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 Jac 十三個月大生日快樂!

今天是 Jac Jac 十三個月大生日。另一個大日子!不是吧?對於小孩來說,每天都是大日子,因每天都有新事物可吸收,每天都有新挑戰可面對,每一天都會比前一天精彩!


學習是挑戰或是享受?
我說「可面對」而不是「要面對」,因為 Jac Jac 是一個喜歡甚至追求挑戰的小孩。

是不是凡是小孩都有「追求挑戰」的天性呢?我不清楚(估計也是吧?)。但我肯定 Jac Jac 有。(也估計我大部份的學生已沒有)(當然,我的學生已不是小孩,亦所以挑戰心少了?)

換個角度看,其實 Jac Jac 根本不當那是甚麼難題和挑戰。總之有「新奇事」就要去探索。

例如當我告訴朋友 Jac Jac 已開始上 playgroup 時,朋友都說:「乜咁慘呀!咁細個就要迫佢返學!」但其實覺得「慘」的是我們,或是日後要默書、背乘數表的學生。現階段的學習對於 Jac Jac 來說是一件樂趣多過是一件苦差!Jac Jac 在書架前嚷著要拿圖書或字卡看,你不依他,他不肯走!或你試試將他正在看得津津有味的《小紅帽》故事書拿走,他真的會哭得死去活來!

作為父母,我們都希望能盡量配合他,抓緊每一個能提供新知識讓他吸收的機會!因為我不知道他將從那刻開始會由「拿走他的書會哭」變成「要他看書便會哭」。我希望這天不會來臨,但我沒法控制啊!


今早的慘痛經歷:
(警告:限制級!內容含有不雅成份和會使人感到不安。家長需由愛心陪同下方可閱讀。如不聽勸籲堅持讀下去,因而讀後感到任何不滿,請將自己送檢!)

話說回來,其實又不是每個挑戰也是個受歡迎的挑戰。今早的那一個挑戰就真的希望會是一次起兩次止。今早在 Jac Jac 身上發生了一件慘事,這件慘事是由一個連鎖事件引發出來的。如要算,那應說是源於我吧?

過程很簡單。我早前傷風咳,傳染了給 Jac Jac(或是他先傳給我,然後我再回傳給他?),看了兩次醫生,開了幾劑收鼻水/咳葯給他。吃了幾天葯,鼻水收了,但人也乾了。加上鼻塞時啜奶或啜水都唞不到氣,自然相對地喝得少了水份。此消彼長之下,身體的水份直線下降!結果?ng ng 太乾,便秘,三天沒有出品了!

其實由第二天開始,他去 ng ng 時已面有難色,一番努力仍是無功而返。到了今早,他見到廁所門已搖頭嚷著要掉頭走,似乎那痛楚已使他不想再面對這「挑戰」了。

我們心知不妙,嘗試威逼利誘他去。他去到了有點「曙光」時已無法繼續下去。我們見到有一件硬塊在出口裡面頂著。用手指敲下去,發覺那硬塊如曲奇餅般硬,而且闊度比出口還要闊!根本就沒有可能!那刻我們把心一橫,毅然決定到醫院使橫手幫 Jac Jac 放便便!

早上六時四十五分,到了醫院,度過一個混賬的「等醫生時間」(不在這裡詳細表述,因為在投訴書上已寫過一遍),見醫生時已是七時半有多,聽佢講完廢話後,又再等一會,一位護士(對,是護士,不是醫生)才走過來帶 Jac Jac 入房落葯。但最過份的是落完葯後就趕我們走!那時 Jac Jac 都未痾得出!我們當然要留下!怎知會不會出血?在半路中途一面痾一面滴血怎算?!她們說若租床的話,一小時一百元!當時事急,甚麼都應承!但抱到床時,Jac Jac 卻不肯躺下,不斷做其「逃獄」的指定動作:轉身用腳先落地式落床法。見是這樣,我們便索性退回那床位,帶 Jac Jac 去廁所搞掂。

唔係話搞掂就搞掂。我們都在那醫院廁所逗留了一段時間。過程唔再形容了,因為雖然之前經已警告是限制級,但總有個尺度。我不想要包膠袋或 simply 被勒令停刊!

總之,結局是:大戰之後,我們成功擊落敵人(實際上那些「戰利品」的確是全數掉落到地上),而 Jac Jac 就終於可舒一口氣。又放鬆了,而且又真的曾出盡了這麼多力,結果離開時在車上不消幾十秒便睡著了!傻豬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