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學 101

收到兄弟 G 轉寄過來的笑話一則,是關於 Marketing 的。特此翻譯並推薦如下。

大學教授正向學生們講解一堆市場學的概念:

1.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主動走向她,對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

—- 這是「直銷」(Direct Marketing)

2. 你和一幫朋友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的朋友主動走向她,指著你說:「他很有錢,你嫁給他吧!」

—- 這是「廣告」(Advertising)

3.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主動走向她,問她拿下手電號碼。翌日早上你致電給她,在電話中對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

—- 這是「電話行銷」(Telemarketing)

4. 你在 Facebook 見到一幅迷人美女的相片,你主動將她加進你的朋友清單,然後留言給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

—- 這是「網上行銷」(Internet Marketing)

5.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站起,弄直領帶,走向她,倒了杯飲品給她,然後主動提出可駕車送她一程。當她步出派對時,你替她拿手袋,亦幫她開門。在車程中你對她說:「呀,其實我很有錢的,你嫁給我吧!」

—- 這是「公共關係」(Public Relations)

6.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她主動走向你,對你說:「你很有錢啊!我可否嫁給你呢?」

—- 這是「品牌效應」(Brand Recognition)

7.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主動走向她,對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她聽罷打了你一巴掌。

—- 這是「客戶回應」(Customer Feedback)

8.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主動走向她,對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她聽罷便介紹她丈夫給你認識。

—- 這是「供求錯配」(Demand and Supply Gap)

9.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主動走向她。但在你說任何話之前,有另一人走過來,搶先對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她聽罷便隨他走了。

—- 這是「被競爭對手蠶食自己的市場」(competition eating into your market share)

10. 你在派對中見到一名迷人的美女。你主動走向她,對她說:「我很有錢,你嫁給我吧!」說罷,你太太卻剛出現在你面前。

—- 這是「新市場進入障礙」(New Markets’s Entry Barrier)

空中小姐/空中少爺

消失了一星期,一來忙,二來病,三來有段時間不在香港。其實也只是兩天而已,因點事在上海逗留了四十個小時。也為此寫了點短短的小遊記,那是後話。

回來後在 Facebook 見到當空中少爺的友人 J 貼了一段一年前英航找專搞「空姐 gag」的 Pam Ann(澳籍諧星 Caroline Reid 所扮)來拍的廣告,便想起自己剛在飛機上的遭遇,真的相當「應景」!

至於說這個廣告好不好(或好不好笑)就很見仁見智。英式幽默不是人人喜歡(Youtube 就只得兩粒星)。我個人就覺得幾過癮,不過只是有點懷疑廣告的成效(相對於其製作成本來說)。

去片:

說到與空中小姐/少爺有關的英式幽默,去年也有另一個頗出位的旅遊業(Travelocity.co.uk)廣告。雖然不知道與主題有何瓜葛,但很搶。

去片:

看完後,使我想起一個在網上流傳的笑話:

Don’t Argue With The Gay Flight Attendant

My flight was being served by an obviously gay flight attendant, who seemed to put everyone in a good mood as he served us food and drinks.

As the plane prepared to descend, he came swishing down the aisle and told us “Captain Marvey has asked me to announce that he’ll be landing the big scary plane shortly, so lovely people, if you could just put your trays up, that would be super.”

On his trip back up the aisle, he noticed an extremely well-dressed and exotic young woman hadn’t moved a muscle. “Perhaps you didn’t hear me over those big brute engines but I asked you to raise your trazy-poo, so the main man can pitty-pat us on the ground.”

She calmly turned her head and said, “In my country, I am called a Princess and I take orders from no one.”

To which the flight attendant replied, without missing a beat, “Well, sweet-cheeks, in my country I’m called a Queen, so I outrank you. Tray up, Bitch.”

Links:
http://www.britishairwaysandpamann.com/
http://www.pamann.com/

世界宗教史快速搜畫

小奧處見到這個名為 “History of Religion” 的動畫地圖。我十分喜歡地圖,也愛歷史,所以很高興認識到這個 “Maps of War” 的網站。特此重貼於此,以作收藏及推薦之效。

第一段片就是小奧推薦的那段。各大宗教的發展進程用不同的顏色區域變化來展現。雖只是一個很概括、籠統的演譯,但也已表達出很多有趣的點子:

(1)佛祖釋迦牟尼雖是北印度一個小國的王子,但佛教(紅色)從沒有在印度本土立足過,反而如短片所述般在鄰國如中國、日本、緬甸、泰國等地方開枝散葉。當然,短片中將中國也當作是佛教國家可能有一點誤導成份。

(2)可能因為印度教(橙色)是與印度古代的傳統文化有太密切的關係,所以印度教從沒有怎麼擴張過,亦不曾有其他宗教能取代其地位。

(3)現在於政治、軍事上影響全球的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雖然都是源於生於公元前二千年的亞伯拉罕,但卻都是較年輕的宗教。在動畫的時序所見,基督教(那些藍色的點點)雖然始於耶穌死後之時,但卻要等到第四世紀君士坦丁大帝將基督教立為拜占庭(東羅馬)帝國的國教才站穩陣腳(整個地中海也被塗為藍色)。

但基督教/拜占庭帝國的掘起卻影響到區內阿拉伯人的穩定生活和既有利益,所以建基於阿拉伯人民族意識的伊斯蘭教(綠色)便順勢而起,在短片中 570AD 那點(即穆罕默德誕生那年)萌芽,並從那刻開始與基督教抗爭,一直至到今天仍在繼續中。可見到,這兩個本是同根生的宗教,這麼多年來都是與民族、政治問題混在一起。不過這也難怪。若不是政治,一個宗教又何來會這麼有組織、有架構呢?

網友庫斯克在小奧那邊留言說:「好似Civilization爆機之後既replay」。在我看來,其實更似是在描述瘟疫在漫延、擴散時的情景。同意嗎?尤其是最近五百年那藍色部份的擴張速率的確很駭人啊!不過大家要知道歐洲各國於十六世紀後開始的實行殖民地主義,故到處擴張勢力的並不是基督教本身,而是把基督教作為「敲門磚」的歐洲各掠奪者,如英國,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國。

“Maps of War” 網站還有一個很有趣的地圖動畫 “Imperial History“,講述中東地區過去五千年的權力交替,由古埃及,亞述,巴比倫,波斯,馬其頓,羅馬…… 一直說到近代以色列重新立國。五千年來有這麼多不同種族的人做過「老細」,這幅地真的可算是一個是非之地啊!

Links:

小奧私陸

Map of War – History of Religion

Map of War – Imperial History of The Middle East

訂閱本站 RSS

再來「九型人格」

我必須說這測驗結果比之前所做的完全不同。是其中一個測驗不準確,還是我的心態變了?

若有得揀,我會說今次這個測驗結果才是真正的我,因為似乎現在的這個我較開心較幸福。

九型人格分析
第七型 快樂主義型、豐富型、活躍型、創造可能者、享樂型
17%
第九型 和平型、和平者、和諧型、維持和諧者
14%
第三型 成就者、事業型、成就型、實踐型
12%
第五型 智慧型、觀察者、思想型、理性分析者、思考型
12%
第四型 藝術型、浪漫者、自我型、憑感覺者
11%
第八型 領袖型、能力型、挑戰者、保護者、權威型
11%
第六型 忠誠型、忠誠型、尋找安全者、謹慎型
11%
第二型 助人者、全愛型、助人型、成就他人者、博愛型
8%
第一型 完美主義者、完美型、改革者、改進型、秩序大使
4%

Links:

http://tungisland.googlepages.com/article060.html

訂閱本站 RSS

默書

今早在火車上坐在兩母子對面。那小男孩大概是小一。他雙眼紅腫,像是哭過或是未曾睡醒。右手拿著一支鉛筆,在大腿上則放了一本小小的拍紙簿。媽媽坐在一旁,皺著眉,顯出一個很苦惱很困擾的表情。

我在 iPod 聽我的 Radiohead,所以其實聽不到他們在說甚麼。那媽媽像是在「教」那小孩默書。她不斷催促小孩寫下一些字,但小孩一臉茫然,似乎小腦袋是一片空白。我八卦,想知她會如何處理,於是便除下耳筒。隨即聽見那媽媽很大聲說:「頭先你咪學過囉!你識架喎!」

我心裡第一個反應是:喂,可能你剛才真的教過,但你教過不等如他學過;學過也不等如一定懂!而且,你大聲一點那小孩也不會聽得明白多一點啊!

那小孩也有點被嚇壞,懊惱地直望著他媽媽。

媽媽見小孩沒反應,便嘆氣了一聲,將小孩手中的拍紙簿和鉛筆搶過來,繼而用力在拍紙簿上寫下一堆字。我說她很用力,因為我見她寫的時候手背上青筋暴現!她一面寫一面搖頭,似是不憤自己的兒子為何這麼不爭氣。寫完後,她便將拍紙簿拋回給小孩,然後露出一臉不奈煩的表情,像在說:「拿,呢D咪字囉!唔識丫拿!」

當然,小孩沒有因為媽媽這態度而學會背誦這些生字。他只是繼續緊閉雙唇,繼續皺眉,繼續懊惱。不過這也難怪:那媽媽並沒有教小孩如何可以容易一點記下,也沒有了解小孩那裡有問題,只管自己乾勞氣。她唯一能成功證明到的,是原來她自己是懂得串這幾個字。嘿!那又如何呢?我甚至覺得小孩經此一役會更驚恐、更抗拒串字!還是他已對他媽媽這舉動感到麻木了?下次那媽媽要再「教」這小孩,是否要變本加厲再激動一些?

我甚至在想,究竟要小孩默書有沒有意義呢?我不肯定我的語文能力是靠背書、默書鍛練出來。我本身就不是一個懂死記的人。不過或許這也可以解釋我小時候的語文科的成績為何只是一般。

另一個問題是,日後當 Jac Jac 開始要應付這些功課時,我們又可以怎樣教他呢?我現在望著別人就「諸多事實」,但輪到我日後自己做的時候也可能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

畢竟,學習的方法也很視乎個人的性格的。我相信並沒有單一種方法可合適所有的人。最有效的,還是先了解 Jac Jac 的特質和性格,再看看那種方法最能讓他受落。或者我對面的小孩的確只能用這方法教導呢?這個可能只是他媽媽才會知道(雖然我對此有點懷疑!)。

最後那一幕最精彩:那小孩懊惱完畢,忽然鼻水直流!他怪叫了一聲,嚷著說要 tissue。坐他正對面的男人便遞了一包紙巾給他。我還以為這男人那麼友善好人。怎知那小孩接過那包紙巾後卻俯下身將頭依在這男人的膝蓋上,而那男人卻又用手撫摸小孩的頭髮,說:「阿仔,乖乖啦,坐直D啦!」嗄?!原來這是他爸爸?為何之前他太太教仔的整個過程中他不但完全沒有參與,而且連望也沒有望一眼?!見到這個爸爸,這個媽媽和這個小孩,不其然自覺我們雖不是甚麼模範家庭,但最低限度我們的溝通方法總比他們文明一點吧?還是他們這樣才是典型現代人的文明?

可遇而不可求的九記「爽腩」

在大學圖書館上黃昏課,課前時間緊迫,未趕及吃飯,肚子餓得在打大鼓。等不了下課,便較腳去吃晚餐。已近八時了,圖書館旁的 Starbucks 竟在大排長龍!只好另覓好地方。

結果我選擇了坐廿蚊的士去吃九記牛腩。

很久沒有幫襯了,也忘了他們每晚八時半前有個「中場休息」。還有二十分鐘,只好在歌賦街逛逛。原來這裡附近開了很多有趣的小店子!但實在太肚餓,所以也沒心情細心欣賞。總之就是要找個地方打發了這十多二十分鐘便是。逛完第一間,還打算到隔鄰再看,怎知原本在九記門口等開門的幾個人已不見了。原來可提早進場啦!我當然一個箭步入內坐下!

正在打量是否又是叫「照舊」(即是「半肥伊」)時,赫然聽到那伙計嚷道:「再黎三個爽!」哇!原來有爽腩可叫!正所謂「聞名不如見面」,我當然就叫了一碗爽腩(另加我本來想叫的伊麵)。

要知道,我幫襯九記十幾年,從來都沒有成功叫過爽腩一次!次次都話賣晒!(又或者話未有!)我甚至曾懷疑過其實究竟是不是真的有爽腩這東西?還是其實是一個「傳說」而已?或這本是九記的宣傳技倆?目的是用來吸引人進門?

一面等,一面幻想那爽腩會是如何模樣、如何味道、如何口感。說到尾,這也算是我們頭一次見面哇!First impression 很重要的啊!我那刻在期待的心情就像一個小男孩第一次約見自己的「夢中情人」!不過,真的「禍不單行」,我竟越想越肚餓!

用「夢中情人」來形容牛腩真的有點過份。不過若你見我之後「喉擒」的舉動,可能就會同意我這形容詞其實很貼切。那碗淨爽腩和那碗半肥伊相隔不到兩分鐘到達,但我亦已在短短分幾鐘內吃掉了半碗爽腩!太肚餓了!!所以當那碗伊麵姍姍來遲之時,碗中已剩下不多牛腩。結果有大半時間是在吃淨麵!不過還好,那湯很夠味,沒有肉來送麵也沒甚大不了!

因為吃得太急太快,竟忘了用手機相機拍下這碗爽腩的盧山真面目!(所以這插圖也是在 Google 的 cache memory 內找來的。)後來想起已太遲了!但真的有點後悔,因為不知道那時才會又再有機會再吃到這爽腩啊!那刻甚至有一點點衝動要再叫多一碗,為的就只是要再過一過口癮,亦真的想為這碗「夢中情人」拍個照留念。但結果沒有,因為想叫那刻原來已 sold out 了!看看大鐘,原來也只不過是踏正八時半!短短十分鐘之內便已將整晚的爽腩配額賣個清光。怪不得我平日從來也沒見過它的存在!

但話分兩頭說,這個稀品是不是真的一件珍品呢?有白色爽爽的皮,有似筋又似肥膏的爽口軟骨,口感的確很特別,但牛味卻沒有坑腩濃。而且某些位置似乎太爽得濟,變得太韌了一點!而我最不欣賞的,是這淨爽腩上檯時竟然是有加鼓油的!是原本的肉味太弱了吧?!而亦因為加了鼓油,連帶關係那些渴就變得不可飲用了!扣分呀!

今次剛剛讓我遇到這個時機,使可以吃到這九記爽腩,可以說是一場緣份。但若你叫我專程來排隊、霸頭位,就是為了吃這爽腩,那我就覺得有點不以為然了。似乎過去這十幾年並沒有錯過了甚麼,就像是我與渴望見面多時的「夢中情人」一見面就知道我的夢境破滅了!這就是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