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ple Intelligence Test

Picture

在網友 Mad Dog 處見到這個 Multiple Intelligence Test,是 based on Howard Garder 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s。不是太科學,但誰管他啦!

我的結果如下:


The Seven Intelligence Areas
Linguistic: 3
Logical-Mathematical: 7
Spatial: 8
Bodily-Kinesthetic: 2
Musical: 3
Interpersonal: 7
Intrapersonal: 8 

A Short Definition of your Highest Score
Spatial – the ability to perceive and represent the visual-spatial world accurately, to arrange color, line, shape, form and space to meet the needs of others, to interpret and graphically represent visual or spatial ideas, to transform visual or spatial ideas into imaginative and expressive creations. Possible vocations that use spatial intelligence include illustrator, artist, guide, photographer, interior decorator, painter, clothing designer, weaver, builder, architect, art critic, inventor, or cinematographer.

Intrapersonal – the ability to assess one’s own strengths, weaknesses, talents, and interests and use them to set goals, to understand oneself to be of service to others, to form and develop concepts and theories based on an examination of oneself, and to reflect on one’s inner moods, intuitions, and temperament and to use them to create or express a personal view. Possible vocations that use the intrapersonal intelligence include planner, small business owner, psychologist, artist, religious leader, and writer.


講得都幾似我。我自問是一個右腦圖像人,也常常自省。它說我適合做藝術家,作家,設計師或老闆。都唔錯。

如要知更多其他 intelligence areas 的 detail,請按這裡

「少做少錯」是對的‧「勤勞」應得安慰獎?

明報報導:『葉劉淑儀在電台節目中形容,羅太提早退休,是對目前畸形政治生態的控訴。葉太擔心教院風波可能令公務員以後不敢講話,以及會有「少做少錯」的心態。』

「少做少錯」是正確的。或者至少說,邏輯上,「少做少錯」是正確的。假設做一件事的「命中率」(對/錯的比例)不變(assuming deterioration of peformace due to boredom 會抵銷 postitive effect of learning),那做得愈多,錯的數字亦會愈多。例如如果我平均每做四件事就會做錯一件,那我做四十件就會錯十件,但如我只做兩件就只錯半件。(這裡的「對/錯」是指「成功/失敗」,就像「答對/答錯」測驗問題一樣,而不是指「應該/不應該」。)

問題是,我以為我們做人並不是計「冇做錯」幾多件事來計分,而是計「做對」幾多件事來計分。例如如果用同樣四錯一的機會率去考試,的確我每做多四條我就會多錯一條,但我仍然會答得幾多條得幾多條,因為我答對才有分。答錯同唔答一樣冇分。我們做事的目標本應是要 maximise 做對的事 rather than 要 minimise 做錯的事吧?

這準則應用在公務員和非公務員上有何不同?在私人機構,一向若果「每有事故」都也有會被「拖下馬」的風險啦!難道所有打工仔都要提早退休來控訴?點解公務員不應亦面對這些風險而去盡力將件事做好?

我這樣問,似乎只是說明我對公營機構的認識不深吧?我是不是應該假設在公營機構做事,開首每人會有一百個 credit。如果做得好,繼續做(或者做更多)。如果做得差,要扣 credit。扣到肥佬就要被叮走!是不是這樣?

似乎又不是。大部份的公務員都不會被叮走(合約員工除外)。咁即係點?咁即係本來做得對與錯都沒分別!咁做得多同做得少又有乜分別?做得多,好結果自然多。做得少,對與錯的事都自然少。而既然如上面說做得對與錯都沒分別,點解唔來過「多做多對」(雖然也多錯)呢?或曰,羅太就是多做所以衰左!唔係!羅太不是衰在做得多或做錯事,而是衰做野時「使橫手」/「犯規」!做錯事是能力問題,犯規是操守問題,不要混為一談!

再講遠D:那電台受訪的「曾女士」說「……其實我地做公務員,既要面對市民,又要面對上級,真係好擔憂……」咁同正常人打份工有乜分別?我地咪一樣「既要面對市民(市場/客戶),又要面對上級」!我唔明!

另外,好多人(也包括范椒自己)說做野有 heart,結果受到這樣的待遇,有這樣的下場,很不值。為此我想起前一排我去了一個教育講座,談的是改卷的準則。席間有人說她俾分時會因為學生的 effort 而「送」多一些「努力分」,以表揚他們盡過的力。我覺得這簡直是害死D學生!就是我們這樣的一種評分標準讓大家以為只要 intention 好,只要「任勞任怨、工作勤勞而熱誠」,那做錯事就不應該要被責。只要努力過,就算結果唔得,我們都應要計分!點計?六合彩「安慰獎」都要真係中三個字才有錢分!唔通我可以同馬會講話我很努力買足十年,唔該俾個「安慰獎」安慰下我?人情味應該要有,但有人情味不等如要扭曲獎罰準則吧?

News Sources:
葉劉恐公僕封嘴少做少錯 (明報 via Yahoo! News) 6月 22日 星期五
葉劉:羅太退休是對畸形政治控訴 (東方日報 via Sina News) 6月 22日 星期五
吳康民﹕「人頭落地」的政治文化 (明報 via Yahoo! News) 6月 22日 星期五

抄出我天地徵文比賽

轉載:【抄出我天地 徵文賽10入圍作 3屬抄襲】(明報) 6月 22日 星期五
by:明報記者 陸倩盈


【明報專訊】香港學生作文抄襲成風,幾乎瞞天過海憑抄襲作品得獎。有初中生抄襲本地作家文章,以「原創作品」名義遞交往參加徵文比賽,結果獲選為冠軍作品,幸好評審團在公布賽果前夕揭發抄襲行為,即時取消參賽資格。

評審委員兼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周蜜蜜表示,在10篇入圍作品中,竟有3篇屬抄襲作品,形容事件「令人痛心和惋惜」。

由香港公共圖書館與香港兒童文藝協會合辦的「2007年學生中文故事創作比賽」,今年第13屆舉行,屬學界知名的寫作比賽。比賽分為高中、初中及高小組,每組設冠、亞、季軍及5名優異獎,大會今年共接獲近3000份參賽作品,反應踴躍。

冠軍作品也是抄襲
比賽評審團由14名教育界人士和著名作家組成,擔任初中組評審的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周蜜蜜表示,初中組收到400多份參賽作品,經初輪及次輪評審後,選出最後10強入圍作品,評審團最近才發現獲選為冠軍、優異獎及另一篇有名次的作品均屬抄襲,即時取消該3名初中生的參賽資格,評審團要急急找其他作品補上。

她說,原獲選為冠軍的作品,內容講述一名老人家被家人忽略的慘情故事,評審認為文章非常流暢,近乎完美,曾經起疑心,但在市面上找不到相關作品,所以通過了初審及次審。周蜜蜜說,評審團也是最近收到公共圖書館的通知,才揭發參賽者抄襲本地作家一篇已出版的文章,她不排除是有學校暗中揭發事件,透過圖書館向大會舉報。

抄《跳出我天地》橋段 評審痛心
至於原獲選為優異獎及另一篇入圍作品,則分別抄襲外語片《跳出我天地》及一本日本 小說的橋段,前者講述一名青少年艱苦學跳舞的經歷,後者講述對時鐘的想像,撥一撥時針可以回到過去。周蜜蜜說,比賽原意為鼓勵學生創作,對於10篇入圍作品中有3篇屬抄襲作品,她坦言「令人痛心和惋惜」,認為是社會風氣之過。

主辦單位兒童文藝協會會長兼評審委員潘明珠表示,近年每屆都有參賽者以抄襲作品參賽,最後被取消參賽資格。她說,部分評審委員本身亦是作家,有委員曾發現參賽者抄襲其作品,只是稍改寫題目和改寫結局,有關作品照樣被踢出局。她又稱,隨覑網絡文章日趨流行,增加參賽者的抄襲「對象」,評審亦要花更多精力去鑑別作品是否抄襲。

發警告信了事 盼學生反省
潘明珠說,比賽將於6月底公布賽果,由於已進入最後階段,目前不便透露高中組及高小組的入圍作品中,有多少篇屬抄襲作品。她強調,比賽目的為鼓勵學生發揮創意,享受寫作的樂趣,因此若揭發抄襲行為,只會發警告信了事,希望學生能自我反省和警惕,下屆再接再厲。


Source:

(閱讀全文)

網摘:羅范椒芬

一葉而知秋
「一向重視民望的煲呔,沒有理由不懂得這個是什麼遊戲,只是他一直沒有老老實實跟公務員說清楚,政府能夠「隻手遮天」的年代已經過去……」
「對於官員而言,政府就是受助機構的大股東,有權過問機構裡一切大小事務。總言之,「我叫你做就做」。對於官員來說,這是「管理」,與「干預」無關……」

說人解字﹕葉
「一葉而知秋,又要睇下係咩葉,係黃葉既,根據自然定律,枯榮有序,葉黃便要落,秋至係自然不過之事。相反,如果葉色翠綠,仍是生機勃勃之時,竟然隨風而落,此乃畸型的生態,可能係風聲太緊所致…… 」

究竟係香港政治生態畸形,定係你做左咁耐都唔X明!
「香港政治生態畸形,就畸形在有班有權有勢食阿公又惡X晒既獨裁宦官,大玩權術,壟斷政策決定,乜都要赢,乜都話晒事,跟住仲死都要話自己只係執行政務……」

Fanny
「教院風波報告最抵死的評語,係指各証人均受過高深教育,但証供互有出入,難猜故事的真像……」

蘋論:羅太的「最後一份貢獻」
『畸形』不在於有了民意代表的 立法會,而是立法會的民意代表性不足。『畸形』在於有部份民選的立法會,卻沒 有民選的、具民意認受性的特首和他的主要官員。『畸形』在於沒有 民意基礎的 政治任命的問責官員去面對輿論和立法會,並將他們和不負政治責任的執行政策的公務員作區隔……」

(閱讀全文)

微軟「桌子電腦」最新短片

除了 iPhone 外,大家有否留意前排 Microsoft 的新產品~Microsoft’s Surface 也有段廣告片呢?如果錯過了不緊要,這裡有得重溫:

看完後大家有否覺得甚麼不妥?梗係啦!這其實是 Sarcastic Gamer 改編的版本(就像我們的「福佳」一樣),是在取笑 Surface 又貴又大部,但功能無聊!

這也難怪。實質上,Surface 是部商用 device,用來在酒吧,餐廳,酒店來代替傳統的 kiosks(或酒保/侍應)。那短片用家庭來做故事背景,當然有點兒搞笑!

如要看原裝正版的 Surface 短片,請按這裡
如要看更多的 Surface demo,請按這裡這裡

Sources:

(閱讀全文)

戰爭與和平

Thomas P.M. Barnett 是個美國軍事國防顧問,也是教授,作家和 Blogger。他的 ideas of「A force to Wage War, Another to Wage Peace」和「Military Ops other than War」是否精警或實際就無從稽考,因為我對國際軍事政治一竅不通。只可以說他的主張極度「大美國主義」,但也似乎能(再一次)解釋了美國在伊拉克徹底失敗的原因。要留意,這 presentation 是在2005年的,而現在伊拉克的狀況只有比2005年時更失控。

我在這裡貼這 video 另外的一個原因是讓大家欣賞一下他的 presentation skill。以這樣的一個本來頗悶的題目也能吸引我在 lunch time 看畢整段(24分鐘!)的 video(而且更 sort of 明白他在說甚麼),可以說他 presentation 的功力也不錯!他用的 PowerPoint 也算恰到好處,沒有 bullet point,也不用太多 multi-media,但也夠 effective。

如果你對他說的內容有興趣,那這段片就當是我提供給你看他的舊書「The Pentagon’s New Map」的 summary;如果你對他說的內容沒有興趣,那這段片就當是一個 good(or bad)presentation skill 的 demo 吧!Enjoy!

Source:

(閱讀全文)

Mobile Google Search 之快感

那天拿架車去做定期檢查,出了車才發覺自己忘了車房的地址。在 PDA 上卻又找不到這車房的記錄:在 Contacts 內用人名或公司名排序都找不到,用 Windows Mobile 內的 keywords search 亦沒有結果。我甚至開始懷疑是那 search function 不懂看繁體字,還是我根本上就記錯了車房的名字?無論怎樣,沒有地址,整件事就得個桔!

找了十五分鐘都未找到;在車廂內的我急得滿頭大汗。我該怎樣做呢?以前的我會打1083查詢。但一來在行車途中要我按一字二字並不是太方便,二來我連名字對與否也不肯定,三來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

現在的我又怎樣呢?我想起那 iPhone 廣告。在畫面按幾下就可連電話號碼加地圖出現在手中。我的 PDA phone Treo 當然沒有這麼強勁的功能,但起碼可以上網嘛!

我有樣學樣,在 Treo 的 Today screen 的 search bar 上打進似是而非的車房名字。即時在那 Mobile IE 上見到 Google.com/m 的搜尋結果。我要找的車房沒有網頁,但被某雜誌訪問過,而訪問稿就載於第三條連結上!一 click 落去,電話、地址全都齊晒!我立即打電話到車房去確認那電話號碼記錄的真確性。擔心是多餘的!Google 上的記錄當然冇問題。有問題的反而是原來那車房的職員搞錯了,說以為我下星期才去……

整個在手機上 google的過程讓我初次嘗到「世界就在我指頭上」的快感。我還因此而再一次繼看完那廣告後想改口說重新考慮買不買 iPhone!不過,實際的問題是,就算不計買 hardware 的錢,但用手機上網的費用也好襟計啊!唔好講咁遠,單是今次我上網搜車房一役也不知耗盡(或曰「耗突」)我多少 mobile credit 了!

另外,我又學人 download 了 Opera Mini,但裝都唔識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