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真偉大!

送完 jac jac 入 camp, 回到家後老婆開始唔妥。她因為很久沒去洗手間,所以很痛。我也曾有過類似的感覺:我的版本是像有個尖錐在大腸內頂著大腸內壁的感覺。我不知她是否也是這樣,不過無論如何都很辛苦。結果她吃了特快必理痛,暫且可以落地行。我們便趁那時間在夜間十一時半飛車去威院急症室,一天之內來威院兩次。之後醫生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