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Onslaught(er)

加拿大廣告導演 Tim Piper 拍的《Dove Evolution》在網上轉到街知巷聞,甚至連抄得十足的惡攪版也過百萬 views。

一年後 Piper 在來一次,推出了續集《Dove Onslaught》。今次的主題是勸家長早日提供天然的護膚/化妝品和其有關的資訊予下一代,以免被扭曲了的訊息/觀念與及有害的化學物所侵蝕。

但今次的迴響似乎差了一點。反而環保組織【綠色和平】針對 Dove 而拍的惡攪片《Dove Onslaught(er)》卻比原片更收得!值得欣賞的是,綠色和平也抄得 Dove 的 style 很足,但卻仍保有想道出的訊息。連音樂也襯到絕!

先看 Dove 在去年拍的原片

然後再看看 GreenPeace 在今年四月尾拍的片

結論:
1。Unilever 在 GreenPeace 的 campaign 推出後兩個星期後便已有積極的回應。Not a bad campaign at all。
2。好彩我冇生女。唔使煩。

如想自動收到本網誌更新,請按 AddThis Feed Button 訂閱。

(閱讀全文)

Del.icio.us 創辦人劈炮唔撈 Yahoo!

【本報訊】曾是玉貌花容但卻已漸入殘年的淑女「雅婦」原本被富商「標叔叔」熱烈追求並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但疑因有人自視甚高,嫌聘禮不足,結果婚事告吹了。

事後雅婦被發現在其與標叔叔談論婚事的其間早已一腳踏兩船。與標叔叔關係不再之後,雅姐便火速與之前早已搭上的青年才俊「谷公子」共赴同居。

但因為她與谷公子的關係並沒有名份,冇得分身家。雅婦的家臣對此感到大為不滿。加上雅婦生意的表現麻麻,很多有待開發的項目也停滯不前,所以眾家臣決定劈炮唔撈。樹倒猢猻散,人材凋零,淑女本身的吸引力也大減……

上面說的是 Microsoft / Yahoo! / Google 的收購合作關係

近日 Yahoo! 劈炮的除了幾位做 Search / Advertising / Mail 的 EVP/SVP 級的高層(Brad Garlinghouse,Vish Makhijani,Jeff Weiner 和 Qi Lu)外,還有因公司被收購而加入 Yahoo! 的 social bookmarking 網站 Del.icio.us 創辦人 Joshua Schachter。

據講,自 Del.icio.us 於2005年被 Yahoo! 收購到現在,Yahoo! 從未為它的 upgrade 上過心,所以 Joshua 意興闌珊,辭職去享受人生。

大佬,Del.icio.us 千祈唔好執呀!快D 搵方法 backup 晒 D bookmark 先!

Photo source: Javier Pedreira
News sources:

It Gets Worse: Joshua Schachter Leaving Yahoo (Techcrunch.com)
Yahoo’s Executive Structure Crumbles: Lu, Garlinghouse and Makhijani To Leave (Techcrunch.com)

如想自動收到本網誌更新,請按 AddThis Feed Button 訂閱。

(閱讀全文)

珠仔知識論

資訊(information)是各自獨立的一點。知識(knowledge)是連繫著每一點之間的關係線。

 

未被處理的資訊就像一盤未穿的珠仔。直至將它們串連在一起而組成了知識網,這盤珠仔才有價值。所以,越多知識能構成對現實(reality)和對現實背後的突顯特性(emergent property)越具體的認知(understanding),但越多未被處理的資訊卻只會越混亂。

高智慧(wisdom)的人有能力更快更準地從資訊中組織出知識,從知識中看透現實。(又者說,那是「他們心目中的現實」,因為真正的「絕對現實」是沒有人可以不被自身的感知所影響而窺探得到。)

而新增的知識往往會建基於現有知識的關係網之上。所以,如果本來有越多知識,要再吸收新的知識便越方便。所以,我們有所謂「資訊泛濫」(information overflow),但卻沒有「知識泛濫」(knowledge overflow?)。

亦因為同一個理由,如果本來已有的知識越廣,新增不同知識的成功率也越大,所構成的知識網便相對較闊,但不會太深(那就是所謂的 common sense 或 general knowledge?)。反之,如果本來已有的知識越深,新增同樣知識的成功率也越大,但所構成的知識網便相對較窄,甚至易有偏見和轉牛角尖。

到最後,儘管資訊是客觀地存在著,但選擇那個方向去建構自身的知識網和對現實的認知是取決個人的主觀取態和受原來已存在的知識網的影響。所以,電腦可以幫人處理資訊,使人要悟出知識的效率加快。但到最後,總要有一步要人自己使出勇氣去作一些基於直覺的自決(所謂的 “Leap of Faith”)。這一步,電腦就不能代勞了。

也所以,我們可以嘗試客觀地說某項資訊的準確度,但背後的「對」與「錯」卻純是人為的決定,沒有絕對的答案。正如各人拿著同一盤珠仔,但結果會穿成甚麼公仔卻是各適其適,悉隨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