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女主角

無線電視那個看似想扮艾美獎實際像 Annual Dinner 的頒獎典禮終於圓滿結束。佘詩曼橫掃兩個女主角獎,至於肥田咁大付出,又放大又縮小,但連個安慰獎也分不到。

正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愁」,如 Do Do 姐所說最精彩莫過於鏡頭前那些落空了的候選人如何展露大方的笑容,更或要得體地恭賀打敗自己的得獎者。這個演技已足以使台下及電視前的觀眾大呼嘆為觀止,並為她/他有如此高明的演技卻奈何又不能摘下獎項而感到婉惜!

為了要營造 Do Do 姐所說的戲劇性效果,無線行了很搞野的一步:明知出面煲緊(定係無線自己煲?)話阿佘拿「最佳女主角」,肥田拿「最受歡迎女角色」,他們便專登先頒了「最受歡迎女角色」給阿佘,讓她以為自己無機會拿「最佳女主角」獎。當堂大家便見到阿佘上台時木無表情,成面黑晒!但仍要繼續大方地說謝詞。鏡頭一轉便見到 Do Do 訪問肥田的那刻的心情,有點像已在訴說得獎感受。但肥田也有點患得患失,並且也未敢太輕奮,因為當時的發展實在有點意料之外。果然,她

(閱讀全文)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五【鐵板松阪牛】

上集有讀者留言說要吃得好住得好其實沒有甚麼巴閉,因為只需要肯俾錢的話就要幾豪有幾豪。

這句話當然有其道理,但並不是必然一定對的。我就試過好多次去一些出名的地方又貴但又唔掂。但好多時好彩的話亦可找到又抵又靚的東西。

所以,當要斷定一個地方掂唔掂的時候,雖然我通常都剩係睇水準少睇成本,但並不等於會偏向只集中講貴野唔講平野。「平野冇好」並不是金科玉律。今次介紹的鐵板松阪牛就是「平野有好」的例子。

這店子名叫「Steak House Satou」(佐藤扒房),是一家吃鐵板燒牛肉的專門店,位於JR「中央線」的「吉祥寺站」。「佐藤扒房」身處於吉祥寺站附近一個開放式的購物市集。這個市集距離地鐵站出口只是兩三分鐘的步程,很易找。

難度較高的任務是如何在這市集內千篇一律的橫巷中找到這家小店子。結果出奇地我們很快便順利完成這任務,因為我們一到街口便見到一大條非常搶眼的人龍,而隨著人龍向龍頭方向望去便會見到這小店子身處於市集正中的十字路口。店子的二樓還有一塊木牌刻有一隻牛樣 logo 加 Satou 的字樣,非常搶眼!

一般來說,人龍的長度通常與品質成正比(當然有時更重要使人龍變長的因素是「名聲」,而且往往是誤導的),所以當我們見到這麼長的人龍時是開心多過不開心。不開心因為要排隊;而開心卻是因為有這麼多人排隊是品質的保證!

怎知道這一丁點的不開心原來也是多餘的!查實原來吃鐵板燒是不用排隊的。那條龍只是買外賣「炸可樂牛柳塊」(價錢百六yen一件,六百yen五件)(這東西好不好味我並不知道,因為我沒有選擇排隊,不過以唔好味又點會咁多人排除呢?)。我們於外賣櫃檯右手邊一道黑色的門 (photo as left, source:http://tonkatsudelights.wordpress.com) 推門而進,眼前是一組既窄且高的樓梯級,有點像遊艇上那些上落甲板的窄樓梯。樓梯頂飄來陣陣肉香,我們一聞便知找對了地方。

上到樓梯頂便發現原來這是一家閣樓式的小店子,只有四、五張檯,加一排於鐵板烤爐前的吧檯。我們共四人於窗旁的位子坐下,然後開始研究餐牌。價格以肉的等級來分,低至八百四十yen的薄切,千六yen的「梅定食」,以至高的話可以有三千七yen的特級松阪和牛「松定食」。全部餐價也都包括餐飲、沙律、泡菜、飯、味噌湯和炒野菜(紅蘿蔔及芽菜)。我們平貴各叫兩客,一來拉勻計冇咁貴,二來這樣才有得比較看看好吃的有幾好吃。

先來的是「梅定食」,很香亦很有肉味,在香港近乎沒有可能吃到這樣質素的鐵板牛,尤其是用這個價錢!試想想,以一百港元的價錢,可吃到在香港要八百至一千港元才可吃到的級數,超值!

跟著來的是「松定食」。理論根據價錢計應是最好的。一吃之下大呼後悔!後悔甚麼?付二百多元港幣 each 的價錢吃兩客如此這樣質素的牛扒,第一個反應是為甚麼當初要叫早前的「梅定食」!應該四個人四份也叫這極品「松定食」!!

究竟有幾好味?首先它的賣相甚為了得,肥羔像雪花一樣平均地分佈於整塊肉上,紅白相間,形成一幅細緻的網紋,單是看看也使我大流口水。至於味道上,入口即溶唔在講,而且這樣肥美的牛肉的肉味竟然仍極度濃郁,沒有一般肥牛的「肥而無味」的缺點。更難得的是咬在口中時肉汁四溢,所以口感肥而不膩。如此這樣質素的牛扒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可以講,這是我咁大個仔食過全世界最好食的鐵板和牛,又或者可能甚至是最好食的牛肉!!如果你是我,那刻你會怎樣?我就很自然地立即叫多一客「松定食」,都話「可遇而不可求」嘛!結果埋單計都只不過是八百多元港幣四位(共五個餐),即是每人二百元港幣左右便可以享用這絕頂級數、千金難買的靚牛肉,這就是我一開首所說的「平野有好」的最好例子!若在香港,這個價錢不要說五個餐,其實連一個餐也買不到,還沒可能有這級數!不過這級數在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根本不存在!

餐後我和老婆都同意說:單只是為了要再來這間店子,我們已有足夠的理由在未來一再來東京旅行啦!

吃飽後我們起程去逛午後的代官山及涉谷,並於涉谷刷了一頓火鍋放題。因篇幅所限,詳細經歷留待下回再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