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Google News 新留言系統

原文自 Mr. 6Google News新留言系統,跟大小鄉民說掰掰》:

Google News 昨天推出重大新招,打算導入大量的人力來玩新聞,但它的人工卻不是用在新聞本身,而是「留言」。』

『Google 這套新的留言系統,讓人們可以針對每一則Google搜來的新聞「留言」…… ,但 Google 不同的是,……這並不是一般的留言,而是經過專業認證的留言,專業到可堪作為該篇新聞的延伸。也就是說,本來應該由記者去做的「全面性平衡報導」,現在由Google News號召全球相關人士一起幫你做起來。』

Examples:
Pfizer贏得新愛滋藥物的美國授權
最新研究顯示幼稚園兒童覺得麥當勞包裝的漢堡較為可口

『有趣的是,由於「留言」幾乎一直是互聯網上最廣受使用的陌生人之間的互動機制,雖然它不是「主角」,但它卻是被這些「大人」一路牽在身邊、備受呵護的「小孩」。原因很單純,因為它讓每個網民都可以發言,而且是原汁原味,不是經過修改過的……。』

『……幫留言者統一管理留言的coComment、Commentful、co.mments,這些都是相當不錯的創意,但創業家在考慮到「主人」與「留言者」之外,似乎長期忘記去考慮一群更重要、為數更多的族群──也就是,那數以千萬計的「讀者」。』

『為了照顧「讀者」,內容經營者在無法「指望」留言者的情況下,在無法完全杜絕這個小孩亂吵亂鬧的情況下,只好另闢蹊徑。最近,擁有許多讀者的權威的紐約時報,正式將一個叫做Freaknomics的部落格納入自己的「時論」版,……另外,已經擁有很多愛用者的MySpace,日前也宣布直接吃下另一個提供新聞惡搞的部落格The Onion,馬上編納入MySpace母站。這些大站都知道,網路上不能只有單一的、嚴肅的聲音,但現在,他們發現「小鄉民」的留言品質無法指望,似乎只能花錢買這些「大鄉民」,才能有效把握平民的聲音。』

『……但被Google這樣一搞,對於愛滋病的新聞,愛滋病權威從部落客手中搶回了麥克風。但,最後,就算這麼多互聯網上的積極人如此不爽,「讀者」仍然被好好的照顧到了。』

這是走回頭路,還是一大進步?那就要拭目以待了。

延伸閱讀:
Google News Help and FAQ
Perspectives about the news from people in the news(Google News Blog)
Google News Announces Limited Comments. Everyone Needs To Calm Down(Techcrunch.com)
Google lets newsmakers talk back; PR hiring boom expected(SiliconValley.com)
Google News Adds (Special) Comments(Google Blogoscoped)

George Winston【December】

早幾天曾提過我甚喜歡西村由紀江。今天就讓我介紹一下另一位我也很喜愛的 New Age 鋼琴代表 George Winston。選來的是他其中一張大熱的作品【December】內的兩首曲。

他在錄製這碟時彈奏的其實並不是正式的鋼琴,而是比平常鋼琴體積較小的古式小琴(實際怎樣稱呼就要問問鋼琴 expert 了)。細聽之下,音色較輕盈,很能配合【December】內那種「landscape music」的氣氛。少了澎湃、多了柔情;聽落很舒服,很暢快。

為此,我特意選來碟內第三首《Joy》。顧名思義,是一首 joyful 的樂曲。不是激情,而是細水長流的歡欣。第二首是無人不曉的名曲《Canon in D》的鋼琴版。原曲用上不同的絃樂慢慢加插入樂曲之中,越來越豐富,越來越精彩,但 George Winston 竟可以只用雙手用一部鋼琴就做出同樣效果,真的神乎其技!最引人入勝的部份不是中間最激昂的那一段,而是後來慢慢回復平淡時那感情的收放。他的琴音就像個嚮導一樣帶你去越過原野、跨進雪境,名副其實的「landscape music」。

又,我結婚的進場曲就是用上《Canon in D》,但當然是用絃樂隊合奏而不是鋼琴獨奏,因為沒可能找到如此功力的鋼琴師!

又又,我不 show George Winston 的樣子了。知道的就會明我為何這樣說。還是只聽他的音樂為佳!

遲1分鐘罰1元?活該!

每年到這個時候,因為會考快要放榜,總會有勞工團體出來提醒畢業生要小心找工作。今天各大報章都有報導指「僱主辣約欺青年 遲1分鐘罰1元」。嘩!好似講到所有做老闆的都是賊一樣。

做生意目的就是要賺錢。除非那單位是一個慈善機構,否則那老闆當然是會想在公司每一個環節上少花錢和多進錢。但沒有僱主會因為欺騙員工的病假錢和遲到錢而發大達。

如所有條款在合約上寫得清清楚楚,那除非僱主在僱員簽約時故意隱瞞,否則並不存在欺騙啊!今日早上看亞視新聞時見到工聯會教大家:「合約不一定要跟」。唔,合約是自己簽的。沒有人用槍指著他們後腦、用刀架在他們頸上迫他們簽吧?告訴他們自己簽過的「合約不一定要跟」,簡直是鼓勵他們違反合約精神!

而且,若合約是與勞工法例有抵觸,那合約會自動被勞工法例 over-ride。問題是,大部份僱主所訂的合約是對著勞工法例為一個基準(再加比那基準好一丁點的條款)來訂成的。如電鋸所言,所有「苛刻」的條款很多其實並沒有抵觸勞工法例的。

所以與其是要教大家「合約不一定要跟」這種既錯誤又無建樹的意念,倒不如主力提醒各求職人士於簽約時要注意的項目,並簡約地讓他們認識一下基本勞工法例的要點還更實際!要他們明白,簽合約本來是一個你情我願的事。若希望之後不後悔,那簽約之前就應看清楚。簽過名後,就算不喜歡,其實也要負責的!

根據明報所言,阿倫的月薪為六千五。但有其他報章卻說他月薪五千,而日薪一百六十六。如果他的月薪真的是五千而不是六千五,那日薪都不可能是一六六,因為五千除以一六六是三十。即是說阿倫連續三十日都冇 day off!如果真是這樣,在記招中他早已會說他被公司非法禁錮!

如我們信「公信第一」的明報(嘿嘿!),就當阿倫的月薪為六千五來計算,如果平均一個月廿二天工作天的話就是大概日薪三百(二百九十五)。如日薪三百,assume 一日上班八個鐘,那每分鐘薪金就是六毫子多一點。

以這計算,曠工一天扣三百,遲到一分鐘扣一蚊,條數可以理解:日薪三百,曠工一天扣三百,OK 呀!而如果因為阿倫遲到,不在崗位,老闆要計算損失,將阿倫的六毫子人工加上燈油火蠟,再加 potentially 失去了的生意,扣一元算是便宜了。平日這條數在其他公司不用僱員直接負責,並不代表老闆沒有計算這條數,而是一早將這損失計算了在成本的一部份之內。也即是說,這些遲到的人所做的 damage,被其他沒有遲到、生產力較高的人分擔了。說起來對於其他「乖僱員」更不公平!

再說,如有涯所言,返工要準時本來不是天經地義的嗎?說早上九時開始工作,員工是應該九點前到達 stand-by,還是代表九時候才需要出現?我想大家公認的原意應該都是前者吧?但大家也被寵慣了?

平日上堂時學生們總愛遲半個鐘到。我沒所謂,因為學費是他們付的,要蝕是他們蝕。小些學生在班房,我樂得可「小班教學」。但反過來說,我自己就永遠會在上堂前至少五至十分鐘到達班房(儘管班房內空無一人),因為學生是受眾,老師是施者。受眾選擇不接受我的教學,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並不可以選擇去「不教」。正如那位「阿倫」的琴行早上開鋪,顧客可選擇不來幫襯,但他並沒有自由遲到。噢,或者說,他有自由遲到或冇到,但不應以為遲到五分鐘後才返工,公司仍要為他這不存在的五分鐘出糧給他是想當然的事。可能都是我們這一代的老師和家長縱壞了他們?

又,很奇怪,那麼多份報章,唯一只有 AM730 有提過阿倫說遲到與否「並非以打卡時間為準,有否遲到由僱主定論」。如要說是無良僱主,那這才重點吧?

又又。我亦奉勸工聯會,若要真的幫助年青人,與其教他們 default 當僱主是壞人,不如教教他們初出茅廬在社會做事時應有的態度,如不要遲到,要有交帶,要為自己負責,要虛心學習,不要覺得全世界都像欠了他們似的。要明白離開校園後就再沒有像老師、學校般態度的人去忍、去遷就他們,勸他們早日醒覺,好自為之!

Extra Reading:
遲到每分鐘罰款壓榨暑期工? (by 有涯)
解讀她的病假 (by 電鋸)

西村由紀江《やさしさ》

我早已與老婆已有共識,只要當 Jac Jac 能坐定定,我們便會考慮帶他去學鋼琴。

不是說笑。外母說她帶過 Jac Jac 去琴行,他玩到興奮得不願走!

我不知道其實「玩到不願走」是不是「有天分」的暗號。但只要見他由細至大的音樂感和節拍感,我相信他的音樂造詣會俾我這個極其量只會去唱卡拉OK的老豆為高!

說真的,其實我很喜歡鋼琴。只不過我小時候學了兩個月就放棄了。我愛鋼琴那簡單的構造,竟又可以表達出這樣感情豐富的音韻!Classical也好,New Age 也好!而且,我也愛聽用鋼琴伴奏的流行曲。

但今天選來的,是抒情的西村由紀江。初期到外國讀書,其中第一批跟著我坐飛機越洋闖天下的就是她的音樂。這首曲名叫《やさしさ》,Google 說是「It‘s Easy」。單是頭四個 bars,十六個音,已扣住了我的心!再聽下去,心情就會被白色音鍵的起起落落而牽引著。閉上眼睛在聽,你會忘記其實這豐富的調子就只憑單一個鋼琴(加少許配樂)來譜出來!

西村由紀江今年剛四十歲,但這首曲年代久遠,是出自1988年的【Fascination】。我這版本是從她十五年前,1992的精選【Super Best】。封套上的相片仍是一個少女。現在的她是怎麼樣子的呢?我不知道。所以每次我聽她的音樂時,我腦海中仍會浮現她十五年前的芳容。OK吧?

Play《やさし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