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

Jac Jac 的專注力一向不錯。他可以很用心的連續看幾遍同一本圖書也不會變心。

近月他特別喜歡玩「貼紙書」,因為可以「自決內容」。他叫它做「搣搣」,因為平日我們叫他將那些貼紙「搣」下來。每次去「大大」或每次出街吃飯,這些貼紙書便成了繼砌圖遊戲後又一用來拖延時間的佳品。只要他一專注下去,無論這個世界發生甚麼事,也阻擋不了他要將那貼紙移植到內頁中的決心。

這些貼紙還有另一個明顯的賣點,就是可以訓練他的小手指的靈活性。這方面 Jac Jac 還有待改進,但近日也進步了不少。起碼他有時已開始會懂得雙手並用,用左手去解救被貼紙黏著的右手!

這個系列的相是在長洲拍的。難得的是由老婆操刀,所以風格與平日的相有點不同。而且,我也難得入鏡!我和他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起玩「搣搣」,但到最後仍不敵窗外的風光(和那有趣的門鎖)!「專注力」也是有個限度啊!(還是我對他不夠吸引力呢?)



擾人的免提

擾人的,不是那免提本身,而是用免提時說到得意忘形的人。

免提並不是新事物。九年前,有個回流的華僑對我說:「今次番香港,覺得香港人壓力大左好多!街上、巴士上有很多人都傻傻地,在自言自語!是不是接受不了回歸這事實?」我後來才知道他所指的是在用免提講電話的人。這也難怪:用了免提,雙手騰空了出來,一面講電話一面可手舞足蹈,不見慣的真的會以為是痴線佬/婆!

免提產品這個大家庭有舊式的「有線」和較新式的「藍芽」無線兩大分支。藍芽免提的確是一個偉大發明。如沒有藍芽,先達廣場的各行家們就只能繼續賣那些賣唔起價的皮套、有線免提等產品。我以前的公司也差點因為做藍芽相關的項目而發達(是「差點」,所以結果都是沒有發達)。

至於有線免提,這東西其實有點自相矛盾。在街上大家會不時發現有人會用右手拿著電話,左手則拿著那免提線上欖核形的咪高峰貼在唇上,像是想透過電話吻一吻聽筒另一端的朋友。用免提卻更少了一隻手可用!很可笑吧?

不過話說回來,藍芽沒有了這條線和欖核可提,大家講電話時反而變得不自然了!但為甚麼呢?其實,拿著免提講電話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但並不是要清楚一點(本來一個好的咪的設計是有焦距的,放得太近反而可能會不清楚!),而是要讓周圍的人知道你是在講電話,而不是自言自語(就像我的華僑朋友那美麗的誤會)。這也可能是為甚麼近年有些平價版的藍芽免提會將咪高峰變成一個夾,再用線與聽筒連起來的原因:大家現在用藍芽講電話再次可以有點「楂拿」了。

下面有段片,出自 Larry David(《Seinfeld》的原作者和監製)自己的 show《Curb Your Enthusiasm》。內容是說他如何「對付」那在餐廳用藍芽免提高談闊論、擾人雅興的鄰桌食客。很絕,但很真實!免提的確可以很擾人!

去片

對此有何意見?請留言告訴我!

如不想錯過我未來的文章,請按這裡訂閱本站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