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n Theory

之前說要開心、要改變星期一就開始等星期五放假的心態,最簡單就是在工作中尋找樂趣。在 Facebook 見到友人貼了一段 YouTube 片,說的正是這個態度 ~ The Fun Theory。

TheFunTheory.com 是一個瑞典網站。裡面的團隊做了兩個實驗,各自嘗試對生活上的瑣事作一些不算簡單但不易被察覺的改動,從而使那件平凡的事變得有趣,而結果亦因此鼓勵大家將習慣改變。在第一個例子,將樓梯加上音樂便誘使比平日多六成行人選擇不撘自動電梯。在第二個例子,一個簡單的改動使垃圾桶內多了逾倍垃圾(片中亦見丟不中的人會再試,甚或會拾附近的垃圾去丟)。

當然,「有趣」亦有時限,因為有「新鮮感」這因素。但只要創意不斷,要改變社會上普遍的壞習慣仍是可能的。

看片:

Monday Blues 背後的科學

看罷電鋸兄談及「科學及不科學」,使我想起早前留意到的一段新聞。

紐約時報於十月十一日的報導,說 Facebook 分析了過去兩年來一億美國用戶(註)的 status update 從而得出的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Index“。從這分析道出美國人平均於星期五會比星期一開心9.7%。研究員從 status updates 中找出用戶提到的正面詞語與反面詞語作比較來計算出這個指數。其他較開心的日子有美國獨立日、感恩節和萬聖節,而近來較不開心的時間則是在Michael Jackson 或 Heath Ledger 逝去那天。

在我這個研究/統計門外漢(所以我仍只是一個教書佬)看來,這個研究暫時並不是太有科學價值。一來說盡了這只是一個歷史統計,並沒有任何的解釋能力。Monday Blues 和 Thank God It’s FRIDAY 本已不是新鮮的事,用不著要去研究來證明。如果要讓這研究更有意思。下一步可能就是要將用戶資料注入數據中看看有甚麼關聯性(correlation)和聚類性(cluster anaylsis),從而分析出甚麼人、事與開不開心的關係。

不過,就算不做更多的分析,單憑結果去推敲,大家也可以想像到其實不開心最大的原因就是「上班」。這個當然可以理解:大部份的人(起碼是美國人)由星期一至五付出勞力為的就是去換取薪水讓自己在週末揮霍。這個想法多麼的悲哀,但卻又多麼的現實!(要不然,我們就不會有這「施比受更有福」的口號 ~ 要用口號來說的,通常都不是真實的事……)

從這結果看來,要更快樂麼,其實就是要在星期一至五上班時段找尋樂趣。我自己亦身同感受,幾年前就是以這原因放下N萬年薪的筍工去投進我最愛的書本和知識的懷抱,結果從此以後像喝了養命酒般唔再腸胃弱,冇話食慾不振,又唔會倦,又唔怕凍,血液循環好,體質又 fit……(我現在亦終於明白為何甘乃威要冒食檸檬之囧也要在自己地方示愛,原來也只是想「苦中作樂」。)

扯得太遠了,說回那研究。其實正常的 Active Facebook users,平均計會否偏向是一些工作較不專注的一群(如我自己?),他們會在辦公時間活躍更新 status,是否代表工作並不足夠他們去投入?又或是剛好相反正是日間工作太專注,所以才會在工餘時間活躍更新 status 來發泄?無論那個角度看,在 Facebook 系統上以搜集 status text 來作研究會存在一定的 bias,有點 “participants in the sample select themselves” 的意味,所以答案便變得有點想當然了。

註:美國人口有三億,有一億 Facebook 用戶,即是共三份一人口有 Facebook 戶口!不過這數字又像是真的。據 Facebook 自己的數據說,現在的用戶有大概三億,七成是非美國,即是說美國有總用戶三億的三成,即差不多一億啦!

六年前的今天

還記得六年前的今天,在酒店房間一覺醒來,矇矓之間發現同房有個男子。打了個突。這裡是甚麼地方?他又是誰?哈,十幾秒後,人較清醒了一點,便記起他是陪我預備當天婚禮的伴郎2號(我們當時有兩位伴郎加兩位伴娘)。六年後的今天,我當然不會再被枕邊附近多了人而嚇親!近日通常那個「多了」的人會是 Chester,半夜餵完夜奶便待在我和老婆中間繼續尋夢,還不時將我的肚腩當枕頭打橫訓!

六年應該算是一個不短的日子,但快樂不知時日過,感覺上眨下眼便過了!當日婚禮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與不同的友人談起,最深印象的通常卻都不是我們的教堂婚禮過程如何感人、我們那十幾人的兄弟姊妹團如何全是俊男美女、我們進女家門時如何被姊妹們刁難、或晚上的婚宴如何有氣勢,而是我們當天對大家道出的那相識十多年才結婚的遙距愛情故事

對,那的確是一個很令人回味的故事。由六歲相識直至N歲結婚,之間我們走了一大段路(也坐了不少飛機)。但相比之下,故事精彩的部份卻是從那天才開始。我常說我今生到現在為止最高(或者是唯一)的成就就是娶到我老婆。現在過了六年的蜜月期都是在享受這件事的成果。

以前我們會常去一些特別的餐廳去享受二人世界來慶祝結婚週年紀念。去年我們近乎忘了慶祝,因為老婆生 Chester 臨盆在即。今年我們索性會放工回家吃一頓豐富的住家飯。老婆已一早預備了一隻話梅醉雞,加上伴娘日前贈了兩小瓶 ice wine 贈慶,計滿足度不會被街外的餐廳比下去。但最重要的是,慶祝這個家庭組織紀念日,又怎可缺少了我們兩位新加入的小成員呢?

 

爆大冷獲和平獎的奧巴馬是實至名歸?

先不說誰比奧巴馬(Obama)更有資格拿這個諾貝爾和平獎。我在想的,倒是他拿這個獎背後的意義。

報導,奧巴馬拿獎的原因,是「因為他當選美國總統以來,增強國際外交及不同國家的合作,應對不同的挑戰。」他「令多邊外交在世界舞台重新獲得中心位置,重視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角色。」奧巴馬亦推動以「對話與談判」來解決國際糾紛。還有他在「全球無核化……和氣候變化挑戰中,扮演更建設性角色」。

這一大段的「功績」是甚麼??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個正常稱職的大國領袖本來應該要做的份內事。增強與不同國家的合作、重視聯合國、以對話來解決糾紛、有建設性地對待氣候變化問題等其實只算是一些正確的取態,但未見到實質成果前,我們很難將這些「正確的取態」評為「偉大的功勞」吧?(Well,奧巴馬上任只是九個月,大家不應強求這麼早便去幫他「結算」成績吧?)

要將「正確的取態」算做「功績」,唯一的解釋,就是本身這個將取態「撥亂反正」的和平意義實在太大。又或者反過來說,之前八年小布殊共和黨政府所做的一切,如挾全世界軍費最高的軍隊去奉行單邊主義、無視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角色、以武力來解決國際糾紛等等,對世界和平的威脅實在太大(基本上諾貝爾委員會公布以上每一項「功績」時其實也在刮小布殊一巴掌)。奧巴馬接手後只要將小布殊國際外交的方向反轉,便等如幫世界和平一個大忙,為世界和平消除了一個極大的障礙和危機!單是這個功勞已足夠讓他拿下這個獎吧?

不過,同樣道理,如果有朝一日金正日宣佈無條件繳械,放棄核武,開放邊境,那他也有資格拿這個獎嗎?甚至當年若果小布殊自己肯將自己的政策作一百八十度轉變,那他亦可得獎嗎?事情當然沒有這樣簡單。大會在奧巴馬的政策未曾對世界和平孕出實質成果前就頒獎給他,似在告誡他:「獎你拿了,水亦吹夠了,唔該從今以後開始乖乖地做出一些真成績出來俾大家睇睇,為全世界,而不只是為美國,的和平而努力,從而證明這個獎是你應得的。」

如果循上面說美國有資格(亦曾經是)世界和平的最大障礙的話,那將這個獎「預早」頒給看似未夠資格的奧巴馬,從而將美國挾在對話和多邊外交的正軌上,不要到處點火頭,便已是世界和平最大的保障!這樣看來,奧巴馬是否實至名歸已沒有所謂,他甚麼也未做過亦沒所謂(或更好!),最重要的是背後那對和平的「希望」!

以上是我有限的創作能力範圍之內想像出來最接近能解釋奧巴馬獲獎的原因。我知這理由有點牽強,但有誰能提供一個更合理的解釋嗎?而如果這理論成立,那下屆獲和平獎的應是諾貝爾委員會自己!!

明報即時新聞: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009/4/elv5.html
Photo source:http://change.gov/newsroom/entry/new_official_portrait_released/
延伸閱讀:TIME – Why Winning the Nobel Peace Prize Could Hurt Obama

牙牙學語

Chester 近日除了肯開步行路外,另一個大躍進就是說多了很多話。不知道有沒有關係,但自從他上下門牙出齊後,他可以講的詞語便愈來愈豐富!

我們一致認為第一個他懂說的詞語是「波波」。如果你有見過他如何追波波,如何射籃,如何運球,那便不會覺得出奇。例如昨晚舉家到餐廳用膳,大電視在重播車路士對利物浦,他便目不轉睛地看著大家盤球。每逢有影著足球的大特寫,他更會雙眼發光,口中喃喃唸著「波」、「波」,然後甜甜的笑起來!

另一個常說的字是「Mickey」。每逢見到米奇老鼠的圖畫,在衫上也好,在玩具上也好,他也會像見到老朋友般伸手出來摸摸它,然後說「mick 池」!如果我們跟他講一遍,他會很滿意的笑,像是因為他知道我們聽得懂他說甚麼而興奮!

有一晚仲誇:半夜餵奶,他唔多想食,於是他竟說「wat da」,我矇矓中忘記了他理應未懂說話,於是真的隊了支水過他,他卻真的喝得津津有味!自此之後,他亦曾說多了幾次「wat da」,但未有機會確實。另一個未經反覆驗証的是「biscuits」。當我們餵他吃餅餵得慢了點手腳,他會伸長隻手,指著那個餅乾盒叫「bis 吉」!

(下面的門牙相拍得像女孩,因為那件特價 uniqlo 童裝是只有粉紅色岩碼。)

示愛

我並不是想說甘乃威「求愛不遂」的故事(那些劇情留待拍《金雞3》的編劇慢慢作)(與友人吹水後倒有個建議,就是可以搵 Benz 雄做男角,背景是過去二十年香港民主人士的堀起、墜落與消亡),而是說說 Jacob 人細鬼大嘗試演譯「愛」與「好感」的分別。

話說某天 Jacob 同媽咪傾計,說到某些選擇。媽咪問他為何會這樣選,他答:「because I don’t like her……」。媽咪聽後大惑,但聽他補充說:「but I love her!

媽咪聽罷都不知是好嬲定好笑!當然我們不肯定他所謂的「不喜歡」實際是否只是指某些事還是整個人(他可能還未懂分),但對於他似乎有分辨「喜歡」和「愛」的能力則嘖嘖稱奇!以一個三歲細路哥來說,這是一個繼知道甚麼是「shit!」後另一項不錯的進步!

金雞當時如果學 Jacob 的思路講清楚:「麗珠,我對你有好感!但我唔愛你(雖然我仍然想約你上大陸dup骨)!」那他今時今日死撐話『「表示有好感」不算「示愛」』時是否容會易過骨一點?他最後的結局又會否好過一點?

(下面這些圖與內文毫無關係,是在迪欣湖的遊樂場拍的。當日整個遊樂場只得我們一家人玩,儼如我們私人的後園!很過癮,但卻嫌少了點人氣和喧鬧的笑聲!)

Jacob 的絮絮唸

很久沒有寫 Jacob 語錄了,近日有幾段頗有趣的:

Shit!

某日我在家沖咖啡,按錯了制,咖啡滿瀉全張廚房檯,我不禁輕輕叫了一聲 “Shit!”。在飯廳的 Jacob 聽到,一面錯愕,問曰:「點解你學媽咪講呢個字架!」…… 然後再語重心長地勸我們:「其實呢,下次你可以講個 “oops” 字都得架!」

我們聽罷都笑到合攏不了嘴。他講得出叫我唔好學媽咪,即是他知道這是不好的字,而且不是第一次聽的了!究竟邊個教佢 “shit” 字的用途既呢?

中國的生日

十月一日正值是婆婆的農曆生日,我們戲言說那是當天放假的原因。後來我再補充說那也是中國的生日。Jacob 之後便對他媽媽說:「今日係中國的生日呀!你知唔知丫?」然後他問:「咁其實呢,其實中國幾多歲呢?」我告訴他這是中國六十歲的生日。他便答:「咁婆婆咪仲老過中國囉!」我解釋說其實中國已經有幾千歲,但現在返工的這班人就只做左六十年……

他當然唔知我講乜啦!連我自己都講唔明自己!

哈囉喂

國慶那天晚上我們到了 ifc 站在 Starbucks 旁的大玻璃看煙花。Jacob 對於有煙花看不覺得太出奇,因為反正迪士尼每晚都會放。早前就因為想避開日間的毒太陽而與他夜間才進場,順道看煙花。

他到了迪士尼大門口,到處張望了一會,便很疑惑地說:「呀,原來迪士尼朝早同夜晚咁唔同,呢度一到夜晚便會多左咁多怪野走出來,又有骷髏骨頭,又有南瓜……」

他若有所思一會兒後,卻發現那些大南瓜是他熟識的哈囉喂佈置,便想起其實這些不同是因為「哈囉喂」而不是因為「夜晚」,不禁雙手掩嘴尷尬而笑!

因為大部份的人都去排那哈囉喂的臨時嚇人展館,其他的遊戲便完全沒有人爭。連平日要等過四十五分鐘的馳車天地也只需要排五分鐘便可上車!結果我們最終也沒有看煙花,因為玩完幾轉遊戲已到了睡覺時間了。

本篇的兩幅插圖與內容毫無關聯。想說的是,Jacob 在相片中的樣子似一個五、六歲的小模特兒多過似一個三歲半的小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