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別煙橋

Picture
這並不是甚麼特別集會或遊行,而只是金鐘某條行人天橋午飯時段的平常狀況。橋上眾人(數不清多少人)一齊創造出可比美「特首帶領萬人寫福字」的偉大場面:千人煲煙陣!

我的手機上的鏡頭比較差,影不到那煙霧彌漫的浪漫感覺。而如果你在現場,一定會和我一樣覺得嘆為觀止,發現原來香港的煙民是不分男女老幼、職業貴賤、國籍語言。在橋上,香煙彷彿成為比足球更有效的國際語言。一堆堆的煙民在大聲講細聲笑,又或細聲講大聲笑,喜氣洋洋。那管本是在辦公室內的敵人或剛借火才認識的陌生人,現在站得在此橋上,便成為你的「situational buddy」(暫友),一起高談闊論,一起互餵不同牌子的二手煙,交叉感染一番。

但這短暫的友誼會維持到煙火燒到「煙屁股」那刻而結束。大家熟練地一起將煙屁股在橋上的欄杆上面一刮,將上面的餘火擠熄。煙熄掉了,「暫友」的關係又被打回原型。公司的敵人變回公司的敵人,陌路人變回陌路人,大家各走各路,回到本來的崗位。正所謂「一支煙」的時限就是這樣的一回事。Marketing 有個術語叫 strategic window 也是指這個東西。大家要溝通,要巴結,就憑這短短的「一支煙」的時間。

憑甚麼可與敵人或陌生人溝通和巴結?因為大家有共同敵人嘛!所以拿著煙的人通通都變成「自己友」。

那誰是煙民的共同敵人呢?就是我們這些 「non-煙民」喇!我們掩著鼻,皺著眉,搖著頭,像是見到過街老鼠般(或我們才是過街老鼠?)爭相走避。
Picture
我們像踏錯腳入錯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世界,所有的環境都像是錯的。可幸的是在這世界的煙民太投入自己的 strategic window 內,無暇理會我們這些過客,包括由金鐘地鐵站經這煙橋去那甚麼「AIA香港環球嘉年華」的小朋友。

想到這裡,突然想起其實香港的公眾地方不是經已禁煙了嗎?那這天橋呢?這些去那嘉年華的小朋友怎麼辦?我們這些煙民的共同敵人又怎麼辦?

說到這裡,我只好唸首詩 ~再別煙橋:

煙煙的我走了,
但我本是 clean clean 的來。
我大力的揮手,
只想揮去煙圈,重見藍天上的雲彩!

Picture

情人節速遞

甚麼才是一等一的速遞服務?看看韓國 DHL 的「情人節速遞」吧!

「We deliver. Whatever」!根據廣告人的道德,我們不可誇大承諾一些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所以 DHL應切實想想宣傳過後如何執行!最起碼要徵召一班美女速遞員入伍來照顧男士 client 的感受吧!

祝各位情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