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過去,展望將來(一)

一連十天的聖誕加新年假期完滿結束,我亦收拾 holiday mood 重回久違了的工作崗位。手頭上第一件工作就是趁新年回顧過去,展望將來。(下文是節錄自我和太太於e-聖誕card 上的附文,現以作為我回顧過去的起點。)

於聖誕新年期間來回顧過去及計劃將來對於我來說有一個特別的感覺。這感覺不是因為有聖誕禮物或除夕倒數,而是因為聖誕與新年本身的親密關係。「新生命的誕生」與「新一年的新開始」是一個奇妙的組合。這組合是一個巧合或是故意的安排,我們不知道。但 at least 這會使我們對每年的聖誕新年有種不能言喻的期待。

今日首先回顧一下過去。二00六年是複雜的一年。首先,在去年四月我們的寶貝 Jac Jac 降臨人間。這可是上賜給我們今生以來最美麗的禮物!當去年初時我們還是懷著 Jac Jac 的時候,我們曾經對他有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但當現在我們可以切切實實將他摟在懷中時,才發覺現在一切的感受絕對是 beyond our best imagination!當中的喜悅可能只有為人父母才有機會感受得到!

但在經歷生命降臨的同時,我們同時也經歷了生命的離開。外父守候到 Jac Jac 出生後兩個月,終於離開了我們。我們一家人喜樂的心情因而一下子被拋進谷底。 但外父能親眼見証到他的第三代健健康康、肥肥白白地來到這世上,再沒有遺憾地安詳辭世,我們悲慟之餘也會覺得安慰。

我知道二00七年將會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但當我們回想到去年來我們一下子遇到的生命的來臨與離逝,相比之下其他的挑戰卻變得不外如是了!

下一回再去計劃怎樣去迎接二00七的挑戰! 下回再續!

Google Adsense 收入大突破!

早前因 Sidekick 的報導,使我知道原來 Google Adsense 終於支持繁體字啦!以前 Adsense 的 ad banner 永遠只有公益廣告,問大家太陽與地球的距離是多少之類的問題。但現在就開始有真的廣告,例如中銀、Citibank、甚至有毛冷公司、到會快餐等的「真公司」、「真廣告」,親切得多!我見狀立即放我的 banner 回我的 sidebar 中,今次終於有人 click 我的廣告啦!真的使人感動!

根據 Adsense 提供的數據顯示,在我的網誌內,無論我是有史以來的總平均數或是每天的平均數,那 click through rate 都大概是 0.35~0.5%左右。So far 每個 click 的廣告費大概是美元三至七毫不等,所以若我的目標收入是一百美元的話,我便需要大概四萬至六萬個 page view 啦!(為甚麼目標是一百美元呢?因為 Google 說他們會每一百美元寄支票給我一次!) 根據現在我的流量,九個月來才有八萬左右的 page view,這樣計算,我可能要多半年才能前拿到那支票到手!咁樣等法,真係等到頸都長!好彩我唔係等呢筆錢買奶粉給 Jac Jac 吃!就當佢是 MPF 啦!

至於我 subject title 說的「收入大突破 」,其實有幾突破呢?就是過去兩星期

(閱讀全文)

東京四天增肥遊記之六【代官山,消化中】

上集提到在吉祥寺的佐藤扒房有超好味的鐵板燒,仲話這地方給了我一個日後會一再去東京的原因。

睇到呢一度,大家可能以為我地食完牛扒就直出機場回香港去!否則點解十一月寫完到現在冇晒聲氣呢?唔好意思,只不過是年近歲晚,比較多事忙,所以一直埋唔到筆。不過,七月去完東京到現在,半年間其實我又已去了一趟台北美食團,又將會去一次澳門,都係食。所以這東京遊記再唔寫完的話就可能要腰斬了,因為關於這旅行的記憶已開始模糊啦!

講到呢度不如講番吉祥寺啦!為何我們會山長水遠去吉祥寺呢?除了特登去試食佐藤扒房之外,另外仲有一個對香港人來說更加大路的原因,就是其實近年新興的一個東京旅遊熱點「宮崎駿三鷹之森美術館」的所在地。幾得意。尤其是如果你是宮崎駿fans的話就更加要去!我自己不是他的 fans,但也覺得很開心,因為感覺好童話。左圖是美術館的外牆與內花園,右圖是龍貓與老婆合照,及著名的「黃巴士」:由三鷹火車站外搭去美術館的公車。雖然是公車,但卻裝飾到全黃色,與美術館相襯。

由三鷹步行去吉祥寺途經的是一片綠草的公園。但吃完吉祥寺佐藤扒房之後我們再逛的街道卻是摩登得很的代官山與表參道。坦白講,我是一個可穿同一件黑皮褸加同一條黑501及同一對 DrMarten 幾季唔轉款的人。所以我並沒有甚麼 incentive 去逛代官山的商鋪去 shopping。Instead,我去欣賞代官山的,是他寧靜而有格調的街道。開洋但狹窄的小街內,藏著一家又一家賣潮流極品的小店。這些小店全都經過悉心的裝潢,各具特色。單是去欣賞這些地道的建築已是目不暇給了。

我當時的心情就像在米蘭街頭閒逛一樣,雖然只是 window shopping,但卻行得津津有味。當然我明白米蘭與代官山的款式與格調都不一樣,但我可是只在說我自家的心情哦!(至於米蘭與代官山於價錢上的分別我就不大清楚喇。)而且,與米蘭一樣,當我逛了一兩行小街,我總會見到有 coffee shop 或小cake shop,又或者只是一架賣外賣咖啡的小van;未轉街角便已可聞到陣陣咖啡香。這種感覺在東京其他區域很難找到。換個角度說,這種悠閒的感覺太不「東京」了。而這也可能是我喜歡代官山的原因吧?

離開代官山,我們便去探訪黃昏的涉谷。涉谷對於我來說就等於香港的旺角,而自問並不是一個「旺角人」,所以我去涉谷除了食之外,其實只有兩大目的(或者具體來說有兩間目標商舖)。你估我的兩間目標商舖是甚麼呢?暫時等你地估下先,下一集才開估吧!講到呢度,發覺今集好似除了「咖啡香」之外便沒有提過「食」,好似不大貼題。但食咁多都要消化架!而逛代官山就是最好的消化運動啦!至於關於食,就等我下一集才介紹一間在涉谷的日式 Sabu Sabu 放題啦!

External Link: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
http://www.ghibli-museum.jp/welcome/

數碼民主與數碼菁英

大家可能已對關於 Web2.0 的討論感到納悶及煩厭,如 PK 兄所言,已有點想「」。不過唔好意思,我仲想寫多幾句:

那天見到紫草在說我們香港人其實未夠資格去沾「 2006 年度風雲人物」的金糠,因為我們未夠班。紫草認為那個所為的「你」其實並不包括各香港人,因為本來時代雜誌所指的「你」是指那些在 Web2.0 的環境下推動「數碼民主」的所謂「數碼菁英」(Digerati) 而已。

我同意紫草所說的香港人與那些數碼菁英的確有點距離。但我對於「 2006 年度風雲人物」是否只是指那些「數碼菁英」卻有點保留。當然,我不能代表時代雜誌說話,所以這意見只是我自己的意見(那當然啦!)。我認為,的確是那些「數碼菁英」take action 去透過 Web2.0 去改變這個世界。

但問題是,之所以他們有如此的 power,好大程度上是因為世上有幾億個「網友」會被他們的言論所影響。所以,儘管我們沒有「外國人」那麼「結集」那麼「菁英」,只懂 MSN、巴士阿叔等等哩民野,但我們各個「你」也都算是幾億「網民」的一份子,有份推波助瀾,有份做
「King Maker」。

紫草提到的 Techcrunch 如此有影響力,我覺得不單是因為他們的 view point 特別好(很多人都寫得出那些 content),而且亦加上他們的 RSS Feed 有134,000 個 subsribers!那十幾萬個 readers(包括我)不會個個都是菁英吧?At least 我不是!但我仍覺得時代雜誌說的風雲人物有我份哦!因為我作為那十幾萬個 readers 的一份子,即表示我有參與使到 Techcrunch 成為一個舉足輕重的網站啦!這數碼民主的 credit 應屬於我們這些人民,而不是當權者啊!

(不好意思,又話寫多幾句,結果寫了700字) (PK兄,你結果選擇唔睇我呢篇文,抑或去了嘔呢?)

External Links:
1. You is, in Hong Kong, but a shameless people of the year of Times (Memory-Melody-Mentality)
2.  (PK_日記 )
3. http://www.techcrunch.com/

熱烈歌舞慶新年

為了祝賀各位 Uncle Auntie 新年快樂,Jac Jac 特別預備了一套精彩的歌舞表演給大家看,還讓我們拍下幾十MB 的 video 廣傳於網上,期望 Jac Jac 可一炮而紅!

但為了響應電訊局的建議:「如非必要,互聯網用戶應避免從海外網站下載大型檔案」,所以現改為只放花絮的插圖。希望各觀眾繼續一樣咁欣賞!

(各位!飲多杯!)

(呢邊既朋友,招呼唔到!)

(呢位先生,新年喎,唔該過黎俾利是ar)

現祝各位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青春常駐,財源廣進…… 笑口常開!!(聽落好似早了個半月講這些說話,但祝福語幾時都岩聽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