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薯片推介!

有薯味,但唔油,咸味剛剛好,食得出淡淡海鹽的味道,而又冇卡樂B and 珍珍的味精味道。鬆化但有質感,不似鬍鬚佬牌像用薯粉壓出來一般,又沒有一些英式「pan-fried」薯片(標榜自己少油)般硬。

Brand:Yamayoshi
Price:Forgot already… who cares!「好味」比「價錢」更重要!(不過我是在 CitySuper 買的,平極有限……)

轉入直路,最後二十日倒數

轉入直路,最後二十日倒數

距離預產期四月二十七日只剩二十日。(當然日子並不會如計劃一樣咁準確。你有冇欣賞過飛機上的 Air Show內的降落倒數?我從來也沒有見過飛機可以在那倒數到 Zero 那刻 Touch down。但 of course 也不應該差太遠。)

昨日 Chris 買了一件很可愛的音樂轉轉(用作置於床頂供 BB望著解悶和防鬥雞眼)。我們昨晚不斷攪動發條使它唱出那首音樂。感覺也不錯,像BB已經來臨,家裏已經多了一位新成員似的。

真開心 Chris 終於決定早一點放產假留在家中休息。雖然以她性格她可能在家仍會 work,但起碼隨時可以睡一睡。若我在公司都可以有這 option (隨時可以睡一睡)都唔錯!

搬遷啟事/啟示

«啟事» (這搬遷啟事轉貼 from 我在 Blogger 的舊 blog)

我搬了。

不是說我的家(我一個月前的確搬了家,現在仍為那無敵海景而興奮。),而是說我的 Blog。

 

由今天起,「五師兄」的新住址是:ngszehin.mysinablog.com, 或 RSS Feed: , 或我的永久連結:www.ngszehin.net

«啟示一»

我的中文程度一向不高,故也是近日才發現「搬遷啟示」這寫法是錯的,應寫成「搬遷啟事」。

但 講真其實搬 Blog 的確給我一點啟示。首先,原來 local 的 blog server 比 Blogger 快很多很多。而且原來 Blogger 的介面和功能(at least 比 Sina)很不足。我搬本只是因為想要「分類」功能,但搬後就發現有更多的功能如 built-in blog stat,trackback 和「話題」功能是 Blogger 仍沒有的。 不知道為甚麼 Blogger 這麼多年也沒有進步過!甚麼使 Blogger Google 收購後卻停滯不前呢?是不是小公司被大公司併購後的通病呢?或是不是他們有甚麼秘密發展在進行中? (more readings: BBC News 2003 Feb)

«啟示二»

曾 因 Blogger 是面向世界的 Channel,故心想我的 blog 的讀者群會是全世界。但現在搬罷 Sina blog,才想起其實世界其他地方究竟有幾多人會睇得明我的 blog ?就算明我的英文,也不明我們的文化。反而現在 Sina 因可 accessed by 國內朋友 (note: People cannot access Blogger in China),所以有更多 relevant 的讀者群,故我的 blog 便寫來更有意義。更何況中國網民每天上網時間是全球最長,加上網民人口日多,所以如很多大機構一樣由歐美轉戰中國市場,我這搬 blog 的方向應是對的!

我是一個好人

我是一個好人,但我不是 Justin,雖然我也愛 wear cap。

我開始了解並同情徐步高。Why? 剛才我的而且確有衝動去「對付」他/她們(不便透露身份)。之後我想到萬一真的出事怎算。可怖的是我竟然會覺得 ok,因為使他/她出事本是我的 objective。 所以我應覺得有成就感才對。

Ok. 我的良心告訴我不要以暴易暴,以牙還牙。所以我之後都是將這行動埋於心底。但我不知可以 last 幾多次,「埋於心底」幾多次。唔好迫我。。。

Sounds very 恐怖。That’s why I said perhaps 徐步高也是這樣想。冇人知他是不是真的這樣想,也 suppose 冇人會知。所以請各傳媒高抬貴手,不要再亂吹。

至於我呢?其實我真係唔會有乜行動(講真你見到乜都唔關我事)。總之我真是一個好人,但難保可 keep 幾耐。。。

(now it’s two days later. Of course I didn’t do anything. And of course I would not do anything. Blogging allows me to express my imaginative side of self, and help me to go back to the emotionally healthy state.)

我是一個好人

我是一個好人,但我不是 Justin,雖然我也愛 wear cap。

我開始了解並同情徐步高。Why? 剛才我的而且確有衝動去「對付」他/她們(不便透露身份)。之後我想到萬一真的出事怎算。可怖的是我竟然會覺得 ok,因為使他/她出事本是我的 objective。 所以我應覺得有成就感

(閱讀全文)

我是一個好人

我是一個好人,但我不是 Justin,雖然我也愛 wear cap。

我開始了解並同情徐步高。Why? 剛才我的而且確有衝動去「對付」他/她們(不便透露身份)。之後我想到萬一真的出事怎算。可怖的是我竟然會覺得 ok,因為使他/她出事本是我的 objective。 所以我應覺得有成就感才對。

Ok. 我的良心告訴我不要以暴易暴,以牙還牙。所以我之後都是將這行動埋於心底。但我不知可以 last 幾多次,「埋於心底」幾多次。唔好迫我。。。

Sounds very 恐怖。That’s why I said perhaps 徐步高也是這樣想。冇人知他是不是真的這樣想,也 suppose 冇人會知。所以請各傳媒高抬貴手,不要再亂吹。

至於我呢?其實我真係唔會有乜行動(講真你見到乜都唔關我事)。總之我真是一個好人,但難保可 keep 幾耐。。。

(now it’s two days later. Of course I didn’t do anything. And of course I would not do anything. Blogging allows me to express my imaginative side of self, and help me to go back to the emotionally healthy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