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 ‧ 神話

近日我每晚都會跟 Jacob 說睡前故事哄他睡。那些故事有時很寫實(如由頭到尾講一次我們去過的日本遊行程),有時卻虛幻得像神話(如我曾說過一個名為「太空三隻小豬」的改編故事)。不過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原則,就是吸引得黎又唔好太興奮,這樣他才會集中精神聽,聽聽下便倦極而睡。當然亦不可矯枉過正變得太沉悶,因為物極必反,他未睡著便會開聲抗議,兼且成個人醒晒,那就前功盡廢。

還有幾個禁忌不可不察:太懸疑和太傷感的都要避一避。先說一個「懸疑」的個案。聖誕將近,我除了跟他說說那聖誕老人的傳說,也想介紹一下耶穌的故事,好讓他知道其實聖誕節並不是源於慶祝聖誕樹和聖誕老人。我告訴他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他聽後覺得很神奇,便答道:「耶穌生日大家都有得放假!?」「我地生日就會返學,學校有生日會嘛!」。之後說到耶穌被釘十架、復活和升天,他又坐起身答訕道:「耶穌隻手釘住左,咁佢升天既時候點可以同人揮手呢?」跟著又話:「佢又要幫人,但點解又要升天呢?升左上天又點樣可以幫到人呢?…… 呀,我知啦!因為地面有壞人要捉佢,所以佢要躲返上天空囉!」除了知道 Jacob 愈聽愈精神外,也肯定佢有留心聽書……

另一個懸疑的神話故事卻出了一點小事故。事緣有天晚上我和老婆於飯後到了舅舅家中幫忙弄他新購置的宜家傢俬客廳櫃。回家後向 Jacob 形容此事時,我卻貪得意神化了整件事:我說我有一刻在沙發睡著了,醒來時卻見到櫃中有光,爬進去,經過隧道,便到了一處雪地(對,是抄《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的。半夜三更,創意係差少少)。之後還遇見吃蕉蕉的馬騮仔、永遠長亮的街燈、愛飲咖啡的狐狸先生、與及博學多才的松鼠伯伯。其間的歷險過程發生了很多事…… 到最後我聽松鼠伯伯教路閉起雙眼,一瞬間便又回到舅舅大廳的沙發上。

與平日不同,Jacob 沒有在中途睡著。今次他反而力撐到結局,然後在黑暗中說了一句:「Daddy,我估呢,其實你係發夢!」我本來當然就是將這故事解作夢境,但想不到他竟然這樣快便自行打破了幻想,語氣還這麼的肯定!

後來我終於了解到真相。首先,第二朝 Jacob 竟可以將整個故事原汁原味先後轉述給媽咪和嬤嬤聽。他更連「狐狸先生招呼過 Daddy 吃朱古力」這些細節也記得一清二楚!可想而知他對這故事的印象有多深!而且,他之後幾晚也再不要聽我說故事了。我初時以為他想親近媽咪多一點,但後來發現他對這半神話故事有點抗拒!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要先了解他其實是害怕甚麼才可以助他解開心結。經過一輪溝通,謎底被解開:因為他不懂閉眼(這是他的版本。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他仍是不敢自行閉上眼面對漆黑 ── 我很清楚,因為我小時候也是如此……),所以當他聽到松鼠伯伯說回到現實世界是要先閉起雙眼,他就擔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也解釋到為何他這麼快便堅持那「只是夢境而已」,原來是在安慰自己!)

我知很難在短時間內說服他「閉上眼其實是安全的」,所以便要由另一方面著手。周末時,我們找了個機會讓他到舅舅家,還派他去做探子,檢查一下他的櫃內有沒有隧道。一會兒,他打電話給我,興奮地說:「Daddy!你唔使驚啦!個櫃裡面冇隧道架!你果日其實只係發夢咋!哈哈哈!」聽到他放心地笑,我就知道他的結已被解了。果然,那天晚上他再一次肯讓我說睡前故事哄他睡啦!(所以才有那較溫和的「太空三隻小豬」。)

噢,至於那「太傷感」的故事又如何?長話短說:話說那晚輪到「寫實」的題材,我又想翻炒日本遊的行程。他說 OK,但叮囑我千萬不要提那段在箱根小王子館閘口門外乾等巴士的片段。Why?他說:「等來等去都冇巴士,仲差點返唔到酒店,實在太傷心了!」這段傷心歷史的來龍去脈其實是如何?不如留待下回的《東京六天親子遊》再詳述吧!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四:壽司篇

上回說到在迪士尼倦極離開但仍要到新宿吃壽司。咁吸引?係呀!其實我地第一晚落機後已第一時間去了吃一餐。迪士尼同樂日那餐已是第二餐了!

這家店子上次去東京也有幫襯。是位於四谷三丁目站的鮨處八千代(詳細地址請看舊文貼的咭片)。

冇野好講。又好味,又抵!而且那年輕師傅的服務真的一流。不斷提供有趣但好味的「創作壽司」給我們品嘗,更自發整了幾件小號壽司過 Jacob 吃!功德無量!而內子最欣賞的,卻是他肯弄「小飯」壽司給她吃。反之很多師傅卻很固執,寧願浪費也不會為此讓步!。

推介指數:爆燈!你見我們一個 trip 幫襯兩次就知啦!

P8244435P8244453

你認得出我們吃了甚麼魚嗎?請留言告訴我!


見證劉翔飛人歸來

「如果覺得自己值得去做的事情,就去追吧!」

結果,今天在將軍澳的東亞運動會會場內,劉翔跑出13.66秒的成績輕鬆奪冠,再一次向他的方向踏前了一大步。

大家可看到,在跑道上的他,要贏的,並不是身邊的對手,而是過去年多來的自己。

下面這個四分鐘的片段是節錄自原本一段不知有多長的足本紀錄片(www.nike.com.hk/local/liuxiang_2009),實地記載了劉翔手術前後以至康復其間的過程,也是 Nike 為他(或算是他為 Nike)拍的另一輯宣傳片

一個個很簡單的畫面,全都是看著劉翔如何專心地做那些沉悶的康復運動,以及如何做到咬牙切齒。看得出專業運動員心理質素的要求比生理還要高。要刻服由退賽以來一路承受著的壓力可真不易,但他似乎做到了。

在治療的尾段,醫生問他:「你覺得能恢復到 100% 嗎?」
劉翔答:「你應該問我能不能超越 100%!」




新聞圖片摘自明報

Chris Botti with Yo-Yo Ma in Boston

近日網絡流行看楊宗緯X羅力威唱曹格的背叛。兩名男子惺惺相惜,高手過招之餘卻又互相扶持、互相欣賞。這個情景活像曲洋與劉正風二人合奏笑傲江湖一曲(只是楊羅二人都不是魔教,而且他倆最後也沒有自斷經脈而死)。

湊巧上星期日在唱片舖古典房欣賞到另一段同是「音律相交」的精彩演出。是小號明星 Chris Botti 與大提琴巨人 Yo-Yo Ma 在去年九月波士頓一個演奏會上的合奏片段。Simply breath-taking!

去片:

By the way,我相信這演奏會的 Blu-ray version 可以做新一代的試機天碟(申報:我在家仍在用三百元一部的新科 cheap cheap DVD,所以以上的陳述純粹斷估)。如要看這《Chris Botti in Boston》的其他片段,請按片尾的 related videos。


Abilene Paradox

一班人有爭拗究竟是好事定係壞事?

反過來說,有些人很堅持要和諧。當然,和諧有其好處。但如果和諧的成因只是因為團隊有個強勢領導,那這團隊的執行力儘管會很高,但學習能力和反應能力就會因為團隊內的成員人人噤若寒蟬而反被拖累,而且創意也難以被孕育出來。人人為了達至最高效率,「反思」和「溝通」都成了禁忌,「進步」因此便慢慢變了一件奢侈品。

但就算團隊內各人平起平坐也不是沒有這應聲蟲問題。很多時大家都是為其他人著想,嘗試「Put yourself in other’s shoes」,以為好偉大好關心別人,點知仲死。之前那個「強勢領導」今次變成一個無形的「集體意志」。真的有「強勢領導」還好,起碼是個真人,有機會醒覺。但無形的「集體意志」卻是個分拆於眾人心中的心魔,而且因為表面上是出於善意(其實可能或者只是不想揹鑊),所以更難將其揪出來。

Abilene Paradox 就是來形容這道理。出自學者 Jerry Harvey,說有一家人大家都以為大家想去一個叫 Abilene 的地方,為了其他人著想,大家都欣然同意出發。但千辛萬苦去到,大家才出聲話自己唔想去。結果原來其實冇人想去。真冤枉。

下面的影片是一個說明 Abilene Paradox 的教材的 trailer。那教材賣 USD995 一隻 DVD。大家還是看看 trailer 算了。


極短篇小說之:坦白

很久沒有嘗過這樣的一個感覺。

他的朝氣,他的活力,他的笑容,使在這沉悶的辦公室戰鬥多年的我忽爾間像年輕了十年。

那天,心情大好。我不從哪裡來的衝動,竟在午飯時溜了嘴對他說了句:「我很開心有你在這裡……」,還不自覺地雙頰紅了一紅。說完後才醒覺這句話是很不該,尤其是出自一個女上司之口。但說了,收不回。

他聽後也愕了然,定神望一望了我,表情停了兩秒,然後卻咧嘴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答道:「是嗎?我會繼續努力!」

之後的下午,我嘗試側望他數遍,看看他有沒有因為我說的那句冒失的話而變得異樣。偶爾他也留意到我在望他,他亦禮貌地報以微笑。似乎是我自己杞人憂天吧?

翌日早晨,在公司辦公桌上竟見到他的辭職信!他在信中說:「對不起,為你帶來麻煩及不便。謹此致歉……」我分不清他所說的「麻煩和不便」是指他的消失或是他的存在。不過無論怎樣想,結論都只會使我一片悵然。

我真的說錯了話嗎?還是我的眼神和表情早已出賣了我?我想,似乎坦白這東西還是留給禱告中對神說話時才堅持吧!

~ 完 ~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三:迪士尼篇

上回說到我們第五天要早起。為甚麼?因為要去迪士尼囉!我們一早吃完 pastry 和牛角包後,就急急腳落樓乘 JR 京葉線到舞濱,再轉迪士尼專鐵入園。到了舞濱站已是人山人海!心知不妙!但也沒辦法。只希望排隊時不要被毒太陽曬焦了。

我們去的是迪士尼海洋,據講已比傳統那個迪士尼少人。但可能我們去慣香港迪士尼,與它比較之下其他任何一家迪士尼也總不會算冷清。迪士尼海洋還有個好處,就是水多,而且是臨海而建,所以曬著也感覺到涼風。

基本上,迪士尼海洋是景點多過遊戲。我們一早拿了 Indiana Jones 的 Fast Pass,便用空擋到處遊覽,參觀那些像真度奇高的景點。那些威尼斯樣的海港,那些阿拉伯建築,甚或那座畫舫式的水上餐廳《哥倫比亞號》全都做得似到十足十!

之後玩完一轉海底世界,是時候回去 Indiana Jones 用 Fast Pass 打尖!但去到門口才發現 Jacob 差 20cm 唔夠高,只好失望而回。他們也想得很周到:立即寫張字條給我們,說只要等日後長得夠高,便可以憑這字條當 Fast Pass 不用排隊!而且他們亦容許我們用手上這 Fast Pass 補玩另一個遊戲。我們結果玩了深海潛艇,不錯!很逼真!Jacob 還真的以為是他自己在駕船呢!

雖然說這迪士尼海景點多過遊戲,但我們連吃飯、排除和休息時間也可以足足玩了近九小時,到黃昏才離開。這絕對是破了 Jacob 一日之內逗留在迪士尼的時間之紀錄!之後雖然倦極,但我們竟然再到新宿吃魚生。無法,與友人有約在先。否則,我們可能會考慮逗留至打烊,玩埋那 Tower of Terror 才打道回府!這餐魚生,就留待下回報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