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製亂來烤焗羊架

這個不是食譜,只是一個失敗但好味的歷史紀錄:

預熱焗爐至280度C。在羊架的兩面塗上橄欖油,再灑上適量的海鹽和鮮磨胡椒粉,再舖上大量原塊迷迭香(Rosemary)和芝麻。

塗少許橄欖油到焗盤中,放羊架於焗爐焗大概十分鐘(只是大概,因為忘了較計時器)。然後將那完全無動於衷、焗完等於無焗過的的羊架轉移到已燒紅了的烤爐中。猛火烤大概十分鐘(是大概,因為期間我同時在預備沙律、野米飯、烤蘆筍和羅宋湯,所以較了計時器後忘了起動它)。

當羊架外面被烤至少許金黃色,拿出來上碟。切開,發覺內裡全生。急忙運回烤爐中。怎知烤爐過熱,撻唔著。只好轉到焗爐再焗多一會兒(已忘了這會兒有多長)。期間吃了沙律、野米飯、烤蘆筍和羅宋湯,而之後烤爐終於撻得著,便又將羊架轉回烤爐中,再烤七分鐘(這次很肯定是七分鐘,因為今次記得較計時器,亦記得起動它),即成。

效果一流!皮脆肉香、肉質嫩滑、肉汁澎湃!但下次再做又未必做得番同樣效果(因為今次烤焗的時間真是誤打誤撞出來)。

雜談自由

早前曾經看 Leona Wong 論及香港的相對(比對內地人的)優勢。我並不認同此主題。不是說我們不應有競爭的心,而是比較的對象似是錯了層次。其實並沒有一種人叫「內地人」。「非香港人」可以是上海人,北方人,北京人,廣東人,湖南人…… 全部都是不同種類的人,有不同平均收入,學歷,文化……用一個「內地人」去概括十三億人,意義不大。

而且,很多人都不會再與香港人去比,甚至不屑要與香港去「競爭」。香港相對來說實在太渺小了。從國家層面看,我們的存在價值,就只是讓國企在 2020 年前來上市吐現(2020 年後可以在上海做同一件事),供有錢人來 shopping(包括樓)與及去海洋公園而已。

當然,我們可以問自己:為何一定要要從國家層面去比?香港要靠與中國其他城市競爭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意義嗎?好好養活七百萬人,讓我們有自由、充實的思想與文化,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也可以是一個偉大城市的成就啊!

這個「自由、充實的思想與文化」的點子也正是 Leona 留言中有人說香港還有的可愛之處:訊息自由。如我上一篇所說,自由的思想空間是培育創意的條件。但很奇怪,環觀四周,明明空間看似大開,但似乎創意和言論自由卻反方向在自我倒退了。反而相對地欠缺言論自由的內地人在思想上卻很有個性(容許我雙重標準,在這裡用「內地人」這個詞,因為在言論自由的程度上,全國是一致的)。如港燦的留言說:「正因資訊封閉,謠言滿佈,內地人更珍惜學習各種翻牆技巧,更渴求學習獨立思考,更肯花時間研習如何分辯傳言與數據真偽,發掘給 “河蟹” 但切身的訊息。」

例如,同是用互聯網,在內地的民間人士會翻牆透過網絡四出「奔走」企圖衝破當權者的封鎖去解放被拘的異見份子。 在香港呢?有某民間人士卻反過來嘗試戴上當權者的帽子,彰顯自己的勢力,到處打壓異己,自稱為民請命替天行道,實則與當權者的獨裁霸權無異。可悲的是,他的「權」從何來?可以說,是互聯網世界下訊息自由的產物嗎?在這個互聯網世界,因為科技帶來的便利,從前的蝦兵蟹將現在都可以水鬼變城隍升格與真正的當權者平起平坐,起碼在言論上(記得奇拿嗎?)。嘿,我們便會因而見到那民間人士安坐家中在其地盤上召集人馬去對付人、封殺人、起人底,以言論自由之便去肆意扼殺別人言論自由的權利。使人感到心寒的是,同時竟有很多人會附和甚至追隨,並不分青紅皂白便加入戰團叫囂漫罵。可能正因為這樣,我們同時亦會見到另有人會動L地說「就是太自由,很混亂」所以要被規管。這種種,使人要為「訊息自由」這個課題去反思。

為甚麼會這樣?是(一)這個社會未夠成熟,所以未能享受自由帶來的好處,便先嘗其害?還是(二)已經「太」自由,失去了安全感,「物極必反」,反而希望將自己託付給某些權力中心,好讓自己有個依靠?抑或是(三)歸根究底,訊息自由其實並不等如言論自由,也不等如思想自由罷?

對於第(一)點,的確,在由歐洲和美國由民權的確立,以至現在算得上是較能享受自由社會的好處,期間已經歷了幾個世紀,但到現在可能仍未夠成熟。故此理論上,我們應該未到第(二)點所說那「太自由」的階段吧?不過,哲學家沙特早年說過:「每個人都有選擇的絕對自由,但同時亦要對選擇後的後果絕對負責。」多沉重啊!如果有得揀,我猜有很多人會 chicken out,寧願揀放棄自由來換取身心安寧與和諧(這使我想起 The Matrix 內的叛徒 Cypher)。

至於第(三)點,訊息自由當然不等如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啦!訊息自由是接收,言論自由是發出。至於思想自由,是在心中的嘛!但現代科技就使大量發言者的訊息可以讓大量接收者接收,然後再傳發出去使更多人可以收到其訊息。期間那訊息不斷在演變和更新,使整個社群的思想得以不斷活化和進步。所以思想自由會被言論自由和訊息自由所左右。一方面個人思想因為有更多訊息的基礎所以更豐富,但另一方面這些訊息卻會有意無意地幫自己自設框架,將思維過濾,讓自己的思維自動迎合大眾的共同思維。思想仍是自由的,但創意(因為往往是較另類的)卻會被無聲無色的遺忘了。

說到這裡,若你仍在聽我亂up24,真的要萬分感激你。我知我這篇文既沒內容,亦缺條理,簡直趕客。我保證下篇我會貼回 Jacob 與 Chester 的靚相!(我承認,我的思想是自由的〔雖然亂〕,但同時也在不自覺間嘗試迎合大眾的口味……)

創意

友人傳來這個幾年前 ADVERTISING COUNCIL JAPAN 製作的一段廣告。看後很有感觸。

喜歡這個主旨。著眼點不是去說明「另類」才算是有創意,而是說周遭的環境如何可以提供足夠的空間讓創意呼吸和萌芽。我們往往太易會將一些普世上一般人沒有見慣的東西當作有問題來禁掉。其實這卻是自己有盲障。

人之所以為人,能在地球上眾多生物中立足並佔一席位,憑著的是好奇心、求知慾和創意。從養育我兩個孩子的過程中,我領會到這肯定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但遺憾地當我們愈來愈懂事,愈來愈有經驗,我們便會愈來愈多假設、分類和理論,好處是之後的思維可以更簡約更快速,但壞處是這無疑是等同於在自設框架,去將自己的思想和意識過濾。創意思維就此犧牲了。

現代人要拾回創意,一定要讓自己有空間去思考。但我們的社會多麼的講求效率,而往往創意思維就是因思考的效率而犧牲掉。我自己的創意早已被丟掉。我現在能努力的,就是要拼命去確保我孩子們的創意思維。不過,理論上,這本來並不是太難。如上所說,「好奇心、求知慾和創意本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我們的職責很簡單,就是按著自己,要自己不要打擾他們。要參與,就只去用心聆聽,而不是去提供預設的答案(框架),不要去限制他們的思想。只要做到這樣已經是功德無量!理論上,這並不是太難。理論上。

大人細路都岩睇的 Up

上星期我們二人世界時去了看 Up(沖天救兵)。原本一如既往打算等出 DVD 才在家看,但聽說這並不是一部小朋友看得懂的卡通片,加上在電影院看才看到那 3D 效果,結果也買了飛入場。

我愛開場那段十分鐘沒有對白但無聲勝有聲的開場白,爽快地交待整個故事的背景,刻劃了主角的人物性格,也道出主角後來千辛萬苦也要達到夢想的因由。

我也愛臨尾那段與開場白首尾呼應的結局。看似平淡的片段,看似是 “the boring stuff”,原來卻是快樂的泉源,卻也是自己心目中的 “adventure”。主角結果都總算找到了歡樂,有心未怕遲。一個發人深省的 happy ending。

中段的笑料,似乎不是拍給我看的。不過話晒這是一套卡通片嘛!總有些情節是供小朋友笑一下才算是一套稱職的 Pixar / 迪士尼卡通吧?當然,3D 那部份也加分不少。就算小朋友們未夠秤去明瞭片內觸及到那人生的深意,但至少3D視覺效果加色彩繽紛的氣球加會說話的狗加愛吃雪糕的大鳥加多嘴的小童軍已足夠叫小朋友們坐定定看畢全片。

去屆的 Wall-E 是一套講環保講地球講人類的大片。這次 Up 回歸變回一套小品,講生活講感情加悅目的小朋友元素。相比之下,我更愛 Up。出碟時也會買來與 Jacob 在家中看多一遍!想著想著,有點期望 2010 年上場的 Toy Story 3 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