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與「學」

方潤兄留言回應小弟拙文《因材施教有乜唔岩?》,說「在一個三四十人的大課室裡,幾乎誰當老師都不可能照顧每一個學生。既然課室只是工廠,標準自然單一…… 幻想一下,如果讓我「一對五」的話,我才不怕他們「唔聽書」呢……或者,對住五個人,根本就沒有「講書」的必要了。」

對啊!這絕對是現代教者的心聲,也是現代社會的悲哀!試想想,工廠式教法就只可以真的像工廠裡的啤膠機一樣,無論來料是甚麼形狀,製成品都是千篇一律但可以符合標準和客人(註一)的要求。如果有洞會被填,如果有突出的部份會被裁走。這也是「手做工藝品」比大量生產的產品更矜貴的原因。一塊上乘的玉,一定是從天然的材料沿著原本的脈絡琢磨出來。同樣顏色、質感的A貨,儘管是零瑕疵,但價值卻低得多;為了達至「技術上」的完美而缺了生命力的光彩(註二)。

自問我也不懂教超過十五、二十人的一班。其實人數過了雙位數,同一班人裡已可以有差距很大的背景、動機、興趣、目標、性格和天資。要逐人因材琢磨,如方兄所說,根本是沒可能!那怎辦?

我個人覺得其中一個出路,就是堅持將重心由「教」轉為「學習」。與其教學生知識,更重要的是要學生掌握「學習方法」。不要讓學生追逐問題背後的標準答案,而要讓他們自行引証答案的對與錯。甚或應該主動提出未被問及的問題,而不要用應付的心態去等待問題的降臨。常言道,「學問」是要先懂「問」才可「學」,但平常人過了 Jacob 的年紀(註三)之後,還會肯/需要主動問多少問題?

最終極的一個概念,就是要他們明白「老師」、「課堂」、「課本」只是整個學習的一部份,而且只是一小部份。下面這幅圖就是想說明任何一種其他學習方法如討論,實習或教其他人都比單是坐在課室裡「齋聽」更有效。老師只是學習(甚至學習方法)的引導者,而不是知識來源的本身。

難題是現今的教育制度加上社會/家長要求卻是另一套。而這難題並不單是香港社會的問題;世界各地的教育者都在思考同樣的問題 ~ 請看看我半年前貼的 video:The Death of Education or the Dawn of Learning

要衝破這障礙,大家要明白一個老生常談:有人肚子餓,與其俾條魚佢,餵飽佢今日,不如同時教佢釣魚,等佢可以自己餵飽自己一世(註四)。

(註一)這裡的「客人」是家長、僱主和社會吧?學生自己似乎是身不由己!
(註二)這使我聯想到李克勤的歌聲。
(註三)Jacob 現在近乎每句說話都會問「點解呢」?很多時更會自問自答,問完點解之後會自己答自己「因為……」。
(註四)又或者其實不只這樣簡單。我們亦要較懂他/她觀察和決定何時/在哪裡釣甚麼/幾多魚才為之最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