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BB全紀錄之三》「用力!BB差唔多出晒黎啦!」

(繼續上回)我們在二號產房等了又等,後來連 iPod 都不用聽了,一來有位好相與的護士也覺隔鄰的叫聲太嚇人了,所以主動播陳奕迅CD給我們聽;二來因為後來再等一會後其他媽媽都生完晒,隔離的產房都已吉掉了,冇叫聲了。

Picture(老婆在產房影的相太私人了,所以 show 我自己個樣好D)(相片頂那鏡倒影其實是她!)終於那好相與的護士進來作 regular check 時(突然間)發現我老婆已開了「八度」(之前等來等去都只得三度)(這些「度」應是闊度單位,但怎算法就是一個迷),便告訴我們已差不多生得,並立即急 call 醫生。我們聽罷也開始緊張起來。而的確老婆的「陣痛」(實際上老婆話只是有少少痛)亦越來越頻密。當時是差不多一點半左右,似乎之前醫生及護士們的推斷都非常之準!

之後麻煩便來了。可能因為打了針,所以下身麻痺,連去洗手間的力也拿不出來。但因為這樣膀胱便滿滿的,阻礙了BB向下推進的通道。BB唔繼續向下行,便反而頂著個胃。老婆的胃便因而很不舒服。再加上其實產房內(我也不明白為何特別是產房內)的枕頭非常不舒服,而且不斷掉下,使老婆的頸和膊頭既倦且痛,故那段時間不是十分好受。

結果醫生來到,便立即決定首先要放清膀胱,跟著便抽臍帶血。當時我和老婆已開始意識到 BB真的 on the way 了,心情上開始越來越緊張(起碼我自己是心情上,而至於生理上的那種緊張就只有我老婆有權享受)也不理會醫生護士們在(老婆身上)做甚麼了。我們握著手, 默默等待著這個期待了足足九個多月的一刻的來臨。之前的感覺就好像過山車緩緩地向轉向點推進,自己並沒有 say 去加快或減慢速度,亦不可以途中轉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山車卡上遙望著即將會到達的轉向點,以及以一個既忐忑又興奮的心情去期待轉向點後的世界。但我們知道,如坐過山車一樣,縱使我們用肉眼的確可以「看到」轉向點後的世界有多刺激有多精彩,但當時晨到後我們親身經歷得到的感覺,卻又是差天共地的事。只要我們一過了那轉向點,我們便會立即進入了一個新天地,而新生活帶給我們的感受便會像過山車般不斷加速,衝激連連,直至我們已習以為常,能在過山車上如履平地。我相信若要我們與BB一起生活得如「如履平地」的感覺時,到時BB應該已是兩三歲大了。

想著想著,子宮收縮和陣痛亦越來越頻密。醫生問老婆:「痛來了沒有?」老婆因打了針,其實不太痛,反而護士(or 她應是助產士吧?)手按著老婆的肚子,卻說:「差唔多!差唔多!等等!拿拿拿,就黎架喇!我數三聲你就用力吸大啖氣,and then 閉氣,用盡生平最大氣力去推,好似去大大咁得架喇!一二三!推!」我老婆應道:「哦!」便立即咬牙切齒地出力去推,谷到面都紅晒!跟著醫生便說:「做得好!休息陣先!…拿拿拿,又黎喇!用力推啦!個頭仔出緊黎啦!好!」醫生 and then 再問助產士又有痛未?(佢都唔 bother 問我老婆了。)助產士答:「有有!黎黎黎!依家推啦!」醫生便接著叫道:「用力!BB差唔多出到晒黎啦!差個膊頭仔未過咋!過埋就出晒架啦!推!!」助產士和我也在旁一起打氣:「用力呀!差少少就得啦!」老婆滿面通紅,青筋紅筋盡現!也大叫:「呀!」幾秒後便聽到第一句喊聲!既清脆又嘹亮!一聽到他的喊聲,一時間,世界好像是停頓了一樣!腦內 一片空白,不懂怎反應!

(未完待續)

附錄: Comments 回應:

在上一集時瑮姐問我為何「其他媽媽不打神奇針?」,唔,這個是一個好問題。本來應由我老婆答。但姑且讓我扮一次代表吧!據我所知,通常醫生為了不想要承擔 不必要的風險,會將無痛分娩針的副作用,講得特別過份地清楚,如輕則會頭痛一周,重則半身不遂… 總之大部份人聽完他們這樣說後都唔會敢打。亦都有人會驚麻醉了冇感覺唔識生。另一原因是錢。連埋麻醉師費都唔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