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當博文之正生書院

大家嚷著說梅窩人如何不對和正生人的如何堅強。我就說,我非常支持正生,但的確也明白政府這樣做是會對梅窩人的旅遊生意和樓價短期內有所影響。如公園仔所言,無論梅窩人心態上有多麼的包容,實際上這個成本不應要他們硬食,因為這個是整體社會的問題而不是個別社區的問題。不竟,我們剛剛才宣佈青少年濫葯的情況不受控制,Band3(5)/名校/校內/外/穿校服/公園一單單排著隊出場,這個時候去談這個敏感問題一定有難度。

梅窩人成為眾矢之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背後發功的人 PR 做得不好。如果明明是有利益因素,與其要數回學額、醫籌等借口,倒不如乾脆說出心底話 ~ 「我們不想承受這個社會成本」,免得現在被人說是自私兼虛偽。

不過其實這心底話也不好說,因為他們掌握的資料不足,不夠去對這件事建立一個具體了解,從而作出一個公平的評價。說實在,我們當中有多少人在這件事之前有真真正正有機會了解過正生這家學校的辦學宗旨、營運模式、日常生活等等?例如,事後各傳媒爭相報導正生長洲分校如何與社會融合,而長洲社區又如何接納他們,從而去反證梅窩人的不是。這些都是好材料,但為何之前沒有人幫手宣傳過?為甚麼事後有爭拗才拿出來?這一點,我覺得是政府而不是梅窩人的責任。是政府要安插正生到他們的社區,那就是政府的責任去使這個社區有足夠的條件去接納他們。只是義正詞嚴(甚至面泛淚光)地說「要包容!要包容!」其實是無補於事。

很坦白說,如果不是近日有這麼多關於正生正面的報導,純粹看標題我也會誤以為這是一家「戒毒學校」。就算我樂意讓他們建在我家旁,但在我對他們有充份的認識之前,我可能也不自覺地會留意門窗多一點,夜歸時警覺一點。我不覺得這算是歧視,只是顯出正常人如我是需要先有足夠的了解才可建立信心。梅窩人於這件事上利益關係重大但似乎又了解不夠,因此他們對這件事有偏見(甚至容易被有心人煽動)也不足為奇。

事前的教育、宣傳做得不足,反響已立,現在再硬說「要包容!」來推也很難使梅窩人誠心就範。如果要回到公園仔所說的「社會成本」問題,那究竟這成本有多大?我說旅遊生意和樓價短期內會被影響,但長期呢?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看:首先本身我們可以借鏡長洲分校的例子看看社區如何不但沒有被正生所污染,甚至更添加了活力與生氣!他們的加入,如處理得宜,可以是貢獻而不是成本。例如因為社會對這個地方延續的正面報導與關注而使大家對這個社區另眼相看,反而可能有人會慕名而來看看正生同學所裝修的校舍、所打理的農莊和所煮的下午茶,說不定反過來可以成為一個旅遊景點啊!但這是一個長遠的投資,要看看政府有沒有牙力去說服梅窩人去從這個角度去了解這件事。

其次,惡搞一點看,大家大可從另一面看看究竟正生的學生是好是壞:現在我們香港各區都有學校學生被發現濫葯。其實那些「正常」學校所屬的社區又可安全得有多少?起碼現在正生的學生打正旗號說要改過自身,結果到最後最安全的可能反而是梅窩這個社區啊!

本文的初段本是回應公園仔《正生猜想》一文的留言。

延伸閱讀:
留言當博文之正生書院 by nikita
留言當博文之正生書院 by chainsaw ri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