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y-Bitsy Spider Lyrics

We have sung this songs with (or to) Jac Jac many times. But today, we finally obtain the exact wordings of the song, for the first time.

I must say Google is great. I googled for “Itchy Bitchy Spider“, and they gave me this:

PicturePicture
Picture

Itsy-bitsy spider
Climbed up the water spout
Down came the rain
And washed the spider out
Out came the sun
And dried up all the rain
And the itsy-bitsy spider
Climbed up the spout again

What a song; What a inspiring story; what a determined spider!

Some jokes based on this song:

Picture
Picture

時間相對論

根據狹義相對論所描述的靜態世界,若兩個時鐘在同一空間以同一速度存在的話,鐘上面的時間也會以同樣的速率向前邁進。這個定理有意義嗎?可能意義不大。因為真正的時間是在心中,而不是在鐘面上。

如何在心中?看看我在監考時的體會吧!

我不是第一次監考(也不是第一次寫關於監考的事)。不過今次的時間好像特別難過!不過若說難過,那我的學生應比我更難過吧!

考試是兩小時。這兩小時對於考生來說只是剛剛足夠(這也是一份「好卷」的條件),一坐下,開考,「光陰似箭」,轉眼間便只剩下十五分鐘,大家考生就簡直像搭了時光機到未來一樣!而這刻大家聽到我的「最後十五分鐘」倒數,時間便更像開動了加速器,不消一刻便過去,可容許搭多一條問題的時間也變成了一瞬間的事!「好啦!Time’s up! Pens down!」大家將筆向檯面一拋,呼!兩小時的考試就像跑一百米般一口氣衝完!腦袋突然一片空白,所有的腦汁像全都隨著試卷流走了,有點像被扯完一輪的電腦,暫時進了 hang 機狀態,要等 reboot 才可再運作!

同樣是兩小時,對於在監考的我,這兩小時是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尺去量度!我坐在試場最前的一張椅上,望望前排的同學,然後望望鐘,再望望前排的同學,再望望鐘,滴搭、滴搭、滴搭,搞一大餐,分針也只過了兩格,不要說兩個鐘,現在連十分鐘也未到!「光陰似坐牛車」,怎樣才可捱到停筆?

最慘的是通常第二個鐘的時間比頭一個鐘的更難過!為甚麼?一來因為頭一個鐘仍來未覺悶,仍有發白日夢的題材,仍有空間去胡思亂想。而且開考了二十分鐘左右便會去點名,這亦也可消磨到十多分鐘。

但踏入第二個鐘,所有白日夢的題材也已用完,考生名單也背誦完,波鞋、手袋的牌子亦也統計完。我仍可在試場內做甚麼呢?繼續數「滴搭、滴搭、滴搭」嗎?繼續研究自己的掌紋嗎?要知道,根據規例,我們監考期間不准看書不准寫字不准談話不准用電腦不准睡覺不准笑不准喊…… 規矩比考生還要多!看來只有「冥想」是合符規例!

呀,除了冥想外,還有一個合法的指定動作就是「去洗手間」。是不是真有需要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機會出去行一轉,抖抖氣。而各監考員去洗手間的次數會越來越頻密,每次也去得越來越長;總之就是想更有效地消磨時間!

好啦,終於捱到了最後兩分鐘,可以開始倒數!一百二十、一百一十九、一百一十八、一百一十七……雙眼跟著秒針滴搭滴搭的向前走,心情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激動,就像馬拉松跑手一步一步向終點邁進,那衝線後的解脫和疲累的預感慢慢變成具體的影像逐步在腦海中浮現,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真實,直至秒針踏正「零」那個位,也正是衝線那一刻!「好啦!Time’s up! Pens down!」終於完啦!雖然是疲累,但那解脫的輕鬆和喜悅仍使我從心底裡笑了出來。收卷!收工!

後記:
各位,本文的確是想去描述同一個時鐘用不同的心去看時對時間認知的差異。千萬不要誤會我在抱怨要去做監考這苦差。不過,話分兩頭說,的確要我們這些講師去監考實在有違成本效益!而且我們亦要在事後 OT 追回這兩小時未做的工作(而當然沒有補水)!

另外,特此聲明,這篇文章並不是在監考期間寫的。如上所說,根據規例,我們監考期間甚麼也不准做哇!而我可沒有違規啊!

我不吃……因為……

Picture我不吃 Nothing 因為我愛吃!

「我不吃……因為」這題是 Aulina 起的,想跟,因為是關於「吃」。但想極也想不到答案。

基本上我是甚麼也喜歡吃。又或說我原則上喜歡吃好味的東西。

我是(或說「曾經是」)一個焚化爐。我曾經近二百磅。不過現在已減掉了。與其說我甚麼不吃,不如下篇說說我吃甚麼減掉了三十磅。

《尋找快樂的故事》

Picture看到《尋找快樂的故事》(The Pursuit Of Happyness)的海報,見到 Will Smith 的手被那小孩(Jadan Smith,Will 的親生兒子)緊緊抓著,Jadan 將頭倚傍在 Will 的臂旁。那「將自己交託給你」的溫馨感覺洋溢於畫面中,使我異常感動!

這讓我立即想起 Jac Jac 拖著我的手時的感覺!若你沒有同感,可能只不過代表你並不(或並未)是一名父母。

很慶幸我有這資格去擁有這幸福的感應!多謝老婆和 Jac Jac!

(閱讀全文)

五師兄消失的真相~牙痕

一日不寫如隔三秋,更何況我沒有寫足足個多星期(Blue Brain 那篇轉載 blog things result 的不算),在博海上就像消失了一樣!

我為何會消失呢?我其實並沒有消失。我只是在與 Jac Jac 玩足個多星期!Jac Jac 這個星期出第二輪牙仔,心情極反覆,因為牙痕。早前下顎已出了三隻小牙,現在上顎也又在出另外三隻,當然會痕到叫救命!

牙痕會點呢?首先,當然是想扮殭屍去到處咬!抱著他時,我的肩膊、手臂,甚至面珠都不能幸免!被他咬完後,深深的牙印久久不退!不單是可吃的東西,就連不可吃的東西,如拉鍊、奶樽蓋等硬物,也一股腦兒送進口裡(反而雪凍的牙膠卻不大受歡迎),總之能搔一搔到牙的表面,能聊以慰藉一下,都總好過坐著乾痕!

另一個可以讓他暫忘一時的牙痕就是去「行路」!他無論本來多不安,但只要開步通屋走,便大多能破涕為笑!萬試萬靈!大家可見過他過年時健步如飛的樣子啦?他現在更

(閱讀全文)

做好呢份工 ~ 做好一場騷

我沒有看那世紀大辯論,所以之前沒有參與討論。但今早見到新聞提及行政長官候選人曾蔭權說「做好特首呢份工,並非等於做好一場騷,……會以嚴肅態度參選」云云,看完後覺得也想搭訕一下。

曾候選人不明白,「做好一場騷」其實是一個很嚴肅的課題。Services Marketing 裡說服務顧客時有分「Front Stage」及「Back Stage」。一個專業的服務員會知道當自己在 Front Stage 招呼顧客時,其實是在跟劇本去表演一場與觀眾(顧客)互動的「騷」。要做到顧客滿意稱心,必須要(一)非常了解顧客需要,並願意不斷主動去與顧客親近從而聆聽顧客之意見,(二)放下自己的的真我,將自己變成一個尊重劇本、忠於角色的演員、全心全意以觀眾(顧客)所期望的內容去「表演」。這就是一場「好騷」的真正意義!

至於「做好呢份工」,當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定義。但最普遍直接的詮釋,就是「能辦好 Job Specification 上所訂明的 tasks」。很酷,但很硬,很冷,沒有甚麼「人」的感覺在當中。相比之下,要「做好一場騷」所要求的誠意及難度便高得多。

曾候選人可能以為「做好呢份工 」等如「真」、「長線」,「做好一場騷」等如「假」、「短視」。算了吧!你那勉強的笑容不見得會使你看來變得真的更真切。而且,被人激兩句就面目憎獰的那種「真」也不是一個領袖應有的風度吧?

看看列根和克林頓與布殊之分別,就知道其實做一個好領袖就是要做一個好演員,要懂「做好一場騷」,而不只當是「打份工」那麼簡單!

重臨 McCafe

Picture
我第一次喝 McCafe,是在澳洲悉尼的麥記。九四、九五年左右吧。太久遠了,印象很模糊。近年再去,就是赤柱的麥記。記得飲了杯 Cappuccino,勁苦!之後就沒有再試。

今天午飯吃在麥記吃一號餐加 “the filling is Hot!” 的蘋果批。大刷一頓後,the feeling was great!但獨欠了「飯後一杯啡」。正在為這飯後啡盤算的當兒,留意到麥記的墊盤紙關於 McCafe 內不同種類咖啡的介紹。很 Pro!很 Starbucks!就憑這吸引、專業的墊盤紙使我對 McCafe 的印象改觀!

我如是者在 McCafe 的 counter 點了杯 espresso。$11的價錢,是比 Starbucks 和 Pacific Coffee 都便宜得多,但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杯 espresso 香、非常香,而且很滑,espresso juice 可在舌尖中溜轉;但完全不苦澀!易入口但有個性!不熅不火!好一杯平易近人但有內涵的 espresso!而且竟是在麥記被我找到!

真的多得那新設計的墊盤紙。我以後不去 Starbucks了!
Picture
(picture sources: http://www.mcdonalds.com.hk/chinese/mc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