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1分鐘罰1元?活該!

每年到這個時候,因為會考快要放榜,總會有勞工團體出來提醒畢業生要小心找工作。今天各大報章都有報導指「僱主辣約欺青年 遲1分鐘罰1元」。嘩!好似講到所有做老闆的都是賊一樣。

做生意目的就是要賺錢。除非那單位是一個慈善機構,否則那老闆當然是會想在公司每一個環節上少花錢和多進錢。但沒有僱主會因為欺騙員工的病假錢和遲到錢而發大達。

如所有條款在合約上寫得清清楚楚,那除非僱主在僱員簽約時故意隱瞞,否則並不存在欺騙啊!今日早上看亞視新聞時見到工聯會教大家:「合約不一定要跟」。唔,合約是自己簽的。沒有人用槍指著他們後腦、用刀架在他們頸上迫他們簽吧?告訴他們自己簽過的「合約不一定要跟」,簡直是鼓勵他們違反合約精神!

而且,若合約是與勞工法例有抵觸,那合約會自動被勞工法例 over-ride。問題是,大部份僱主所訂的合約是對著勞工法例為一個基準(再加比那基準好一丁點的條款)來訂成的。如電鋸所言,所有「苛刻」的條款很多其實並沒有抵觸勞工法例的。

所以與其是要教大家「合約不一定要跟」這種既錯誤又無建樹的意念,倒不如主力提醒各求職人士於簽約時要注意的項目,並簡約地讓他們認識一下基本勞工法例的要點還更實際!要他們明白,簽合約本來是一個你情我願的事。若希望之後不後悔,那簽約之前就應看清楚。簽過名後,就算不喜歡,其實也要負責的!

根據明報所言,阿倫的月薪為六千五。但有其他報章卻說他月薪五千,而日薪一百六十六。如果他的月薪真的是五千而不是六千五,那日薪都不可能是一六六,因為五千除以一六六是三十。即是說阿倫連續三十日都冇 day off!如果真是這樣,在記招中他早已會說他被公司非法禁錮!

如我們信「公信第一」的明報(嘿嘿!),就當阿倫的月薪為六千五來計算,如果平均一個月廿二天工作天的話就是大概日薪三百(二百九十五)。如日薪三百,assume 一日上班八個鐘,那每分鐘薪金就是六毫子多一點。

以這計算,曠工一天扣三百,遲到一分鐘扣一蚊,條數可以理解:日薪三百,曠工一天扣三百,OK 呀!而如果因為阿倫遲到,不在崗位,老闆要計算損失,將阿倫的六毫子人工加上燈油火蠟,再加 potentially 失去了的生意,扣一元算是便宜了。平日這條數在其他公司不用僱員直接負責,並不代表老闆沒有計算這條數,而是一早將這損失計算了在成本的一部份之內。也即是說,這些遲到的人所做的 damage,被其他沒有遲到、生產力較高的人分擔了。說起來對於其他「乖僱員」更不公平!

再說,如有涯所言,返工要準時本來不是天經地義的嗎?說早上九時開始工作,員工是應該九點前到達 stand-by,還是代表九時候才需要出現?我想大家公認的原意應該都是前者吧?但大家也被寵慣了?

平日上堂時學生們總愛遲半個鐘到。我沒所謂,因為學費是他們付的,要蝕是他們蝕。小些學生在班房,我樂得可「小班教學」。但反過來說,我自己就永遠會在上堂前至少五至十分鐘到達班房(儘管班房內空無一人),因為學生是受眾,老師是施者。受眾選擇不接受我的教學,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並不可以選擇去「不教」。正如那位「阿倫」的琴行早上開鋪,顧客可選擇不來幫襯,但他並沒有自由遲到。噢,或者說,他有自由遲到或冇到,但不應以為遲到五分鐘後才返工,公司仍要為他這不存在的五分鐘出糧給他是想當然的事。可能都是我們這一代的老師和家長縱壞了他們?

又,很奇怪,那麼多份報章,唯一只有 AM730 有提過阿倫說遲到與否「並非以打卡時間為準,有否遲到由僱主定論」。如要說是無良僱主,那這才重點吧?

又又。我亦奉勸工聯會,若要真的幫助年青人,與其教他們 default 當僱主是壞人,不如教教他們初出茅廬在社會做事時應有的態度,如不要遲到,要有交帶,要為自己負責,要虛心學習,不要覺得全世界都像欠了他們似的。要明白離開校園後就再沒有像老師、學校般態度的人去忍、去遷就他們,勸他們早日醒覺,好自為之!

Extra Reading:
遲到每分鐘罰款壓榨暑期工? (by 有涯)
解讀她的病假 (by 電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