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遊:Jac Jac 航天第一次!

與小孩去旅行最大的挑戰就是坐飛機。

我們這次舉家到雪梨旅行的挑戰比一般的家庭更大,因為 Jac Jac 的身份有點尷尬:他已過了可以坐/睡那載嬰孩的兜兜的體重,但卻又未到需要自己買一個位來坐。即是變相要全程坐大髀!去日本、泰國等短程旅遊點還可以,但去雪梨要八個多小時,如要坐大髀的話就對我們和 Jac Jac 都辛苦。

可幸的是去程時那班機只有一半滿,所以有足夠空位,Jac Jac 可以像大帝一樣打橫睡在一排椅上。但回程時就沒有那麼幸運,全機滿座。所以也要感謝老婆借出她的大髀和手臂供 Jac Jac 作 BB 牀之用!(現在仍在靠按摩 recover 中!)


當然,Jac Jac 也不是全程都睡著。所以我們也預備了很多節目供 Jac Jac 清醒時玩樂和享用,如有小手工、貼紙書等玩意,或戴著耳筒看 Pocoyo 卡通,也有餅乾、果汁、奶等下肚之物。

但最重要的武器還是我們的歌聲。我們會一起唱無限次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哄他睡,也算是萬試萬靈(但沒留意鄰座的乘客也有否同時被我們哄進夢鄉)。

最妙的是,當你以為他終於睡著,可以收工停唱,他卻又會在半夢半醒之間反過來對我們不斷「清高」、「清高」(即 twinkle) 的叫著,用來提示我們不躲懶,要繼續唱下去。如他仍清醒大半,更會斷斷續續唱出這首歌的半歌詞版呢!

除了歌聲,另一個殺手鐧就是飛機餐。Jac Jac 的飛機餐就是無數支奶。在我的手提行李背包裡放著一支支的空樽、奶粉兜、熱水壺,還有礦泉水,全都是用來製奶之用。我就像特務片裡的茄厘啡流特工,在狹窄的空間中用熟練的手勢裝配武器。

那個暖水壺的樣子也的確有點像核彈頭,加上現在飛機客倉實行「液體禁運」,所以也難怪海關人員截停了我。(但他們一見到 Jac Jac 在嬰兒車上興奮的樣子便立刻放行!)

至於我們自己的飛機餐,哈,出奇地,維珍航空的出品也不錯。但空中服務員就有點奇怪,會在派餐途中自顧自在說閒話,如當眾研究同事的合約之類。可以說,整體的服務態度真的只是一般。有幾刻甚至想過要投訴。唯一可讚的,是她們主動幫我們和 Jac Jac 搬到一個靚位,讓他可以整行打橫睡。又或者是文化差異吧?

Anyway,澳洲之旅的其他趣事留待下回再續!下回想看甚麼?請留言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