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的今天

還記得六年前的今天,在酒店房間一覺醒來,矇矓之間發現同房有個男子。打了個突。這裡是甚麼地方?他又是誰?哈,十幾秒後,人較清醒了一點,便記起他是陪我預備當天婚禮的伴郎2號(我們當時有兩位伴郎加兩位伴娘)。六年後的今天,我當然不會再被枕邊附近多了人而嚇親!近日通常那個「多了」的人會是 Chester,半夜餵完夜奶便待在我和老婆中間繼續尋夢,還不時將我的肚腩當枕頭打橫訓!

六年應該算是一個不短的日子,但快樂不知時日過,感覺上眨下眼便過了!當日婚禮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與不同的友人談起,最深印象的通常卻都不是我們的教堂婚禮過程如何感人、我們那十幾人的兄弟姊妹團如何全是俊男美女、我們進女家門時如何被姊妹們刁難、或晚上的婚宴如何有氣勢,而是我們當天對大家道出的那相識十多年才結婚的遙距愛情故事

對,那的確是一個很令人回味的故事。由六歲相識直至N歲結婚,之間我們走了一大段路(也坐了不少飛機)。但相比之下,故事精彩的部份卻是從那天才開始。我常說我今生到現在為止最高(或者是唯一)的成就就是娶到我老婆。現在過了六年的蜜月期都是在享受這件事的成果。

以前我們會常去一些特別的餐廳去享受二人世界來慶祝結婚週年紀念。去年我們近乎忘了慶祝,因為老婆生 Chester 臨盆在即。今年我們索性會放工回家吃一頓豐富的住家飯。老婆已一早預備了一隻話梅醉雞,加上伴娘日前贈了兩小瓶 ice wine 贈慶,計滿足度不會被街外的餐廳比下去。但最重要的是,慶祝這個家庭組織紀念日,又怎可缺少了我們兩位新加入的小成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