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香港人(曾特首話嘅)

近日事忙,很 久沒有寫字。多得代表我們香港人的曾特首鬥噏了一段發人深省的重要講話,激發起我暫時逃離「卷地獄」出來抒抒氣。

曾特首「感覺到香港人現時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是這樣的:「事件發生咗到依家已經好多年,其間國家喺各方面的發展,都得到驕人成就,亦都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我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會作出客觀評價…… 我再講多次,我嘅意見,就係代表整體香港人嘅意見。」

嘿!這段回應比陳震聰說要和小甜甜生小孩更震憾!看似問非所答,實質就是說:「我地無俾飯你食,餵你唔飽咩?做乜咁多 Gee Gut!」

我明白,吳議員在議事廳內迫曾特首公開回應「是否支持平反六四」是有點強人所難。無論說支持與反對都會被人插。要面子的他就只好挾民意來護航,說他的意見「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既要繼續討好中央但又卸了責給廣大市民:「拿!唔係淨係我咁講架!我跟大隊架咋!我做醜人代表你地出聲之嘛!」

你表達你的意見沒問題。但強行話全香港都一樣咁諗就有很過份(唉,算吧啦!你又唔係我地選出來,點可以代表我?最多咪代表篤你出來既阿爺囉!)。而且,任何一件事情上香港人都不會咁齊心啦!更何況是六四?起碼我的想法就不一樣:「廿年前政府因為某原因下令軍隊殺自己的平民,無論廿年來經濟是否繁榮,無論廿年來國運是否富強,無論因為咩原因殺:殺過人仍是殺過人。」國家富起來後就不用承認以前的過失?那謀殺(或誤殺)犯是不是可以說他 / 殺人後做了很多善事便可以既往不咎?而且,現在說的「平反六四」並不是要倒誰的台,而是要坦承面對歷史,還死者一個公道。那有何不該?!我教仔都係咁樣教話要坦承面對自己的過失啦!

不過更震憾的是,我驚其實曾特首說的是事實。可能大部份(就算不是整體)香港人真的都是這樣想。可能我錯怪了曾特首。可能他原來真是搭通天地線接收到每一個香港人的腦訊息,發現現代香港人真的認為「經濟繁榮 = 既往不咎(或不用/淮提)」!其實原來有問題的是我,原來我已不再算是香港人!

是不是香港人並不重要。起碼我知道我仍是一個中國人。我愛我的國家,不是因為她富強不富強,不是因為她帶給了我多少著數,而是因為我流著的是炎黃子孫的血。將曾特首的話換過方向想一想:是不是如果廿年來中國經濟沒甚起色,國力沒有長進,那平反六四就大條道理?又如果中央決定讓上海取締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繁榮不再,那到時曾特首就會跟司徒華一起去遊行麼?

不過,這種「利」字當頭的取態又的確很「港人」。有時甚至想,香港可能就正是靠這利字為瞻、看風駛巾里的精神由一個小小漁港拼搏至一個國際金融大都會。以這個角度看,曾特首,你的確是港人的最佳代表!

後話:忽發奇想,覺得其實曾特首做無間道多年,今次只是俾提示我們要我們六四、七一行出來,表達一下某部份不屬於「整體香港人」的意見!謝謝!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