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又想減我人工!

從前有這樣的一個故事:凶惡的地主每年都要將老農夫收成中的一千斤米徵走,美其名說是幫老農夫「儲糧」,但實質上當百年後老農夫從地主手中拿回那幾擔米回來時,米已會被蟲蛀掉。因此老農夫只好當那每年的一千斤米是「已出之物」,當從未曾屬於過自己的。

但這一來,不計這一千斤米後,收入的確少了一截,故老農夫努力改良自己的出品,希望可以追回這已出之物的損失。如是者,老農夫第二年的產量有所增長,勉強可以抵回那一千斤米的損失。

怎知那凶惡的地主見老農夫的收成增加了,覺得一定是氣候環境有所改變,耕種比以前更易,所以覺得大家應可以繳更多的米,為大家儲更多的糧。出於好心下,地主便決定將每家農戶的徵米額加到每年一千五百斤。這下子老農夫可糟糕了,因為到頭來之前的一切努力便變成白費,被徵完貢米後收入便還原到之前的水平,投資了的那些改良措施便變成白投了。

你以為老農夫很慘,想可憐他?其實未算!在老農夫隔壁住了一個青年農夫。他本亦在為追回那一千斤貢米而煩惱,但礙於經驗、資質及運氣,收成一直都未有長進。現在地主將每家農戶的徵米額上調,青年農夫的收入便變相又自動向下調了!

我就是那青年農夫嘞!政府無端端話要將強積金上限由一千加至千五(二萬乘五巴仙加至三萬乘五巴仙),但我都冇人工加,咁即是說政府無端端減了我幾舊水人工呀!陰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