回憶和秘密,轉身之後他留起了鬍子變成了《2046》中這個醉生夢死、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從新加坡到香港,從1963年到1966年,周慕雲從一個文學青年變成了寫黃色小說和武俠小說的文痞,先後有另一個蘇麗珍(鞏俐)、露露(劉嘉玲)、白玲(章子怡)和王靖雯(王菲)四個女人出現在他的生命中。而在這些流動的時間之內,周慕雲只是一個希望改變卻永遠活在自己回憶中的男人。而曾經的蘇麗珍成了他逃避的藉口和他企盼中愛情的符號。影片中周慕雲在寫一本《2047》的未來小說,而這部小說的結尾沒有給出任何光明的答案。

《2046》中的周慕雲是王家衛電影中的第二個壞男人,上一個是14年前《阿飛正傳》中張國榮扮演的旭仔。其實王家衛電影中的男人都是同一個人,這個人沉默憂鬱躲避在自己的世界裏,而回憶似乎是他活著的惟一樂趣。《2046》中的周慕雲也是如此,王家衛試圖讓這個男人接受生命中經歷的一切,但是這個沒有終點的男人未必能夠讓我們看到那樣的希望。據說,男人成熟的標誌來自於他的敢於擔當。

梁朝偉在王家衛的電影中始終在扮演周慕雲,《2046》中的他成功地用一個笑容闡釋了兩個意思:憂鬱和放縱,而這兩面都來自於這個男人深深的悲觀。梁朝偉在漫長拖遝的拍攝期間、有些繁雜的故事中把周慕雲完全表現出來,或許只有他能夠做到。但是無論有多麼相似,梁朝偉都應該離開周慕雲了,他對這個人物的呈現在達到最高峰的時候也走到了盡頭。

章子怡—白玲在表演中可以看到悲涼

白玲在王家衛電影中是第一次出現的人物,但她在愛情上所承受的悲劇性和王家衛電影中其他的人物命運是一脈相承的,即命運永遠是一個悖論,你永遠得不到你想要的,往往是你最在意的人給你以最致命的傷害。

應該說這是章子怡從影以來惟一一個可與《臥虎藏龍》中的玉蛟龍媲美的角色,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可以看到章子怡自身個性特點的大幅度釋放,及這幾年來演技磨練後的成熟。白玲身上有章子怡扮演的角色一貫的狠勁,當然並不像在《十面埋伏》、《紫蝴蝶》、《茉莉花開》等片中那般齜牙咧嘴的兇狠,但其流露的氣質是相通的。而白玲這個角色給予章子怡的更大空間是她的悲劇性,她外在的放蕩和內心對愛情的重視其實已經預設了結局,只不過其中的悲涼只有等她親身經歷方能深切體會。

章子怡最大的進步是在她一貫不知天高地厚、橫衝直撞的神情裏,終於可以看到悲涼這兩個字,終於知道命運並非是把握在你手裏可以操縱的玩意。這種成熟或許並非可以來自演技,而是人世歷練的成果。

鞏俐—蘇麗珍一次有別以往的演出

1963年,窮困潦倒的文人周慕雲因為賭錢受困新加坡,這時候他的理想又落實為一張船票:回香港的船票。一個外號“黑蜘蛛”的女人出現並且幫助這個男人翻本解困。她叫蘇麗珍,周慕雲生命中的第二個蘇麗珍。兩個人的交流就是在火車站附近街邊的小飯館吃麵時說過的幾句話。所謂經歷過一些滄桑的人,就在這只言片語中相互辨認出對方的心結:對過去的耿耿於懷。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周慕雲才把感激之情變成了曖昧的愛情,但是由於感情的基礎來自於被修飾的無法釋放的回憶,所以這個蘇麗珍只是第一個蘇麗珍的替代,這種愛情也只是周慕雲對往日錯失自以為是的彌補。周慕雲愛上的是記憶中的幻影。這段感情的錯位顯而易見,這個蘇麗珍對周慕雲的愛或許發自真心———兩人分手後蘇麗珍的扶墻哭泣也可確證。這段戲似乎是對《花樣年華》中周慕雲與第一個蘇麗珍分別的回應。

鞏俐在這部電影中的造型實在難看得可以,但是這並沒有影響她的發揮。由於戲份過少,我們未必能夠通過觀影完全理解這個女人的情感,鞏俐的盡力闡釋抵消了戲份過少的影響,讓這個人物能夠站得住腳。而且對她個人而言,這次的表演有別以往。

劉嘉玲—露露一次短暫而精彩的爆發

劉嘉玲扮演的露露延續自1990年《阿飛正傳》中的角色,周慕雲碰到露露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六四年你在大馬登臺”,那正是《阿飛正傳》裏的露露為了尋找旭仔而遠赴南洋,流落他鄉。露露是《2046》中最秉承延續性的一個角色,她對愛情的態度依然一如往昔。某種程度上來說,露露的愛情也是一個迴圈往復、不可擺脫的悲劇,因為你很難說清她對“無腳的小鳥”的愛情,究竟是渴望他停留還是就愛著他的浪蕩,始終在這種矛盾的煎熬中磨煉自己的承受度。

露露的愛情也可以稱為屬於一個人的愛情,最終無關對方的態度,只在於自己的堅持。所以在《2047》的小說裏,露露對應的機器人在流過傷感的眼淚之後,可以由衷地笑出來。

劉嘉玲在《2046》中的戲份雖然不多,卻是盡顯功力。最精彩的部分應屬露露和周慕雲初次對話的場景,原本強悍的表情逐漸流露出被往事擊中的痛楚,此時劉嘉玲所表現出的冷漠與脆弱交戰的情緒,夾雜著女人對愛情永恒不變的純粹感觸和歷經世事之後的滄桑心態,這一瞬間應該說劉嘉玲多年積累的演技和人生經歷在《2046》中獲得了一次短暫而精彩的爆發。《2046》中的露露,也為之前《阿飛正傳》中的露露和《東邪西毒》中的桃花這兩個角色,畫下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木村拓哉—王靖雯的男友呈現一個更有勇氣的男人

在周慕雲生活的上世紀60年代,他是一個沒有姓名的日本人,執著地戀著東方酒店老闆的大女兒王靖雯。因為語言的隔閡,這是一段無法溝通卻依然堅持的愛情。在王靖雯無語的相望和日本人反覆詢問“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的時候,這個男人儼然成為另外一個周慕雲。

而在周慕雲小說《2047》的未來世界裏,這個人確實就是周的替身,作為離開夢想之地“2046”火車上的惟一乘客,他宿命般愛上了有反應和交流故障的機器人乘務員WJW.於是他的不斷詢問就像他乘坐的那列火車“2046”一樣永遠無法達到終點。

這個人物在現實中可以看做是周慕雲羨慕的對象,因為他身上有著敢於支撐愛情的勇氣和理想;而在周慕雲的小說《2047》中,這個人就乾脆變成了周慕雲心中對自己的渴望,他的另一種激情和壓抑。所以出現在銀幕上的木村兼具周慕雲式的憂鬱,同時又帶著周慕雲一直渴望卻無法做到的堅決。也正因為周慕雲對所謂希望的不信任,所以在小說中把他和機器人的愛情結局處理為無法改動的悲劇。

雖然有語言的障礙,但是木村的表演依然讓人驚訝。這個日本偶像劇明星成為周慕雲內心的寫照,在有他的戲份中,木村有效地體現出周慕雲般的憂鬱,同時賦予夢想中的周慕雲以別樣的執著和堅持。留著短髮的木村站在王靖雯對面的時候,他的笑容仿佛來自一個年輕的、更有勇氣的周慕雲,或許那才是一個男人。

王菲—王靖雯銀幕上不可想像的王菲

王菲在《重慶森林》裏叫阿菲,在《2046》裏叫王靖雯,似乎王菲所扮演的角色和她自己本身之間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基本上導演和觀眾也習慣於把王菲看做一位本色演員,但王菲在《2046》裏的表演十分具有突破性,不再是《重慶森林》裏不表白內心的戀物癖,悲傷的感情戲和激烈的情慾戲方面,王菲都呈現了一個以往不可想像會在銀幕上出現的王菲。

作為以旅館老闆女兒身份出現的王菲,是劇中惟一沒有糾纏進周慕雲複雜的感情世界裏的女人,她也是最終惟一獲得自己所要的愛情的人,或者說,她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一些能夠不變的東西,她最終獲得了。王靖雯不回應周慕雲的感情,也許對應的就是《重慶森林》裏的阿菲暗戀警察663而不敢表白的心情。作為小說裏2046列車上的機器人而出現的王菲,膚色晶瑩剔透,睜著無辜的雙眼,要隔很久才會因為從前的傷心從眼睛裏流出一滴眼淚,是一個對情緒反應很慢的機器人。周慕雲或許是因為欣賞日本人表達感情的態度,或許是因為對王靖雯的感覺而在小說中將日本人作為自我的投射,他們在現實中的糾葛令周慕雲沉浸到虛擬的小說世界中去尋找、沉溺關於自我的一切,或許也可以這麼說,在蘇麗珍之後,是王靖雯令周慕雲再次看到內心的世界。(撰文:雲上表江)

來源:新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