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化了我們的心的笑容

Jac Jac 突然在這兩星期開始常常笑得合不了咀,而眼睛卻咪成一線。見到他笑,我們全家人的心都給溶化了。彷彿我們一家的哀愁完全感染不了他。

又或者如我們之前所說,其實一個人的離去可以很瀟洒,只是身邊的人看不開而已;所以我們甚至會懷疑 jac jac as a BB 其實可以看到他外公,並和他傾計。天真無邪的 jac jac 甚至覺得外公現在很開心,沒有甚麼不妥。是我們成年人放不下罷了。

見到 jac jac 這樣燦爛的笑容,其他所有不開心的事也可暫且被掩蓋著。「笑」雖然不是無敵,但絕對是醫治心靈傷口的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