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之:坦白

很久沒有嘗過這樣的一個感覺。

他的朝氣,他的活力,他的笑容,使在這沉悶的辦公室戰鬥多年的我忽爾間像年輕了十年。

那天,心情大好。我不從哪裡來的衝動,竟在午飯時溜了嘴對他說了句:「我很開心有你在這裡……」,還不自覺地雙頰紅了一紅。說完後才醒覺這句話是很不該,尤其是出自一個女上司之口。但說了,收不回。

他聽後也愕了然,定神望一望了我,表情停了兩秒,然後卻咧嘴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答道:「是嗎?我會繼續努力!」

之後的下午,我嘗試側望他數遍,看看他有沒有因為我說的那句冒失的話而變得異樣。偶爾他也留意到我在望他,他亦禮貌地報以微笑。似乎是我自己杞人憂天吧?

翌日早晨,在公司辦公桌上竟見到他的辭職信!他在信中說:「對不起,為你帶來麻煩及不便。謹此致歉……」我分不清他所說的「麻煩和不便」是指他的消失或是他的存在。不過無論怎樣想,結論都只會使我一片悵然。

我真的說錯了話嗎?還是我的眼神和表情早已出賣了我?我想,似乎坦白這東西還是留給禱告中對神說話時才堅持吧!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