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其實只得一個「你」

各位同志!恭喜晒!你和我一起剛被選為今年度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

被選為風雲人物當然高興,因為這標誌著我們對於這世界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在Web2.0 的世界,我們每一個人在網絡上的一舉手一投足現也會對這世界有直接的影響。
(Source of flash movie:Time Magazine)

以前的網上的世界是個「觀摩」的世界,大部份的資訊都是網主提供的,visitors 只是個觀眾,並沒有任何反向的貢獻可言。

但現在時代卻不同了!我們身處於 Web2.0 的世代,我們每一位「網民」(這是蘋果日報用來稱呼我們的名字)都是資訊提供者之一。透過 Web2.0 的種種工具,例如 Blog、Wiki、myspace 等等,整個網上的內容就靠我們一點一滴地建構起來!

Picture「咁又點呢?大家都係上網玩玩??,未至於做到風雲人物咁勁 ha fa?」可能你會問。大家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個人貢獻有限,未足以影響全世界。但要知道,當大家的個人力量連結在一起,集腋成裘,所有「個人」力量串連在一起成為一股龐大的力量。這力量足以與傳統主宰社會思維的傳媒、大企業、政府機關以及權威人仕平分秋色。看看大家如何在 YouTube 捧紅「巴士阿叔」、如何在網上放流料舞高弄低和黃股價、如何在自己的網上地盤上寫「社論」反對或支持天星鐘樓被搬去推填區,便可看到大家的一言一語已在無形中集埋一起變成了一把劍,左揮右揮,興風作浪!

大家要小心,影響力大了,責任亦自然變大了!現在我們在 Blog 上、在 YouTube 裏發表的任何的一句聲音也有機會無遠弗屆地對地球上任何一個角落的人有所影響。在享受言論自由的大前提下,大家亦要注意自己白紙黑字在網上發表的言論會否 有歧視成份?會否過份偏激或含煽動性句語?是否源於可靠的來源?內容的準確性有多高?有否尊重知識產權?

對於內容準確性的問題,其實各位風雲人物(你和我)都應要注意一下一個延伸出來的背後意義。Wikipedia 的料固然不應儘信,因為各路英雄都可隨意修改其內容。但其實這也正是Wikipedia 的賣點:集腋成裘的大眾智慧。所以我反而留意到另外一個問題。Web2.0 上的大眾的智慧是大眾一起建構的,越「大路」的思想便越多機會在網上廣泛流傳然後再被無限倍放大。同樣道理,相對地一些較偏門、另類的聲言便會在此消彼長之下被那些大路的大眾思想所淹沒。Google search engine 的 PageRank algorithm Picture正是推廣這方向。越多人連結的 web pages 排位便越高,所以其實 Google 是一個全民公投的機制。每一個 link 便是一票。這樣的機制下,載有一些主流意見的 web pages 會越大機會被連結,因而在 Google 或其他入門網站的曝光率就越高,subsequently 曝光率越高就又將會越受歡迎。這樣很快地一個主流的意見便會立即充斥著社會。

Picture其中一個關於這現象的 illustration 是大家會發覺你無論 search 甚麼 keyword,Wikipedia 常都霸了 Google search results 的頭位。而這並不代表 Wikipedia 的內容一定最準,而只是最受歡迎。另一個 illustration 是若大家在 Google search “Apple” 一字,頭二十四位都是和蘋果電腦有關(除了十一位是 Wikipedia 說甚麼是 “Apple”,第十九位是 Apple Corps,The Beatles 唱片的出品人,早前與 Apple Computer 有 Trademark 的訴訟。右圖 Source: applecorps.com 網站的 background graphic。)(第二十五位是一個叫 Fiona Apple的女歌手的網頁)。若不計 Wikipedia 的 result,其實大家要數到第五十 plus 的 result 才會見到第個將蘋果真正當作水果來作主題的網頁!長此下去,以 Google 和 Wikipedia 為一切知識來源的現代人(which is,你和我這些「風雲人物」,和更 most likely 我們的後代)會否以為 “Apple” 原本的解釋是一家電腦公司名字,而因為這公司太成功,太受歡迎,所以有一種紅色皮白色肉又甜又多汁的水果因此以這公司的名字來命名?這樣說當然有點誇,但並不是全沒有可能!

如果我們未來的日子繼續循 Web2.0 的資訊共享的模式來發展,到最後我們會否不再知道甚麼是最「準」最「正確」,而只知道甚麼是最「大眾」呢?我們會否而慢慢失去了獨立的思考能力,而只懂隨波逐流,跟大隊走?以前各傳媒、大企業、政府機關以及權威人仕為了競爭,要突出自己,各自的立場故意地要分得很鮮明。但現在於 Web2.0 的世界,人人參與,世界大同,我們不用再依靠那 20% 人仕的意見,但又會否變成一個 80%的人共同單一的聲音,變成我們科幻電影內常描述的未來世界(只不過我們不是被政府操控,而是被自己的「大眾」思想所擺佈)?

有其他對 Web2.0 alternative 看法,例如近日甚 hot 的長尾巴理論便說小眾力量打破了 80:20 定理。在 Web2.0 的世界,小眾的 interest 受到照顧。不過,這可能只表示小眾的思想有了渠道在這世界存在。但到最後會最受到社會注意的仍會是最 hit 最 popular 的東西。

所以,時代雜誌選的風雲人物是「你」,而不是「你們」。因為,終有一日,網絡資訊一體化下已再沒有「你們」了!所有人也是同一思想,變成同一個「你」啦!而這一天可能不用等久:如上面所說,蘋果日報一早已是這樣想啦,他們每天都用「網民」這個 term 來稱呼香港所有上網的人,當全是同一個人來看待!

我知道我這樣說有點誇,但卻並不是全沒有可能!時代 Editor 說「The new media age of Web 2.0 is threatening only if you believe that an excess of democracy is the road to anarchy. I don’t.」 Well, I also don’t believe so. But would Web 2.0 leads to a form of autocracy of our own collective minds? That I don’t know.

延伸閱讀:
Time.com Cover Story: Person of the Year: You
我不想當「年度風雲人物」
2006 時代 風雲人物 你
2006 Person of the Year: You
長尾巴(一):數位時代的新經濟模式?

擱置推介銷售稅的後果

為了「順應民意」及為了「社會整體長遠利益著想」,政府宣佈決定擱置繼續推介銷售稅。這絕對是民主力量的一次偉大勝利,也是民主制度的悲哀,充份體現「少數服從多數」的理念。

作為一個每年要繳差不多兩個月入息來作稅款的可憐中產,當初聽到政府有意推行銷售稅時,我立即舉腳贊成,心想終於可以不用再由我們這一小撮人去負責供養整個(or at least 大部份)社會了!怎知道轉眼間因「未有民意基礎」所以便腰斬推介銷售稅。

所謂「民意基礎」,是指社會上反對實施銷售稅比贊成實施銷售稅的人數為多嗎?若果是的話,那這民意基礎簡直是多餘的!哪有一個地方會有贊成銷售稅的人多過反對銷售稅的人?銷售稅最大的理據是「擴闊稅基」,by definition 就是指要將更多人納入稅網,從而將稅務的負擔由一些原本繳得多稅的人轉嫁到些原本繳得少稅的人身上。而因為這過程是要將繳稅的社群由窄變廣,所以若以人頭計的話,結果自然會是表面上的「受害者」多過「受益者」。如果一開始唐英年諮詢公眾的目的本來是要希望使到社會上支持的人多過反對的人的話,便簡直是妄想!

反對的人多過支持的人又怎麼樣?一個「順應民意」的政府會為此而停止原本的計劃。但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卻應堅持本來的理念去做應該做的事。若現在沒有民意支持,日後更加沒有!人口老化的後果只會使稅基愈來愈狹窄,要交重稅的人口比例愈來愈小,但他們的負擔卻愈來愈重!到時要擴闊稅基就再更加沒有「民意基礎」了!剩下來的中產佔的人口比例就更小,代表中產的聲音就更弱。作為中產到了那時候唯一的出路可能只可考慮將自己也變為基層人仕了。

各大政黨見政府擱置銷售稅,立即齊聲叫好!當然啦,擴闊稅基的好處是真正為「社會整體長遠利益著想」,但銷售稅本身對於零售業和基層人仕卻有即時的衝擊。有哪個政客可以膽敢公然支持一件長遠(可能是幾個任期之後)有好處但短期毒害選票的政策?!傳媒的取態亦很微妙。之前當全民一起反對銷售稅時,各大傳媒便不斷訪問一眾低收入人仕如何會因銷售稅百上加斤,不斷訪問各小零售商如何覺得政府謀財害命。好啦,現在不再有銷售稅啦,各大傳媒便立即轉去訪問稅務學會說稅基如何因而愈來愈狹窄但再沒有其他辦法補救,又去訪問國際評級機構說如何將會影響未來香港的經濟評級,甚或更又去找些中產來由他們說說他們又如何因而百上加斤。真是正所謂「神又係佢鬼又係佢」!

現在再去研究銷售稅的可行性已沒意義了。我只知道由現在開始各位要有心理準備:當大家下次要求減稅時,政府便會搬出「係你地之迫我擱置銷售稅0架咋」為由而大條道理拒絕我們減稅的要求!

Blog 的商業用途

學校早前開始於校內的 intranet 內提供 blog hosting service,不過到現時為止也沒有太多的貼文,可能是因為一眾老師也未曾找到 blogging 於教學中的一個合適的定位。而且,今個學年現已過了一半,要引進新的教學工具也不是最合時。

我自己本身暫時也未有實際計劃去將 blogging 直接用於任何一個教學環節中。對於我來說這 blog service 反而是一個 casual 的平台讓我去記下一些與學科有關的想法和見解;而至於會否用作教學就進一步才會再去想的事。

既然要算得上是 casual 的平台,故這些想法和見解全屬個人感想,絕不能稱得上是甚麼嚴謹的論據或研究結果。以下便是我在校內的第一篇的「casual 貼文」的初稿。第一個想記下的題目也和 blogging 有關,但並不是最常討論關於 blogging 與大眾文化與溝通的問題,而是與我教的科目「市場學」有關的課題:「究竟 blog 如何用於商業用途」的問題。這個題目是我上一個學期一科叫“Internet Marketing”的科目內其中一課的內容。當時我提出有三個現今最常見 blog 用於 marketing 的用途:(1) Community Building, (2) Knowledge Management, and (3) Corporate Public Relations Management。

(1)
對於一眾 blogger 來說,Community Building(社群建構)這功能絕不陌生。Web2.0 的世界就是建基於網上社群的世界,而 blog 正是 Web2.0 的一個重要的 enabler。但我們熟悉的 blogging 大多是個人自發為主的活動,而公司往往卻是被動的一方。那麼對於公司內的市場部門來說,有何方法取回這項目的主動權,將 blog 這東西變成一個有效的市場營銷工具呢?

關於這一點,近日有個不錯的例子,就是 Canon 與 Yahoo! 合辦的 Canon Blog。據統計,Photo blog 是其中一個最常見的 blogging theme。Canon 作為一個攝影器材的品牌,提供了一個 blog service 予一眾影友(包括 Canon 的客戶與非客戶)去組成一個「親 Canon」的社群。原則上 Canon 在這 blog service 的角色是很低調的,但亦也已足夠去增進了大眾對 Canon 的好感。

因互聯網的特性,這網上社群會以幾何級數地擴張。 為甚麼呢?市場營銷一向講求 “Word of Mouth”;而這個網上社群的建立正正就是 “Word of Mouth” 最有效的表現。而因為這訊息的傳遞是靠電腦而不是靠把口,所以現在有人會戲稱 “Word of Mouth” 作 “Word of Mouse”。只需一個 mouse click,好與壞的訊息便會瞬間傳到網絡上每一個角落。套回 Canon blog 這個例子,Canon 很快便可透過 blog 的快速滲透性去將自己品牌的曝光率和認受性於一班精挑細選過的客戶(或潛在客戶)面前大幅提升!

這種做法雖然有 效,但卻不是沒有缺點。首先,網上社群其中一個賣點就是參與者的獨立自主。但萬一有人亂說話(例如 Canon Blog 內有人大說 Canon 的壞話,又大賣 Nikon 的廣告)這樣的話那 Canon 應否制止吧?要制止的話又可如何制止?而且,社群建構的效果與社群本身的規模成正比,所以並不是一般的中小品牌可以成功做到的事(Canon 是數碼相機的市場領導者,所以才有足夠的客戶及潛在客戶去建立這社群)。而亦因為這兩個原因,Canon 選擇了與 Yahoo! 合作建 blog,一來 Yahoo! 是人流第一的入門網站,經這裡建 blog 不愁沒有觀眾和潛在會員。二來 Yahoo! 不是 Canon 公司自己的地方,萬一有任何衝突也可較彈性處理。(在 Yahoo! 上見到 Nikon 的好說話總好過在 Canon 的 corporate site 見到吧?)

上面剛提到的缺點使到很多公司對於用 blog 來作推廣工具有所保留。而實際上,雖然社群的建構對於個人 blogger 來說是一件最自然不過的功能,但對於公司來說卻並不是最常見的用途。反而另外兩個功能(Knowledge Management 和 Corporate Public Relations Management)更被一般的公司廣泛使用。因篇幅所限,這兩個功能留待下次才再討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