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巧音在哪裏?

二零零五/零六年度的樂壇頒獎禮已過了兩個,仍未見過盧巧音的份兒。

其實她的「天演論」算有質素又有誠意的唱碟,但奈何不夠commercial(其實「露西」、「女書」和「敵托邦的拾荒姑娘」已算既悅耳又易唱),故獎又冇,又賣得唔好。真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