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蘋果批》

Dear 蘋果批:

~ 回應《值得一讀…》一文 ~

終於能被蘋果批青睞點評真是榮幸啊!而且,也得讚讚你們的氣量,被我借題發揮寫了幾篇才終於出手還擊,已算是不太小器。

我本來不想回應。但又卻真的怕有學生錯 click 入黎,見我唔答,以為我冇 guts 唔緊要,最驚就係教壞多佢地一次。

所以我想講,唔好意思,要攪到你地咁勞氣。其實,我篇文真係只係想同我的學生溝通,我的讀者很少,而且大部份都只是我的學生和友人(同蘋果四十萬普羅大眾冇得比!)。我上堂有教甚麼是 Bloom’s Taxonomy,而且正是明天星期五要交的功課要寫的 topic,所以只有 link 而省卻了詳細解釋。對其他冇上我堂的人帶來的不便,本人深表遺憾。

至於其他你用模仿手法寫的論點,我想我不用 comment,讀者怎樣 judge(和笑)是他們的自由。不過,這卻使我想起李天命與梁燕城的對答,真是有點意想不到。

到最後,得罪都要多講句(如果之前未算夠得罪的話),其實我從來冇當你是論文的水準去看。我說寫論文的,是我的學生,而不是你,也不是我。我只是想 comment 你的立論過程和思考方法(何以可以用你所提出的論點和例子推論出小班教學有問題)。這些思考方法是正常人都應有的,不用分論文還是漫畫還是一般人的正常思考過程。

另外,如果你真的想做一個公開論壇,就應該有做一個公開論壇的態度和氣量。學學你老友尹思哲對我坦白說 「I must admit there is some logic skip” within the article.」咪幾好!如果用你的手法說「有如此高質素的讀者,實在是蘋果批的福氣。」就只有真的趕客。到時你唔使驚有人鬧你,因為大家不會想睇咁樣態度的報紙。

唔好意思,我可能已講得太多。結果你可能都唔會詳細睇,而只會逐行拿出來再鞭屍多一次。不過我衷心真的希望蘋果日報可以是一個開明的傳媒。亦因為這樣我才仍會繼續睇(亦在這裡繼續回應)。如果你結果只是証明我這個希望是錯的,我會很遺憾,因為你會正式少了一個追隨你們十三年的讀者。

謝謝!

五師兄字

值得一讀的「教育不是商品!」(蘋果批)

各位同學,你們的論文進度如何?相信大部份同學仍然在埋首於 PMD 份四千字的 Learning Journal,論文就留待下星期才再努力吧?

忙裡偷閒,我希望大家也可以抽空去讀讀今日蘋果日報蘋果批《教育不是商品!》一文。這文對於大家寫論文以至平常學習都極具參考及教育價值!不容錯過!

讀這篇文章很有挑戰性。但這正是我常常提著的 “Bloom’s Taxonomy” 最高層次學習的要求啊!如果同學們能用批判思考去解讀這文章,那正就彰顯了高層次的學習啦!

說回此文:作者一開始便不斷引用不同報章文章來用力嘗試去幫助大家去了解他想証明甚麼,但卻使大家讀得更吃力。他首先說某家長因為金融海嘯的影響而不想付昂貴的學費,因而會選擇「主流學校」。但他並沒有給這個稱謂下定義。是政府資助的學校?是傳統教學理念的學校?是教統局管轄下的學校?還是甚麼?但根據他之後的文字(家長甲趕走家長乙再趕走家長丙)來估計,他所說的「主流學校」就是「更更更更次等的學位(校)」嗎?

之後下幾段卻繼續抱怨「香港教育講究階級」「香港教育是政治」「教育不是商品」,但最騎喱的是,跟著隨之而來的終極結論卻是:「在小班教學之下,為禍更深!」「教育變成了… …權力鬥爭工具,產生小班教學這種政策,令學位大減,進一步剝削一般家長的平等入學機會」?! 家長不欲付昂貴的學費讀私校、家長為入學搬屋蝕錢、家長幫子女入學靠搞關係.. … 這些問題與「小班教學」有何關係?!又與如何建立「主流教育」的權威有何關係??

各位同學,這文章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一個很好的反面教材:
(1)如果你要引用事例或參考文獻,一定要與你想帶出的主題和立場相關。
(2)推論出立場時要留意邏輯的貫徹和一致性。
(3)如果要用某些專有名詞,請在文中先為它下定義,而且不要概念轉移,在後段加插自己假設的屬性。
(4)每篇文章背後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隱藏的動機。如果可以將這動機也一併分析,那會對了解此文有莫大的幫助。其中一個了解背後隱藏的動機的方法就是看看同一幫作者的前文,例如:《因材施教有乜唔岩?》
(5)我也不斷提醒大家不要引用報紙作為參考文獻,因為質素參差。這篇蘋果批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延伸閱讀:
因材施教有乜唔岩?
「教」與「學」
如何做出好成績?
補習天王 ~「求學只是求分數」下的產物

Passion vs. Compensation


I’ve once read a story told by Seth Godin in his latest book《Tribes: We Need You to Lead Us
》:

It’s four a.m. and I can’t sleep. So I’m sitting in the lobby of a hotel in Jamaica, checking my e-mail.

A couple walks by, obviously on their way to bed, having pushed the idea of vacation a little too hard. The woman looks over to me and, in a harsh whisper a little quieter than a yell, says to her friend, “isn’t that sad? That guy comes here on vacation and he’s stuck checking his e-mail. He can’t even enjoy his two weeks off.”

I think the real question, the one they probably wouldn’t want to answer, was, “isn’t it sad that we have a job where we spend two weeks avoiding the stuff we have to do fifty weeks a year?”

This is what I call “Passion”.

How do you know you are working at things that you love? You would feel “the flow” instead of exhaustion as you work on it more. You would have minimal “anticipatory stress” while you are expecting it. You would feel like doing the work even if it is a voluntary job.

It is interesting (and sad) that most of the employment contracts would name the salary + fringe benefits as “compensation packages”. It sounds as if what you are doing for the company is some “hardship”, and thus they have to give you something to compensate for it. If you put it that way, your real “return” of your effort and time put in the work are much lesser than the package that you are actually receiving, because you have to discount the “compensation of hardship” bit.

On the other hand, if you are working on your passion, your real return would be the package that you are actually receiving plus the satisfaction and enjoyment. It sure is a better deal, right?

小兔貓貓

Jacob 很有大哥風範,常常想很多點子去氹 Chester 開心。

那天他在玩具堆中找到他自己小時候玩過的一對綁在手腕上的啷啷,他分了隻灰兔給 Chester,自己就綁上貓貓,然後讓兩隻動物去碰鼻子。

有時 Jacob 自己會自顧自將那啷啷大搖特搖,然後如果 Chester 有反應又跟手搖幾下「回禮」,他便開心得不亦樂乎了!Jacob 還會在玩的時候前所未有的溫柔地對 Chester 說話。我們都說要將這溫馨的情景快快拍下短片,讓他倆日後重溫(尤其在他們打架之時)!

「教」與「學」

方潤兄留言回應小弟拙文《因材施教有乜唔岩?》,說「在一個三四十人的大課室裡,幾乎誰當老師都不可能照顧每一個學生。既然課室只是工廠,標準自然單一…… 幻想一下,如果讓我「一對五」的話,我才不怕他們「唔聽書」呢……或者,對住五個人,根本就沒有「講書」的必要了。」

對啊!這絕對是現代教者的心聲,也是現代社會的悲哀!試想想,工廠式教法就只可以真的像工廠裡的啤膠機一樣,無論來料是甚麼形狀,製成品都是千篇一律但可以符合標準和客人(註一)的要求。如果有洞會被填,如果有突出的部份會被裁走。這也是「手做工藝品」比大量生產的產品更矜貴的原因。一塊上乘的玉,一定是從天然的材料沿著原本的脈絡琢磨出來。同樣顏色、質感的A貨,儘管是零瑕疵,但價值卻低得多;為了達至「技術上」的完美而缺了生命力的光彩(註二)。

自問我也不懂教超過十五、二十人的一班。其實人數過了雙位數,同一班人裡已可以有差距很大的背景、動機、興趣、目標、性格和天資。要逐人因材琢磨,如方兄所說,根本是沒可能!那怎辦?

我個人覺得其中一個出路,就是堅持將重心由「教」轉為「學習」。與其教學生知識,更重要的是要學生掌握「學習方法」。不要讓學生追逐問題背後的標準答案,而要讓他們自行引証答案的對與錯。甚或應該主動提出未被問及的問題,而不要用應付的心態去等待問題的降臨。常言道,「學問」是要先懂「問」才可「學」,但平常人過了 Jacob 的年紀(註三)之後,還會肯/需要主動問多少問題?

最終極的一個概念,就是要他們明白「老師」、「課堂」、「課本」只是整個學習的一部份,而且只是一小部份。下面這幅圖就是想說明任何一種其他學習方法如討論,實習或教其他人都比單是坐在課室裡「齋聽」更有效。老師只是學習(甚至學習方法)的引導者,而不是知識來源的本身。

難題是現今的教育制度加上社會/家長要求卻是另一套。而這難題並不單是香港社會的問題;世界各地的教育者都在思考同樣的問題 ~ 請看看我半年前貼的 video:The Death of Education or the Dawn of Learning

要衝破這障礙,大家要明白一個老生常談:有人肚子餓,與其俾條魚佢,餵飽佢今日,不如同時教佢釣魚,等佢可以自己餵飽自己一世(註四)。

(註一)這裡的「客人」是家長、僱主和社會吧?學生自己似乎是身不由己!
(註二)這使我聯想到李克勤的歌聲。
(註三)Jacob 現在近乎每句說話都會問「點解呢」?很多時更會自問自答,問完點解之後會自己答自己「因為……」。
(註四)又或者其實不只這樣簡單。我們亦要較懂他/她觀察和決定何時/在哪裡釣甚麼/幾多魚才為之最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