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rate Intelligence

“The test of a first-rate intelligence is the ability to hold two opposed ideas in the mind at the same time, and still retain the ability to function. One should, for example, be able to see that things are hopeless yet be determined to make them otherwise.” ~ F. Scott Fitzgerald (1936) “The Crack-UP”, Esquire

這個名句的重點在於 “opposed ideas” 和 “function”。要同時接受兩種相反的理念不是易事,但若要不只是存於心中,而是要在受這兩種理念同時影響下仍可正常運作,那就再高一點。

不過,這可能仍只是高 IQ 的表現。若能做到不只是 “function”,而再加上心理上同時也覺很舒服很暢快,那就是一個高 EQ 的人。若能做到不只是「暢快」,而再加上可以影響身邊其他人也能仿效之,那就是一個高 SQ 的人。

可是,到最後最為重要的,還是他最後那一句 “be determined to make them otherwise”。付諸行動最實際,最大價值,但往往也最難。


十六條

已在 Facebook 被人 tag 了近16次,是時候要的起心肝寫一寫。

1)
「十六」這個平凡不過的數字對我有一些特別意義。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十六年前我正式開始與我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內子拍拖。真的是快樂不知時日過,轉眼間便到了今天,連孩子也有了兩個。但我們每天仍覺很新鮮很興奮,仍有說不完的話題,完全沒有「漫長十六年」的感覺。

2)
未來的下一個十六年也一定很精彩,因為正是我們兩個兒子長大的歷程。直到十六年後他倆都進大學,我和內子就會進入「第三個十六年」時代。以時間相對論來說,我相信這日子也會是一瞬間就到。但其實我會有點不捨得未來這十六年這樣快飛過。不過,孩子要長大是自然的事。只要提醒自己要珍惜眼前每一天每一刻,時間變快變慢也沒甚大不了。

3)

至於到了「第三個十六年」時我應該達到些甚麼境地,我倒沒有想過。畢竟我並不是一個愛計劃的人。不知是否和雙子座有關,從小我選科、轉工、搬屋等很多都是即興。最不似雙子座、最有計劃的兩件事,可能就是部署幾年去娶我內子和部署幾年去讀我現在這個書。

4)
說起搬屋,連埋我即將月尾搬的那次,我由出世到現在已搬了十六次屋,但絕大部份都不是我自己計劃去搬的。

5)
我慣了不計劃,也因為我覺得成功與否其實都是靠運氣為主。又或者不要說是「運氣」(因為感覺太隨機太無助),而是「際遇」。努力和天資也只是使我的際遇(我提供際遇的人)更有機會被我遇上而已。但我也相信「開心」是另一回事。若我努力擁抱歡欣加上天生有幽默感,人自然便會開心,不需要運氣的幫助。

6)
不過我其實是一個不會太開心也不會太不開心的人。求婚成功我有開心,BB出世也有開心。但 perhaps that’s about it。不開心的情景也只得數件,但因為件數太少,記得特別清楚,所以傷害甚深,不願再提再想。

7)
「十六」還使我想起絕情谷、楊過和小龍女。但我並不太喜歡神鵰俠侶,可能因為不喜歡見到寫實版的黃蓉和郭靖。反而我更喜歡博大精深的天龍八部,無招勝有招的令狐沖和笑中帶密的鹿鼎記。我覺得某程度上我的中文就是從看金庸學回來的。中三那年我考試期間不去讀書而去看鹿鼎記。結果我中文的成績大為進步(但其他科就慘不忍睹)。

8)
中三、四的成績不好,我十六歲那年便到澳洲讀高中。這可能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當時如果我留在香港考會考,七成機會要重讀。我絕對不會說是香港教育制度的不濟。反而這讓我明白我自己如何差勁/香港的制度如何不適合我。That was the road not taken,我沒有能力客觀評論。我只會感謝我家人能提供這樣的一個重生機會給我。

9)
在澳洲讀書其中一樣做得最勤的就是打籃球。那時天天打,技術不好但體能也不會差。現在嘛?不要說太重跳不起了,就連運球也不夠氣。

10)
信不信由你。我在香港初中時曾經是泳隊成員。每年都有份跟大隊去學界泳賽,雖然只是超級大後備(如果有人賣老抽,我便補上游接力)。

11)
除了游水,另一個打發日子的活動就是話劇。我報入劇社時是申請做幕後的。但結果據講因為個樣夠老成,所以被選中去做男主角(因為那角色是個中年人)。玩話劇,我學會了用丹田之氣說話,也學會了不再面紅。

12)
我現在仍也喜歡教書時那種「台上」的感覺。當然,教書除了能滿足我的表演慾外,最重要的更是「教學相長」這個益處。我絕大部份的東西也是教過別人後自己才算懂。對於一個熱愛學習的人來說,還有甚麼其他種類的工作可以提供這樣源源不絕的快感?

13)
與其說我愛學習,更貼切的,應該說我愛「吸」知識。當有大量新知湧進我的腦袋時,那感覺就像在享受一個被資訊、知識、智慧當頭淋著的花灑浴!

14)
因為同一個道理,我喜歡看書,也喜歡買書。我沒有數過,但粗略估計,可能有近千本。

15)
如此看來,我應該是一個文靜的人。確實如此,我性格很內向,不合群。我很多時寧願一個吃完飯到後山冥想也不願約人吃飯。工作上也很沒有團隊精神,常常獨斷獨行。所以我說,現在的工作很適合我。

16)
以我如此這樣的一個怪人,唯一能做到我 partner 的,當今世上就只有我內子一人。這就是我的際遇,我的運氣!

祝情人節萬事勝意

祝願世人於情人節心想事成、萬事勝意、現實世界比期望/夢想世界更美好。就算做不到,也不至於像以下的故事般有這樣大的落差。

鳴謝庫 Sir 的推介,我昨天真的亦用了此片做教材。教的是 perceived 與 expected 世界的分別如何影響人們對於服務質素和滿意度的評價。

我們也差點依計劃去了打邊爐慶祝情人節。但結果臨時變陣,昨晚去了西貢鋸魚,今晚在家鋸扒。

梳頭

有次 Jacob 見到一個超軟毛刷,問我這東西有甚麼用。我答他是來幫 BB 梳頭。他聽罷便嚷著要買!回到家後更第一時間拿出來幫 Chester 梳他的毛毛。Chester 又真的有很多頭髮,睡醒那刻更常會怒髮沖冠!所以這個超軟毛刷 Jacob 買得絕對有意思!

兩歲九個月的對話

兩歲九個月的 Jacob 前晚說了以下的三段話:

1)
「我依家兩歲九個月。我三歲既時候就大個仔啦!」我問:「咁三歲就會點樣呢?係咪唔飲奶奶呢?」「三歲就唔飲啦!」…… 然後幾秒後就後悔:「不如都飲啦!不過飲『杯杯奶奶』囉!」…… 並立即轉話題:「……而且呢,我就會好高好高,好似 Daddy 咁高啦!」

2)
「Daddy,我想你聽日倒後入泊車!」我欣賞佢小小年紀已有留意到這個分別,便問他為甚麼。他答:「倒後入泊車呢,走既時候快 D 丫嘛!而且你睇隔離架架車都係倒後入既!」我只好解釋給他知道前、後入各自的好處。然後他似懂非懂地答:「咁好啦!今日你用頭入。聽日先用尾入啦!」

3)
「Daddy,我想你生個 Jacob 出來。」我估他的意思是想有個可以一開始就識同佢玩的細佬。我再問他:「咁生多個佬定細妹好呢?」佢考慮了一會兒,然後答:「細妹都好啦!佢個名就叫 Shanny 啦!」過了一會他又說:「我自己都想生 BB 喎!」我解釋給他知道只有女孩子才可以生 BB,男孩子不可以,所以 Jacob 和 Daddy 都不可以。他發現自己冇得生 BB 後很不開心,嘴都扁晒,差點委屈到哭了出來!然後他側起頭,想了一會,便問:「Daddy 都唔可以咩?點解你個肚都好似媽咪咁大既?」

以一個兩歲幾的小孩來說,他真的諗好多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