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同情的曾特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相信曾先生內心是痛苦的,是值得同情的。

儘管根據我的主觀願望,他應該是真心為香港好,是一個有良心的人。但以他今時今日的位置,有很多事情是不容許他照直說出。為了繼續做其特首,繼續在建制內為港人謀幸福,他不可為了保著個人的道德形象而放棄在建制內的位置。

這使我想起《無間道》裡的陳永仁。他為了大事,縱使韓森要他劈友放火,他也會全力去幹。這全因為他想繼續留在韓森身邊,繼續取得韓森的信任,好讓他繼續有機會為他的大事而努力。沒錯他劈友和放火時是會受到良心的責備,但他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大局著想,別人對他人格的看法是微不足道的。

曾特首也一樣。畢竟他會認為他的人格高尚與否跟他能否連任是沒有太大關係;忠心與否才算數。為了繼續服務香港人,他只好出賣人格。但我相信縱使是為了大事,但曾特首心裡是痛苦的,就正如陳永仁要蓋著良心去劈友一樣痛苦。

我不是想咒他,但我希望他現在內心是痛苦的。因為,只有他的痛苦才可証明他是仍有一點良心,是值得同情的。

我是否對一個專業政客祈望過高了?或我真是太天真了?不是這樣想又可以怎樣?無論如何他也一定是下屆特首啦!

監考記趣

這周我仍在改卷。咁多卷從哪裡來?當然是考試啦!我自己讀了這麼多年書,考過無數次試,這次考試是我第一次以 examiner 的身份進試場。

原來站在另一方的感覺很有趣。以前自己考試時永遠覺得時間瞬間燒掉,但當我現在站在試場的的另一方時,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

對!我是站著,不是坐著。我都有後悔於初段沒有坐。因為過了個半鐘之後便一直要在試場中走來走去;又要派附加紙,又要帶人去洗手間,總之就再冇機會坐下。

根據指引,學生去洗手間我們是要陪同他/她一起去,但又有何用?我又不會跟他甚至她入去廁格,他/她在裡面做甚麼我也管不了。有位女同學進了洗手間十五分鐘,我便在外面站足十五分鐘。成十五分鐘喎!BB 都生得出啦!我好難唔覺得她是在出貓!我又唔入得去,只好在門外乾等,直至到有另一個試場的女老師也帶學生去洗手間,我便請她幫忙入內找找我的學生是否 ok。問完兩句後,那學生終於出現,並彎著腰、用手按著肚子說不舒服。咁究竟有否出貓?唉,唔緊要啦,她那時的樣子看來的確很辛苦,唔信都唔得。

到考試中段,學生們不斷問我拿附加紙,我才想起我早應告訢校方其實我的問題條條都可以答很多,故一早可用一本厚些的答題簿,我便不用疲於奔命了。一路看著他們揮筆疾書,我一路觀察他們的表情。他們各人對於答試題的專注真使我有很大感覺,因為我一下子見到有這麼多人一起用心地將我對他們說過的話一字一句地回贈給我。我在那刻我真的很感動!

之後,還有一個小時才夠鐘,我發明了一個解悶的方法:背名。慚愧地,我一直到了考試當天也只記得七十幾人中十人以內的名字。我當時便拿著點名紙一個一個名字背起來。半小時候我已可憑望望他/她的面便在心裡說出他/她的名字,七十幾人中只錯三個。都算不錯吧?

就這樣,他們辛辛苦苦考完試,而我便辛辛苦苦開始改卷了!

唉唔講住啦,繼續改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