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盲目追逐排名 捨本逐末

信報
馮榮錦
2009-04-28


本報四月二十五日報道,「城巿大學逾千師生昨午舉行大規模集會,抗議校方裁減近百名助理教授級以下職員,以及逐步停辦若干與副學士銜接學位課程,以調撥資源發展研究,推高排名至世界排名一百名以內。師生正醞釀公投促請去年中才上任的校長郭位下台」。

這事件可算說是回歸以來最大型的(老師) 學生抗議行動,一「位」激起「千人」浪,與達摩祖師「一葦渡江」相映成趣。

教員學生齊表不滿

有學者稱,「教育不只為了幾個科學家和精英」,非常正確!

事緣郭位教授去年年中就任城大校長,之後不斷有消息從校內傳出,新管理層不滿意現有教員的研究水平,打算聘請約一、二百名高研究水平的教授,借助他們的力量,希望把城大的國際排名推高至百名以內。本人亦從不同渠道得知,很多城大教員對郭位校長的作風和政策,有相當大的不滿。

另外,郭位校長於本年三月底建議訂立本地大學排名榜,看來郭位校長對這門排位學問很有興趣。香港只有八所大學,搞排名榜真有「意思」,排第八位,總比以下談到排第十八位高很多!

數年前探訪於美國聖母院大學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工作的夥伴。該大學相信對港人來說非常陌生。聖母院大學在美國非常有名,根據 U.S. News & World Reports、Princeton Review、 Time、Newsweek 等研究,聖母院大學排名在美國前二十五所大學之內。該大學被 Princeton Review 列為美國夢幻大學(Dream Schools) 的第五位,頭四位為普林斯頓、史丹福、哈佛及紐約大學。她亦被《華爾街日報》列為其中的一所「新長春藤大學」(New Ivies)。

根據權威的 U.S. News & World Reports,聖母院大學在美國排名十八,比香港人所熟悉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 Berkeley,排二十一位)、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二十 五位)、密芝根大學(Ann-Arbor,二十六位)及伊利諾大學(Urbana-Champaign,其工科及心理學全美首屈一指,排名四十位)。為什麼聖母院大學的排名會比這些著名大學還要高呢?

聖母院大學排名高主因是本科教育水平高,老師也不強求做研究而犧牲教學。如果我們單看研究水平和論文數量,聖母院大學絕比不上剛才所列出比她排名低的大學,但是,聖母院大學因為師資優良,重本科教育,以學生為本位,不盲目追求研究項目,贏得了美國人的肯定和尊重。郭位校長長時間在美國工作,應知道這些原因。

專心教學名列高位

聖母院大學的成功非個別例子。根據 U.S. News & World Reports 全美的頭二十位排名,不太被港人認識的有 Dartmouth College(十一位),Emory University(十八位)和 Vanderbilt University(十八位),另外港人認識的大學,包括芝加哥大學(八位)、哥倫比亞大學(八位)、西北大學(十二位) 和康奈爾大學(十四位)。上述在香港「不知名」的大 學,也可比得上港人所認識的著名大學。其中重要原因就是專心教學,不強求教授專做研究。在世界高等教育一流的美國,如果大學教學出色,地位也一樣可超於名校。

一所受人尊敬的大學,不是因為她拿到了多少研究基金,也不是因為她在國際上發表了多少論文,而是她培育的學生、畢業生和老師等在當地社會所作的貢獻。誠如本人母校香港大學受到市民尊重,並非因為她的老師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研究成果(實際上亦好像沒有),而是她百年來默默耕耘,培養大量人才,當中不乏很出色的畢業生,例如早期的孫中山先生和張愛玲小姐,和以往及現在很多對社會有不少貢獻的人士等。

郭位校長初到香港,想必知道城大經費是從教資會而來,每年數以十億元計。校長亦應該知道這些是納稅人的金錢,政府撥款用以營運城市大學,培育人才,造福社群,為香港社會作出貢獻。城大並非私立大學,不能為功勳而為所欲為。

郭位校長初到香港,不知知否教資會過去曾發表了兩份《香港高等教育》報告。教資會亦有指引,定位那些是研究型大學。

報章報道,城大教職員協會「不滿校方為求由教學型轉為研究型,並為了提升國際排名,向導師開刀」。闊斧大刀,不知有否劈錯方向?管理高層閒時可詳閱該兩份報告,溫故知新,定能有所俾益,知所進退。

錯誤政策感慨良多

盲目追求國際排名,不顧一切去追求論文數量,捨本逐末,最終肯定得不償失,且有前車可鑑。腳踏實地,做好本份,自然贏得市民讚賞和尊敬。

城市大學創校雖然短短的二十多年,已對香港社會作出不少貢獻,其校訓「敬業樂群」,出自《禮記》,旨在對學生人格的培養,敬業樂業,貢獻社會、造福人群。

每次當我走過從又一城通往城市大學的走廊時,都看見寫在牆上的先賢哲言,我會默默思考。有時候我亦會放慢腳步,想想先賢教誨,雖不能見賢思齊,但亦獲益不淺。而間亦想起大學的一些錯誤政策,實乃感慨良多!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願教育界同仁,共勉之。

香港大學統計及精算學系講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