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隻貓做隻狗 + 世界和平

歌詞:
我愛我的小貓,小貓怎麼叫,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我愛我的小狗,小狗怎麼叫,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我愛我的小羊,小羊怎麼叫,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我愛我的小鴨,小鴨怎麼叫,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下圖 ~ 在另一個場合扮小羊:
http://i2.wp.com/images40.fotki.com/v1261/photos/1/138381/6540532/P8029338-vi.jpg?w=474

如想自動收到本網誌更新,請按 AddThis Feed Button 訂閱。

(閱讀全文)

《大狼與 Jac Jac》

婆婆與 Jac Jac 合唱了一首普通話童謠。

可惜的是影片較黑,否則應該可以看到 Jac Jac 異常入戲的表情!

婆婆(大野狼):“小朋友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開開,我要進來。”
Jac Jac:“不開不開,不能開,你是大野狼,不讓你進來。”

歌詞改編自以下的故事:

《大灰狼和小白兔》

兔媽媽有三個孩子,一個叫紅眼睛,一個叫長耳朵,一個叫短尾巴。

一天,兔媽媽對孩子們說:“媽媽到地裏去拔蘿蔔,你們好好看著家,把門關好,誰來叫門都別開,等媽媽回來了再開。”

兔媽媽拎著籃子,到地裏去了。小兔子們記住媽媽的話,把門關得牢牢的。

過了一會兒,大灰狼來了,他想闖進小兔子的家,可是小兔子把門關得緊緊的,進不去啊!

大灰狼坐在小兔子家門口,眯著眼睛,在想壞主意,突然看見兔媽媽回來了,他連忙跑到一棵大樹後面躲起來。

兔媽媽走到家門口,推了推門,門關得緊緊的,就一邊敲門,一邊唱:

“小兔子乖乖,
把門兒開開!
快點兒開開,
媽媽要進來。”

小兔子一聽是媽媽的聲音,一齊叫起來:

“媽媽回來啦!媽媽回來啦!”他們給媽媽開門,搶著幫媽媽拎籃子。呵,媽媽拔了這麼多紅蘿蔔!

兔媽媽親親紅眼睛,親親長耳朵,又親親短尾巴,誇他們是好孩子。

那只大灰狼躲在大樹後面,偷偷地把兔媽媽唱的歌記住了。他得意地想,這回我有辦法了。

第二天,兔媽媽到樹林子裏去采蘑菇,小兔子們把門關好,等媽媽回來。過了一會兒,大灰狼又來了。他一邊敲門,一邊捏著鼻子唱:

“小兔子乖乖,
把門兒開開!
快點兒開開,
媽媽要進來。”

紅眼睛一聽,以為媽媽回來了,高興地叫著:“媽媽回來啦,媽媽回來啦!”

短尾巴也以為媽媽回來了,一邊跑,一邊說:“快給媽媽開門,快給媽媽開門!”

長耳朵拉住紅眼睛和短尾巴說:“不對,不對!這不是媽媽的聲音。”

紅眼睛和短尾巴往門縫裏一看:“不對,不對!不是媽媽,是大灰狼。”小兔子們一齊說:

“不開,不開,我不開,
媽媽不回來,
門兒不能開。”

大灰狼著急了說:“我是你們的媽媽,我是你們的媽媽!”

“我們不信,我們不信!要不,你把尾巴伸進來讓我們瞧一瞧。”

“好啦,我就把尾巴伸進去,讓你們瞧一瞧。”

小兔子把門打開一點兒,大灰狼就把自己的尾巴伸了進來。嘿,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一,二,三,嘭——小兔子一齊使勁,把門關得緊緊的,大灰狼的尾巴給夾住了。

大灰狼疼得哇哇叫:“哎喲,哎喲,疼死我了。放了我,放了我!”

這時候,兔媽媽回來了,她放下籃子,撿起一根木棍,朝大灰狼的腦袋狠狠地打。

大灰狼受不了啦,使勁一掙,把尾巴掙斷了。他拖著半截尾巴逃到山裏去了。

兔媽媽這才松了一口氣,扔下木棍,拎起籃子,一邊敲門,一邊唱:

“小兔子乖乖,
把門兒開開!
快點兒開開,
媽媽要進來。”

小兔子們聽見媽媽的聲音,搶著給媽媽開門,搶著幫媽媽拎籃子。呵,媽媽采來了這麼多蘑菇!

真是一個血腥的童話故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