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圖 》(BB 掃風樣)

這《推背圖》當然不是唐朝時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風和袁天罡所作的預言奇書

這《推背圖》只是我們幫 Jac Jac 掃風時的趣怪表情。不過似乎他並不是太 enjoy。不過冇辦法,因為唔掃的話,輕則睡時有氣頂住他小小的食道和胃部,使他睡得不夠安穩;重則會將剛吃下的奶嘔出來。試過因為這樣弄濕了小床兒,也試過(其實是剛才)弄濕了他第一回坐的全新的 BB 車。

左圖是老婆將 Jac Jac 的頭(下巴)放在肩上(下面白色那塊是墊在老婆肩頭上的布,左面黑色的一片是老婆的黑頭髮)反過來掃 Jac Jac 背面的樣子。右圖是將 Jac Jac 放在膝上的掃法。他並沒有 preference。兩款都唔鍾意。

改名的煩惱

Jac Jac 當然仍是叫 Jac Jac,但中文名字就暫未有定案。小弟姓「吳」(不是姓「五」,哈哈…),改甚麼好名意思都會被調轉(但又冇理由特登改衰個名)。早前又貪得意去網上測名,仲衰,choices 變得仲少。四十日限期(拿出世紙)又過了一半。搞到我老婆同我好煩惱。

各位,有冇好提議?我不期望大家幫手改名,但有冇D改名服務公司或網站可以介紹?多個參考都好。謝謝!

BB是我的手腳、我的生命!

現在望著BB、抱著BB的時候,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像是望著抱著自己的手腳肌肉皮膚似的。明明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但卻又與我的身體分開存在。最奇妙的是我感受到在BB體內流走著的並不只是我的生命,而是加上了另外兩個不屬於我的生命。我感受到一個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應是我老婆的影子在他身上游走。另一股既新鮮又親切的感覺便是BB自己的新生命,有獨立的思想的新生命!他的一笑一哭都會牽動我的神經,就好像自己身上的神經被觸動似的!

現在我明白甚麼為之「骨肉」了!

Photo of the day: BB腳。

補習天王 ~「求學只是求分數」下的產物

作為一名混飯吃的老師,讀完港燦的專題研究後我自己都有幾秒衝動去轉行做補習。但的確,由「老師」轉去做「補習老師」絕對是轉去另一個行業。Skills set 完全是兩回事(如要像司儀、像棟篤笑多過像教書)。所以同樣道理,要現在的正規學校轉型去填補學生需求的縫隙,亦不會是一件易事。我自問不是高尚到不屑去做補習老師,而只是未夠資格。而且所為「不屑」,也只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效應。他們都不知幾「高尚」!看看他們揸的車住的樓就知道!

想起早前教改引起的風波。同樣去「服侍」同一班客,中小學老師們做到要自殺,而這邊箱的補習老師卻賺到盤滿鉢滿。畢竟這是供求問題。學生有這樣的需要,補習老師才有這樣的收入。說到尾,其實這源頭是「社會風氣」的問題多於「教育制度」的問題。教育制度是果不是因。當我們的社會一日仍崇拜「求學只是求分數」,「考試成績好 = 讀書好 = 搵好工 = 發達」等理念時,家長便繼續壓逼子女去考好 D試。子女便繼續要補習去學考試技巧和 tip 試題。

我不能抹殺有學生因為補習老師教得好所以重拾學習興趣,所以覺得補習有真的價值。但我相信這些學生去計算「重拾學習興趣」的價值時,仍會以「重拾學習興趣」後「分數」上的進步來作標準。若只是「重拾學習興趣」但考試分數卻沒有長進,我相信他們便不會覺得補習有價值了。

另一個角度看,去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和使他們明白知識及智慧的價值(以及明白考試分數並不等如知識及智慧的價值)本來當是學校的重任。若校方沒有當這是他們的重任,便難怪學生視補習為讀書的指定動作了。如市場學的理論所言:若我們滿足不了顧客的需求,便只有改變顧客的需求。似乎學校也是時候加把勁去向學生(及家長)推廣「求學不是求分數」的理念(如獎勵高創意的學生 instead of 高分數的學生),否則學生(和老師)繼續辛苦,家長繼續不滿,補習天皇繼續發達!(我並不是想阻人發達,只是不想咁多人辛苦和不滿。)

(本文改編/良自小弟於港燦文章的留言。)

我發明的時光機

我自己發明了一部時光機(或應說成是「時間停頓機」),很好用,(通常)萬試萬靈。原理和早前我登過 DILBERT的一幅漫畫一樣,現 repost 如下:

Picture

(source: http://www.unitedmedia.com/comics/dilbert/)

何解?例如剛過去的五一勞動節假期或星期五的佛誕假期便是我的時光機。長假前我仍有幾萬件公事要了結;跟著,當放長假(剛過去的是個 long weekend 而已,並不是甚麼長假)的時候,我便用其他人不上班的日子去 catch up 工作。結果,next working day,即是經過假期後,當對其他人是只是另一日(工作天),我就突然 finished 一大部份的工作。實質上我並沒有飛越時空,我只是用時間去換時間。都幾搵自己笨!

現在是凌晨二時半,我又在開我的「夜半時光機」去趕明天 due 的 office work 了!煲了咖啡,開著 iTunes,繼續努力!

《生BB全紀錄之三》「用力!BB差唔多出晒黎啦!」

(繼續上回)我們在二號產房等了又等,後來連 iPod 都不用聽了,一來有位好相與的護士也覺隔鄰的叫聲太嚇人了,所以主動播陳奕迅CD給我們聽;二來因為後來再等一會後其他媽媽都生完晒,隔離的產房都已吉掉了,冇叫聲了。

Picture(老婆在產房影的相太私人了,所以 show 我自己個樣好D)(相片頂那鏡倒影其實是她!)終於那好相與的護士進來作 regular check 時(突然間)發現我老婆已開了「八度」(之前等來等去都只得三度)(這些「度」應是闊度單位,但怎算法就是一個迷),便告訴我們已差不多生得,並立即急 call 醫生。我們聽罷也開始緊張起來。而的確老婆的「陣痛」(實際上老婆話只是有少少痛)亦越來越頻密。當時是差不多一點半左右,似乎之前醫生及護士們的推斷都非常之準!

之後麻煩便來了。可能因為打了針,所以下身麻痺,連去洗手間的力也拿不出來。但因為這樣膀胱便滿滿的,阻礙了BB向下推進的通道。BB唔繼續向下行,便反而頂著個胃。老婆的胃便因而很不舒服。再加上其實產房內(我也不明白為何特別是產房內)的枕頭非常不舒服,而且不斷掉下,使老婆的頸和膊頭既倦且痛,故那段時間不是十分好受。

結果醫生來到,便立即決定首先要放清膀胱,跟著便抽臍帶血。當時我和老婆已開始意識到 BB真的 on the way 了,心情上開始越來越緊張(起碼我自己是心情上,而至於生理上的那種緊張就只有我老婆有權享受)也不理會醫生護士們在(老婆身上)做甚麼了。我們握著手, 默默等待著這個期待了足足九個多月的一刻的來臨。之前的感覺就好像過山車緩緩地向轉向點推進,自己並沒有 say 去加快或減慢速度,亦不可以途中轉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山車卡上遙望著即將會到達的轉向點,以及以一個既忐忑又興奮的心情去期待轉向點後的世界。但我們知道,如坐過山車一樣,縱使我們用肉眼的確可以「看到」轉向點後的世界有多刺激有多精彩,但當時晨到後我們親身經歷得到的感覺,卻又是差天共地的事。只要我們一過了那轉向點,我們便會立即進入了一個新天地,而新生活帶給我們的感受便會像過山車般不斷加速,衝激連連,直至我們已習以為常,能在過山車上如履平地。我相信若要我們與BB一起生活得如「如履平地」的感覺時,到時BB應該已是兩三歲大了。

想著想著,子宮收縮和陣痛亦越來越頻密。醫生問老婆:「痛來了沒有?」老婆因打了針,其實不太痛,反而護士(or 她應是助產士吧?)手按著老婆的肚子,卻說:「差唔多!差唔多!等等!拿拿拿,就黎架喇!我數三聲你就用力吸大啖氣,and then 閉氣,用盡生平最大氣力去推,好似去大大咁得架喇!一二三!推!」我老婆應道:「哦!」便立即咬牙切齒地出力去推,谷到面都紅晒!跟著醫生便說:「做得好!休息陣先!…拿拿拿,又黎喇!用力推啦!個頭仔出緊黎啦!好!」醫生 and then 再問助產士又有痛未?(佢都唔 bother 問我老婆了。)助產士答:「有有!黎黎黎!依家推啦!」醫生便接著叫道:「用力!BB差唔多出到晒黎啦!差個膊頭仔未過咋!過埋就出晒架啦!推!!」助產士和我也在旁一起打氣:「用力呀!差少少就得啦!」老婆滿面通紅,青筋紅筋盡現!也大叫:「呀!」幾秒後便聽到第一句喊聲!既清脆又嘹亮!一聽到他的喊聲,一時間,世界好像是停頓了一樣!腦內 一片空白,不懂怎反應!

(未完待續)

附錄: Comments 回應:

在上一集時瑮姐問我為何「其他媽媽不打神奇針?」,唔,這個是一個好問題。本來應由我老婆答。但姑且讓我扮一次代表吧!據我所知,通常醫生為了不想要承擔 不必要的風險,會將無痛分娩針的副作用,講得特別過份地清楚,如輕則會頭痛一周,重則半身不遂… 總之大部份人聽完他們這樣說後都唔會敢打。亦都有人會驚麻醉了冇感覺唔識生。另一原因是錢。連埋麻醉師費都唔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