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ycle of Adaptive Change

很精彩的一堂課,簡潔而有力。

仍在 MIT 努力中的 Noah Raford 在一場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Complexity Programme 的課堂中講解 Gunderson and Holling 提出的 Adaptive Change Theory。在第二段他更將此理論與 Dave SnowdenCynefin Framework 溶在一起去解釋。

這理論真的不錯,解答了我不少疑團,也證實了我一向在閉門造車自己想出來的那個想當然的理論其實是已有論證。簡單來說,我們不用再去爭取普選或者去救地球,因為根據這理論,物極必反,個世界自然會調節自己。很玄,也很太極。也使我想起《火之鳥》

去片:

下面是整堂的 PPT。原汁原味,但冇人解畫:

人間 ‧ 神話

近日我每晚都會跟 Jacob 說睡前故事哄他睡。那些故事有時很寫實(如由頭到尾講一次我們去過的日本遊行程),有時卻虛幻得像神話(如我曾說過一個名為「太空三隻小豬」的改編故事)。不過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原則,就是吸引得黎又唔好太興奮,這樣他才會集中精神聽,聽聽下便倦極而睡。當然亦不可矯枉過正變得太沉悶,因為物極必反,他未睡著便會開聲抗議,兼且成個人醒晒,那就前功盡廢。

還有幾個禁忌不可不察:太懸疑和太傷感的都要避一避。先說一個「懸疑」的個案。聖誕將近,我除了跟他說說那聖誕老人的傳說,也想介紹一下耶穌的故事,好讓他知道其實聖誕節並不是源於慶祝聖誕樹和聖誕老人。我告訴他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他聽後覺得很神奇,便答道:「耶穌生日大家都有得放假!?」「我地生日就會返學,學校有生日會嘛!」。之後說到耶穌被釘十架、復活和升天,他又坐起身答訕道:「耶穌隻手釘住左,咁佢升天既時候點可以同人揮手呢?」跟著又話:「佢又要幫人,但點解又要升天呢?升左上天又點樣可以幫到人呢?…… 呀,我知啦!因為地面有壞人要捉佢,所以佢要躲返上天空囉!」除了知道 Jacob 愈聽愈精神外,也肯定佢有留心聽書……

另一個懸疑的神話故事卻出了一點小事故。事緣有天晚上我和老婆於飯後到了舅舅家中幫忙弄他新購置的宜家傢俬客廳櫃。回家後向 Jacob 形容此事時,我卻貪得意神化了整件事:我說我有一刻在沙發睡著了,醒來時卻見到櫃中有光,爬進去,經過隧道,便到了一處雪地(對,是抄《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的。半夜三更,創意係差少少)。之後還遇見吃蕉蕉的馬騮仔、永遠長亮的街燈、愛飲咖啡的狐狸先生、與及博學多才的松鼠伯伯。其間的歷險過程發生了很多事…… 到最後我聽松鼠伯伯教路閉起雙眼,一瞬間便又回到舅舅大廳的沙發上。

與平日不同,Jacob 沒有在中途睡著。今次他反而力撐到結局,然後在黑暗中說了一句:「Daddy,我估呢,其實你係發夢!」我本來當然就是將這故事解作夢境,但想不到他竟然這樣快便自行打破了幻想,語氣還這麼的肯定!

後來我終於了解到真相。首先,第二朝 Jacob 竟可以將整個故事原汁原味先後轉述給媽咪和嬤嬤聽。他更連「狐狸先生招呼過 Daddy 吃朱古力」這些細節也記得一清二楚!可想而知他對這故事的印象有多深!而且,他之後幾晚也再不要聽我說故事了。我初時以為他想親近媽咪多一點,但後來發現他對這半神話故事有點抗拒!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要先了解他其實是害怕甚麼才可以助他解開心結。經過一輪溝通,謎底被解開:因為他不懂閉眼(這是他的版本。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他仍是不敢自行閉上眼面對漆黑 ── 我很清楚,因為我小時候也是如此……),所以當他聽到松鼠伯伯說回到現實世界是要先閉起雙眼,他就擔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也解釋到為何他這麼快便堅持那「只是夢境而已」,原來是在安慰自己!)

我知很難在短時間內說服他「閉上眼其實是安全的」,所以便要由另一方面著手。周末時,我們找了個機會讓他到舅舅家,還派他去做探子,檢查一下他的櫃內有沒有隧道。一會兒,他打電話給我,興奮地說:「Daddy!你唔使驚啦!個櫃裡面冇隧道架!你果日其實只係發夢咋!哈哈哈!」聽到他放心地笑,我就知道他的結已被解了。果然,那天晚上他再一次肯讓我說睡前故事哄他睡啦!(所以才有那較溫和的「太空三隻小豬」。)

噢,至於那「太傷感」的故事又如何?長話短說:話說那晚輪到「寫實」的題材,我又想翻炒日本遊的行程。他說 OK,但叮囑我千萬不要提那段在箱根小王子館閘口門外乾等巴士的片段。Why?他說:「等來等去都冇巴士,仲差點返唔到酒店,實在太傷心了!」這段傷心歷史的來龍去脈其實是如何?不如留待下回的《東京六天親子遊》再詳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