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卷有益

正所謂「開卷有益」,所指的是「書中自有黃金屋」的道理。但觀乎現今香港的莘莘學子似乎是學考試學記憶多過學書本上的知識和技能。

近日對這特別深感受,因為又到了五六月,又到了考試旺季。作為學生,又要努力讀/背書了。而作為一個未算高層次的大專老師,我正在感受著其他中小學老師所遇到的慘況,就是要日以繼夜地改卷改 assignments。

早前我差不多有半個月沒有 update 我的 blog,有兩個原因:一是要改卷,改無窮無盡的卷,連睡也沒時間。二是因為我要搬一叠叠一棟棟的 assignments 和卷來回家中和學校,所以要揸車。我平日的 blog 主要是在搭馬鐵九鐵地鐵時寫的,所以揸得車多便少了機會寫了。

改卷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我要在特定時限內去讀完及評核每份八十至一百個學生答一樣題目但又不同水準的答案,而我一共有六份這樣的功課再加一份這樣的試卷,兩份這樣的 Presentation。唯一覺得安慰的是當我一路改時我會一路感受到(某大部份的)學生真的曾經很用心聽過我的教導而將他們所學的在試卷上回贈給我去欣賞。原來我說的每句話對於我的學生來說都是這樣重要的。這種感覺蠻不錯!

我都係番去繼續改卷啦。

BB 滿月了!

這麼快便一個月了!可能真是「快樂不知時日過」!否則,揍BB這樣辛苦的事理應使我們覺得「度日如年」才是。又或者說揍BB的確是辛苦,但似乎辛苦的感覺已被快樂的感覺超越了、掩蓋了。

到了今天,我仍未百份百有那種肯定自己已做了老豆的感覺。有時見到 jac jac,感覺似是見到一件很精緻的玩具,甚或一隻很有靈性的寵物而已。主要原因是他現在和我的交流並不是太實在,因我和他說話時他未懂常常專注地望著我,有時我會以為我剛說了句話逗他咀角微彎地笑,但有時我又覺得自己只是在自說自話。但我相信當他快將識行識跑識認人識說話時,我便可會更感受到他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個體,會和我溝通的個體。

望著這個有趣的人仔,想起我過去個多月來的經歷,我開始真正感受到我們父母當年養育我們的偉大。當然我知道我們只是過了10+1個月,未來還有漫漫長路要行(我知道這路不會是我們自己走的,因為我們會有家人的幫助。為此我要多謝我阿媽肯於未來數年幫忙一起照顧 BB,也多謝我老豆肯讓我借阿媽數年!),但單單是這短短的時間也已使我明白到養育下一代的偉大是我們以前無法想像的。而且這段時間我亦感受到那種生命延續的感覺。提到這點時我的感激已不只是於後天照顧的範圍上,而是也要多謝我們雙方父母(甚至再上一代)提供了健全的DNA給我和我老婆,以及間接地提供了給 Jac Jac!另外我也同時需要在此多謝我老婆為我們帶來了這個結晶品。
無論是懷胎十月抑或是過去的一個月對BB的照顧,我老婆都比我付出的多。我真的很感激她!現在若有人問我的話,就憑這一個月的爸爸經驗,我一定會說生BB好!而且(不過)要趁年紀輕行動!

以上的部份的感受其實是 adopt 自我擺滿月酒時我代 jac jac delivered 的 speech。而這篇內的插圖也是於當晚拍的。當晚真的很開心!而且因為不像結婚那樣緊張和忙碌,所以特別 relax 和 enjoy!

我的第N次:「O咀」的意義

【警告】內容仍可能引致不安,不喜繼續勿閱!

本來正常人對便便縱使沒有好感,都一定會有些抗拒。但現在換了是 jac jac 所出,卻又會有另一番風味!我不再抗拒那些便便,反而會對它們的形狀氣味有興趣,因為這是了解 jac jac 的身體狀況其中一個最快捷最直接的方法。而且,知道 jac jac出入暢通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又何會不喜呢?而以下「第N次」換片經歷就使我對這東東(我是指便便,不是 jac jac)有更深厚的關係。

第N次:
有第一次就梗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現在雖不及我老婆大人咁專業,但也已算是半個熟手技工。除褲、解片、提腳、抹 pat pat、掉包(棄舊迎新),一氣呵成。Oops!忘了說要放張tissue去擋著小b!差點出事!那次他反覆叫嚷了差不多半小時(他的叫聲有時像馬叫……),又不知為何。我便覺得是時候要幫他換片,因為根據傳統智慧,他應該是有便便在片中不舒服所以哭(雖然他平日只會為肚餓而哭)(他一向不太跟隨傳統智慧辦事)(但不知這次會否會例外,保險些為妙)。打開片片一看,咦,點解冇野既?心知大事不妙了!沒理由吃了那麼多也沒有大大!但冇法,沒有大大,但也有濕濕,故仍換了新片。在幫他 pat pat 塗「花士令」時,突然見 jac jac 的 pat pat 的小孔張合兩次,心知大事不妙了!果然,幾秒後,他「砵」聲放了一個屁屁,然後大大就來了。心想好彩不是在掉包的一剎那大大,不則就……哼哼!老婆全程坐在床上觀察整個過程。她說她發現了一個偉大的 point,就是剛才他在醞釀便便時出了他的「O字咀」!原來他的「O字咀」是這樣解釋的!

之後當然又要再一次抹乾淨,再一次換新片。And then 又去到「花士令」那一步。老婆在一旁突然發現他仍在「O字咀」中!即是說……嘩!果然!「砵」一聲!又有!今次好似比上次仲多!我用那份新片墊底,提起他雙腳,讓他暢快地去盡佢。一會兒後,活動似乎停下來了,我便又預備抹他。今次我醒目,先問問老婆現在 jac jac 是甚麼表情,是否仍是「O字咀」。她竟說「仍是!」說時遲那時快,我還未作任何反應, jac jac 又來啦!今次真不得了:一度液態的便便竟激射出來,我連忙用手擋著,但已只擋得一半,另一半已射在地上,檯上,墊上,毛巾上……周圍都是一塌糊塗!我老婆當然不在躺著,她立即彈起去加入戰團,幫忙清潔 jac jac、換衫、(再一次)換片、etc。情況緊急,我們未有空去清潔地上的便便,只好小心翼翼地咪起腳尖踏在僅有的 clean space 去完成餘下的工作。百忙中老婆醒起應立即看看「O字咀」有否再出現!可幸的是 jac jac 已回復他正常「依依呀呀」的馬叫聲,我們才放心,終於可 relax 一下。之後果然(在短期內)再未有立即換片的需要了。似乎這「O字咀」也是一個好提示!

我的第一次:換片

【警告】內容可能引致不安,不喜勿閱!

(雖然我說是「可能引致不安」的內容,但我並不是要談近日 hit 過一下的精神污染題目。我要說的是真正的污糟野:換片。)

第一次:

我第一次幫 jac jac 換片是一件很刺激的事。話說當時是 jac jac 回家後第二日,是時候要幫他換片了;我們當時仍未和他很熟絡,故連抱他由小床至工作台也自覺手震!除了他的褲褲,望著條片片,再和老婆對望一下,大家交換了一個互相支持的眼神,便一鼓作氣去下手。怎知

(閱讀全文)

我升了做行政總廚!(只此一天)

今天我升了自己做行政總廚,只限今天媽媽節有效。我家現有兩個媽媽; suppose 要由我加我細佬去服侍我阿媽(我老婆都會俾佢既專業意見),and then 我「帶領」 jac jac 去孝敬佢媽媽、我老婆(即是都係我做埋)。當然,都係同食有關。

我同我細佬開完一個會,研究過很多方案。一方面要

(閱讀全文)

死 Hard Disk,Hard Disk 死

Hard Disk 無端端 死了!正一 死 Hard Disk!Boot 極都冇反應!未用夠五個月!咁新都咁快死!

&%¥@+&¥%&@%@*&¥##@&*@!!

好彩前日剛 back up 了 BB相!

苦中作樂,一笑:

Picture

“All your money vanished! The market is fine; the hard-disk crashed.”

(source: http://www.thehindubusinessline.com/)

洗白白記

星期日終於第一次成功和 jac jac 洗白白。

和他洗白白本應是我的責任,因為老婆現階段不可弄水(係咁話啦)。不過平日上班時就要我阿媽代勞,所以我一直都未到我表演。

本來之前已有一次嘗試的機會,但卻有件突發事件發生了:那次剛預備行動時,發現原來 Jac Jac 剛嘔完奶,遍身遍床也濕透了(可能掃風不夠)。阿媽立即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