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 Norm

現於某大公營機構工作的舊部下 Jill 在幾星期前收到人事部的大信封。她見到嚇了一跳,打開一看才知原來不是炒她魷魚,而是一份續約的合約。

Jill 以為她的上司會找她商討細節,所以就大安旨意將這合約丟在一旁不予理會。但她的上司一直沒有聲氣,結果一瞬間便過了限期,人事部亦因而主動致電催她。

人事部在電話中問 Jill 說為何她一直不回覆。她便說她以為人事部會主動找她解釋合約內的細節。人事部聽罷便對她說:「Sorry,這不是我的責任。」

Well,fair enough。冷,但真(商討合約的責任多是在上司而不是人事部)。換轉是我,我就寧願要冷也不要假。但 Jill 卻沉不住氣,竟大大聲對人事部說:「我做過出面五、六間大公司,未見過咁唔負責任既 HR!」

此言一出,那人事部經理也按捺不住,反擊說:「Commercial 公司既 practice 係點我唔清楚,但我做過五、六間大機構和政府部門,全部都係咁做野!」

Jill 火都滾埋,開始唔理會電話筒的另一邊的他是誰,說:「咁即是你覺得你自己好岩,錯既係我,係咪?咁對唔住囉!你咁有經驗,你講乜都係最岩架啦!」

(我一路聽 Jill 轉述,覺得都很精彩,但最正就是以下呢一句…)
人事部經理絕估不到這對話會演變到像男女朋友嘈交發爛渣的地步!他先征了一征,然後淡然地說:「我沒有說這是應該不應該,我只是說這是個 “norm”。個個地方都係咁做,所以我地都係咁做。你唔中意既,可以唔簽(份約)!」然後 chup 一聲 cut 了線!

Jill 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冷靜下來才察覺到事態嚴重!便慌忙在 Facebook
留言給我問我意見。我前天回港後便致電給她,讓她覆述她與他的對話(這也是這篇文章的由來)。

她問我是否要搵定工了?我告訴她我覺得在這對話中雙方的用詞都有點過份,但因身份的關係,蝕底的會是她。當然又不用這樣快就變得太悲觀,始終最後的結果還是要看看她上司怎樣看。因為,畢竟最終決定員工死活的是上司而不是人事部。不過,一個機構會有個講得出這樣的話的人事部經理,其公司文化亦有點問題。萬一真的冇得撈,也不用太留戀太可惜。

兩天後她在 Facebook 留言告訴我她上司剛主動找她(明顯是人事部「通水」吧!)。他很緊張地問她是否做得不開心,有甚麼可以多幫她一些云云。「他需要她多過她需要他」的訊息太明顯了。Jill 立時當堂憂慮全消,還趁機向上司呻一呻工作如何辛苦,但她又如何會繼續努力服務他諸如此類,並立時補簽了份約。唔…… 有點假,但她上司又似乎非常受落。危機就此解決。

畢竟,一個女下屬在一個男上司面前,如何都應該拿到一丁點著數吧?我相信這「也是個 “norm”」,雖然我無法印證(因為過去幾份工十幾名下屬,只有兩名是男的,所以 sample size 太細,不能比較)。

同意嗎?請留言告訴我!

如不想錯過我未來的文章,請按這裡訂閱本站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