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日出

這日落圖是在卡斯夫之竹居那邊引用過來的。大家有否覺得這圖有點不自然呢?是否有甚麼地方出錯?氣氛有點不對勁是吧?

對!其實這並不是一幅日落圖,而是一幅日出圖。原則上日落和日出不應是一樣的嗎?何以分得出呢?

很簡單,在香港,黃昏六時左右那些住宅一定燈火通明,而不會像現在那圖中一樣黑沉沉,靜悄悄的。這樣我想起「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句話。我們習慣了忽略機會的來臨,而反過來卻又常於機會將要逝去前的一刻臨急抱佛腳。

這正如日出與日落的比較:儘管太陽處於同樣的高度,日出那刻的感覺多是純潔而寂靜的。一切都未曾開始,大地正在等待大家的覺醒。

至於日落時往往卻會感覺上華麗得多。大家仍在用盡全力去拼搏到最後一刻,沒有任何停下來的跡象。最後,人們的努力敵不過自然的規律,太陽還是要下山。斜陽夾雜著驅趕不散的餘溫與人氣把半邊天染紅,似在懷緬早一刻前的喧鬧。

而這紅紅的半邊天也是日出與日落另一個分別:因地熱(與污染?)的關係,日落的天色通常較紅,也較美。右圖正是重貼早前於澳門路環安德魯葡撻對出海邊的日落景色。雖然沒有大廈的燈光作比較,但也頗明顯似是日落多過似日出。

我還是喜歡看日出多一點。日落雖然璀燦、華麗,但卻會使我自覺黯然神傷。日出雖較單調及平淡,但卻充滿無限可能,使我有一種「希望在今天」的感覺!

鳴謝卡斯夫之竹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