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N次:「O咀」的意義

【警告】內容仍可能引致不安,不喜繼續勿閱!

本來正常人對便便縱使沒有好感,都一定會有些抗拒。但現在換了是 jac jac 所出,卻又會有另一番風味!我不再抗拒那些便便,反而會對它們的形狀氣味有興趣,因為這是了解 jac jac 的身體狀況其中一個最快捷最直接的方法。而且,知道 jac jac出入暢通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又何會不喜呢?而以下「第N次」換片經歷就使我對這東東(我是指便便,不是 jac jac)有更深厚的關係。

第N次:
有第一次就梗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現在雖不及我老婆大人咁專業,但也已算是半個熟手技工。除褲、解片、提腳、抹 pat pat、掉包(棄舊迎新),一氣呵成。Oops!忘了說要放張tissue去擋著小b!差點出事!那次他反覆叫嚷了差不多半小時(他的叫聲有時像馬叫……),又不知為何。我便覺得是時候要幫他換片,因為根據傳統智慧,他應該是有便便在片中不舒服所以哭(雖然他平日只會為肚餓而哭)(他一向不太跟隨傳統智慧辦事)(但不知這次會否會例外,保險些為妙)。打開片片一看,咦,點解冇野既?心知大事不妙了!沒理由吃了那麼多也沒有大大!但冇法,沒有大大,但也有濕濕,故仍換了新片。在幫他 pat pat 塗「花士令」時,突然見 jac jac 的 pat pat 的小孔張合兩次,心知大事不妙了!果然,幾秒後,他「砵」聲放了一個屁屁,然後大大就來了。心想好彩不是在掉包的一剎那大大,不則就……哼哼!老婆全程坐在床上觀察整個過程。她說她發現了一個偉大的 point,就是剛才他在醞釀便便時出了他的「O字咀」!原來他的「O字咀」是這樣解釋的!

之後當然又要再一次抹乾淨,再一次換新片。And then 又去到「花士令」那一步。老婆在一旁突然發現他仍在「O字咀」中!即是說……嘩!果然!「砵」一聲!又有!今次好似比上次仲多!我用那份新片墊底,提起他雙腳,讓他暢快地去盡佢。一會兒後,活動似乎停下來了,我便又預備抹他。今次我醒目,先問問老婆現在 jac jac 是甚麼表情,是否仍是「O字咀」。她竟說「仍是!」說時遲那時快,我還未作任何反應, jac jac 又來啦!今次真不得了:一度液態的便便竟激射出來,我連忙用手擋著,但已只擋得一半,另一半已射在地上,檯上,墊上,毛巾上……周圍都是一塌糊塗!我老婆當然不在躺著,她立即彈起去加入戰團,幫忙清潔 jac jac、換衫、(再一次)換片、etc。情況緊急,我們未有空去清潔地上的便便,只好小心翼翼地咪起腳尖踏在僅有的 clean space 去完成餘下的工作。百忙中老婆醒起應立即看看「O字咀」有否再出現!可幸的是 jac jac 已回復他正常「依依呀呀」的馬叫聲,我們才放心,終於可 relax 一下。之後果然(在短期內)再未有立即換片的需要了。似乎這「O字咀」也是一個好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