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睡一睡

前幾天蘋果頭條說香港的小孩太晚睡覺,而且睡眠的時間亦嚴重不足。沒錯,Jac Jac 也有同樣的問題。每晚他也不捨得睡,總要和我們玩過夠,倦極才進房。就算進了房,他也會進進出出很多次才肯靜下來嚐試睡覺。

而且,就算他躺了在床上,也不會輕易閉上眼。試想想你記得上次開夜車時明明已倦透但又要強行睜開雙眼的感覺嗎?他就正是以如此的態度堅持無論如何都要保持清醒。我們通常要對著他用很沉悶的音韻跟他不斷說話,如分別用英文、普通話和廣東話由一數到二百,又或者用 mono tone 跟他說我們平日工作上的內容(如 Marketing Theories、工作報告等……)。務求將他悶暈。

他聽著、聽著,直至終有一刻真的支持不往了,眼簾便隨著變慢了的身體動作徐徐合上。間中如有任何吸引他的聲響(如鄰居回家時的鎖匙聲),他的眼皮卻便會立即跳動數下,掙扎要嘗試繼續參與。但若他真的已經很倦,那結果睡魔便會戰勝一切,將他送到周公處下棋。

整個過程中,他從不會主動先閉上眼。(有次他真的想試,但因為是頭一次學閉眼,所以不懂控制,太用力,結果合到眉頭大皺,面部肌肉扭曲,因而成個人精神晒,更加不會睡得著。)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對於他來說,只要不閉上眼,這個世界包括爸爸媽媽和其他親人加上一眾玩具也繼續存在。但閉上眼後世界便變得漆黑一片,亦沒有誰可向他保証當他閉上眼時這個世界的一切會依然存在。對於他來說,這個「風險」實在太大了,所以他堅持要睜著眼到臨睡著前的一刻!

但只要當他睡著,就通常可以一覺睡到天亮。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從今年初開始我們終於讓睡在他自己的房間,而不再睡在我向睡房床尾的 BB 床。為了讓他接受這個新安排,我們花了點心思佈置了房間一下,在牆上、櫃門貼了很多卡通公仔,讓他覺得有親切感。我們亦也安裝了「監聽器」讓我們可以在有任何「風吹草動」時飛身過來看他。

出奇地,只用了一兩天時間他便已接受了新地方。他不單沒有怕一個人睡(當然睡的那一刻就是我們陪他的,但睡醒後他見只得自己一個人也不會驚慌大哭,反而只是會在床上伸懶腰等我們來到找他),而且睡眠的質素比以前更好!

而且有另一個可能更實際的原因:我們跟他訂下了一個規條,就是在我們的房間不可飲奶,但他自己房就可以。有了這個利誘,相對地我們的房間便再沒有甚麼吸引力了!

不過無論怎樣,可能他其實一早也不想在我們的房睡覺:又多雜音,空氣又唔夠分,張 BB 床又細。現在他和我們的睡夢空間都多了,終於可以睡到一場好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