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會買 iPad!

iPad 終於出世。這並不是甚麼驚喜。如果結果昨晚 Steve Jobs 改為宣佈一些 iPad 以外的東西,那才是大新聞!反而,未到戲肉前,Steve Jobs 宣佈的公司表現資料卻有點使我意外:不是他說前幾天 Apple 賣出了有史以來第 250,000,000 部 iPod(這些數字大得咁上下便會失去感覺,如麥當勞說自己全球每日賣出一千萬個漢堡包一樣沒有意義……),而是他說原來以 revenue 計 Apple 已爬過 Sony、Samsung 甚至 Nokia 成為賣得最多 Mobile Devices(手機、MP3、手提電腦、攝錄機、相機等) 的公司!

Anyway,看完 Steve Jobs 的 Keynote,再看大眾的評論,發覺大家毀譽參半。我覺得大家仍是偏向從產品和科技的角度多過從 user experiences 角度去看。可能會在短短數小時之內關注並發聲的人多是 geek 底,會較多留意功能、OS、接駁等硬事實。

我反而很在意 Steve Jobs 在開場白時搬出來的 product justification:市場有沒有空間去容納一件介乎 Smart-Phone(如 iPhone)與 Notebook Computer(如 MacBook) 的產品呢?又或者,如果你已經有一部 SmartPhone 和一部 Notebook Computer,那你還有沒有需要再買這件 “Something in Between” 的產品呢?

Steve Jobs 列出這中間產品要可以看網頁、Email、相片、電影、音樂、電子書和玩遊戲,而且這七件事要做得比 iPhone 和 MacBook 都要好。其實我個人認為 iPhone 做這七件事本身已經不錯(這其實正是 iPhone 的賣點!),要好過 iPhone,就只需要一個較大的顯示屏和一顆較快的 CPU(和GPU?)。而要好過 MacBook,就要較輕較薄,要有 Multi-Touch display,而且要較平。看這幾個條件,其實 iPad 是算稱職的(反而現時流行的 Netbook 便未到這水平)。有人說這不可以講電話,又不能運行正常的 MacOS 和軟件。但本來這就不是一件 Desktop/Notebook replacement 或 SmartPhone replacement 啊!

問題是,定位還定位,究竟有沒有人會同時擁有 iPhone + iPad,或 iPad + MacBook,甚至三樣有齊?因為就算市場有空間讓 iPad 存在於一般 SmartPhone 與 Notebook Computer 之間,甚至去搶 Kindle 的生意,但如果 iPad 的出現會影響 iPhone、iPodTouch 和 MacBook 的銷售,這也未必是一件好事。這些問題也反應在 Apple 即市股價上。在 Steve Jobs 拿出 iPad 的頭五分鐘,股價向下直插!但當他開始提及內置 app “iBooks” 如何經 iBookStore 直接買 ebooks 時,股價便拾級而上。相信大家以 iTunes Store 賣歌的往績來看,對它現在賣書的能力也有一定的期望。但當 Steve Jobs 宣佈售價為 US$499(16GB,冇3G版)時,股價竟又大幅反彈!四千蚊港紙,比一般時下 Netbook 貴一千蚊左右,但 performance 好得多,絕對唔貴!

講到咁好,咁其實我自己究竟會唔會買?對於我來說,iPad 能 install 幾十萬個 third party apps,所以就算某些內置功能欠奉(如 Windows 的 tablet 常見的手寫/筆跡畫圖 take notes 功能)也沒所謂,反正總會有人後補。反而更重要的是硬件。以這樣的價錢有這樣的 Multi Touch 顯示屏、厚度(半吋!)、重量(磅半!),真是很難有對手!如果拿這個東西去見客,用內置 “Keynote” 來做 presentation(on screen only),都幾殺!但我不是一名 Salesman。而且,雖然我在家用電腦也大多是用來做 Steve Jobs 所說的七件事,但我也會寫 blog(在 spec 中竟然只得簡體中文輸入!),也會用 Endnotes 來做研究,也要用很多 MS Words 來寫論文(Google Docs 暫時未能完全替代)。又,我也不覺得短期內 iPad 可以讓我玩如 Call of Duty: Modern Warfare 2 之類的遊戲玩得如 PC 或 XBox 般流暢(which is another major reason why I need a desktop)。所以這暫時並不能替代我的 Desktop。再加上,其實我去廁所通常都很暢快(需時很短),也沒有坐在廳中上網、看書的習慣。而且,我看慣的書,短期內也不見得會在 iBookStore 有得賣。所以在家和外出也根本用不著這 iPad。哈!我(暫時)又慳一大筆!

賴床: 藍奕邦 vs. 謝安琪

藍奕邦 – 賴床

作曲:藍奕邦
填詞:藍奕邦
編曲:Terry Chan.藍奕邦
監製:陳德建.李漢金.藍奕邦

歌詞:

越睡越是累 越累就越睡 雜務萬千堆 不知怎應對
攬枕攬緊些 窗簾別拉開 恬靜世界裡 我自閉隱居

無辦法 來面對 門外世界變幻與興衰
矇著眼 沉下去 寧願再蘊藏被窩之中找允許
懶得起身落床去 也許於這昏暗角落裡面 找得出興趣

如果需要意志才能下床 對鏡梳洗 看多看也會怯慌
寧願打個噴嚏然後賴床 無謂面對著世人的兇悍
誰講早我說晚安 關進這暗房 躲進被竇更加心安
如若鬧鐘一再搖晃
仍舊繼續來賴床 對現實投降

躺於這和暖睡床 (叫世人把我遺忘)
不想對人再奢望 (漸忘掉屋外盛況)
被窩之中躺呀躺 究竟怎麼不妥當
懶得起身觀看 今天境況 知道更不安

何必虛耗意志爬落睡床 戴起盔甲去抵抗俗世眼光
寧願打個噴嚏然後賴床 無謂面對著世人的兇悍
誰講早我說晚安 關進這暗房 躲進被竇更加心安
門縫在滲一線晨光
仍舊繼續來賴床 將現實埋葬

謝安琪 – 賴床

作曲:Seasons Lee
填詞:周博賢
編曲:Seasons Lee
監製:周博賢

歌詞:

攀過冷冰險峻雪山 賞過太空星光璀璨
躺於美洲斑豹臂彎 咀嚼奇異花瓣

但每朝早一到設定期限 夢境給警鐘驅散
感覺像身軀被啜掉掏盡 血脈快潰爛

* 沉醉那份餘溫 床鋪中那股溫熱與心魔接吻
願躲進永久 凡俗事情 莫須過問

陶醉那份餘溫 留戀中妄想繼續與理智在鬥爭
輾轉進退撫心自問 在幹麼作賤我身 要被困 *

縱不愛上班總要上班 須要守規則雖荒誕
為購買煙花景房間 豈會隨便放慢

沒有空多想那貴重豪宅 共金光鑽色璀璨
可會及得天亮躺在床上 更值上千萬

* Repeat

迷上那份餘溫 床鋪中那股溫熱與心魔接吻
願可以永久 留在夢園內打滾

想於被窩植根 如可將我家變賣化作這份氣溫
不消半秒資產盡賣 來購取這無價品

忘記那份餘溫 還須撐起身撲入世界繼續競爭
不須懊惱不須自問 如又發問我真 太過笨

東京六天親子遊之六:彫刻の森

去年八月日本遊第三天早上行程:箱根彫刻の森美術館。主打戶外雕塑,著名作品有 Niki de Saint Phalle 的《Miss Black Power》(尾二行右圖)和 Henry Moore 的《Arch Leg》(第二行)。也有畢卡索館,收藏其創作的陶器、雕刻與一些繪畫手稿。但 Jacob 最喜歡的,卻是那個以「行為藝術」為題的「遊戲作品」《Woods of Net》~ 其實是一個供小朋友爬上爬落的繩網遊樂設施。

順帶一提:記住不要於午飯時間去,因為駐場的兩家餐廳都好難食(但又多人)。

監粗分類法

其實大家本來都知道這個世界的事物並不是「非黑即白」吧?為甚麼仍然有那麼多人要用「二元論」來看身邊的事?是方便教育還是方便管控?還是只是懶?如:反高鐵撥款就等於反高鐵亦等於想香港淪亡政府未能證實孕婦胎兒夭折與疫苗無關就等於疫苗對胎兒有害?支持普選等於反對派等於唔聽話?

最慘的是,在一百個選擇中,只要你不是選中他(或/她/它/祂)欽點的唯一一個答案,你便和選了其他九十九個選擇一樣,都是在與「正統」搞對抗。明明是他不屑去鑽進細節來去了解你這答案其實本來與那官方標準答案有多相類或不同,但他卻在怨你不肯溝通或不用心去了解細節或甚至不尊重正統。一比九十九在他眼中被視為一對一!吹脹。

其中一個二分法之經典,是政治光譜上的「左派」和「右派」之分。如果社民連是左傾黨派,那究竟民建聯算是甚麼?如果根據之前做過的一個測驗說明用諾蘭曲線以兩度空間的圖表來顯示,那民建聯可能左右兩樣也不是(但卻算是偏向「極權主義」?)。

右面是當時我做的結果,顯示我是一個「自由意志主義」的人,與民建聯剛好處於兩極。

早前也看過一個插畫家畫了一幅大圖去表示歐美傳統的左右翼政治派別思想理念和政策方針的相異之處。姑勿論他所說的資料是否100%能應用在我們這個香港環境,但內容非常詳盡,足以使大家能慢慢細味當中的哲學:原來兩極都有很多南轅北轍的理念但卻各自都像很有道理,例如 “Equality” 與 “Freedom” 之間的選擇、”Ethics” 與 “Morals” 之間的分別、甚至怎樣教仔也有不同。看完後,我覺得我兩方也不盡是,可能因為兩方都是在描述政府,而我卻是一個偏向「零政府」的人。說到尾,這個世界真的不可以用二元論來分。(不過如果只看家庭和教仔那部份,那我或者算是有點「左」吧?)

按圖放大:

by mkandlez

大富翁城市版

聖誕老人除了送了一桶樂高 給我們外,還有一副大富翁。本來聖誕老人決定送兒童版的(即是鬥賺/花零用錢),但似乎延伸能力太低,過兩年便不會玩。所以結果「他」還是選了最新(新了一年啦)的大富翁城市版(Monoploy City),橫掂規則都可以任由自己修改,最緊要還是硬件完備。那無論現在 Jacob 和 Chester 只懂當這是飛行棋來鬥擲骰,抑或日後玩到如官商勾結般錯綜複雜,這副硬件也應付得來。

究竟這城市版與舊版本比較有甚麼不同呢?

硬件之主要改動:
除了一般的地契、銀紙(是真紙,不是電子貨幣)、人仔、機會卡、雙骰和免費出獄証等傳統物件外,這版本有如下幾項創新 –

1.
地圖中央不再只是用來放「機會」和「大眾寶藏」(這版本已取消了「大眾寶藏」這多餘的幸運卡分類),而是有不同顏色區間晝分的版圖,每個地區一塊,建築物就建在其中(各版圖有不同形狀和大小,所以有點複雜。雖然規定說每個地區版圖限建八棟建築物,所以一定夠地方建,但因為某些大型建築物〔見下面第3點〕有不同的形狀,如果初時將建築物亂放或地形本身太騎喱,後期再建更多建築物時便或會有麻煩)。

2.
一般地皮由以前二十個變為二十二個(由每邊五個變為五、六、六、五)但卻取消了兩個公營機構和四個火車站(這些設施變為在土地內可建的建築物,見下面第3點。

3.
建築物的類型是這個版本最大的改動。除了住宅(屋),也有工業大廈、火車站、體育館、摩天大廈、和一眾「額外獎賞建築物」如學校和公園,和一眾「厭惡性建築物」如監獄和發電站。

4.
這版本還有附有一個行筆芯電的「交易器」,主要其實是用來計時和當作電子輪盤。

遊戲規則之主要改動:
5.
最大的改動是建築物的建造過程。說明書說現在不再需要儲齊整個顏色才可建屋。任何回合都可以建,但每次建屋數目的上限卻要用那「交易器」隨機來訂。

6.
交易器可以顯示一、二或三,也或會顯示一個火車站的公仔。如果火車站公仔出現,即是說那回合失去了興建物業的機會,但卻可以免費建一個火車站。

7.
火車站的意義不再是用來被人有機會壟斷火車生意而大賺票價(這是我以前一向的致勝策略),而是變成一個隨意門的出入口,可以即是跳去另一個火車站(來避開別人的貴租)。

8.
原本那四個火車站的變成「規劃許可」,如踏進,便可以上面的說明在任何地方(包括自己、別人或未有人擁有的地方)來建「額外獎賞建築物」或「厭惡性建築物」。「厭惡性建築物」會使同一位置的住宅租值變成零。

9.
要避免別人在自己地方建「厭惡性建築物」來破壞租值,可以選擇在自己地方先建「額外獎賞建築物」來保護,因為「厭惡性建築物」和「額外獎賞建築物」不可共存,而且是先到先得。

10.
又或者,可以選擇不建住宅而建工業大廈。工業大廈的租值不受「厭惡性建築物」。缺點是每棟租金收益一樣但建造成本較貴。

11.
儲齊整個顏色其實還有一點意義,就是可以建摩天大廈、大富翁中心(目的是更高的租值)和體育館(目的是拿取每圈的額外獎賞)。

12.
土地價值的計算也有點不同。抵押等於租值,建築物不可拆掉吐現,而且最後勝負的結算也只是計現金加土地連建築的總租值。

13.
還有其他的濕碎改動(如拍賣、免費泊車等),不詳述了。

初玩短評:
Boxing Day 那天我們與 Jacob 共三人,以玩一個小時為限,有以下觀察 –

14.
可能因為遊戲的焦點被移至那些各色各樣的新建築物上,為了讓玩家能儘快興建大量建築物,所以才會有這個「不用壟斷整個顏色便可建屋(和其他物業)」的新規則。

但這大大減低了交易的意義:壟斷的後果是建摩天大廈來獲雙倍租金,而不是許可建屋的條件,所以這變成最後決鬥時的武器而不是每人成長之起點。這是有點遺憾,因為我覺得原本大富翁最好玩之處正是大家如何利用「交易」這回事去造就自己和扼殺別人。現在這環節變得可有可無,亦即是說技術要求降低,運氣元素被提升。

15.
說到運氣元素,可能因為不用壟斷顏色便可建屋,所以要有再多一重幸運機制去抽每次建屋的數量。好處是遊戲初期建築物不會被濫建,但發展的步伐也是訴諸運氣(老婆不斷抽中建火車站,所以她可周圍飛,但收入一直沒起色)。

16.
我們也沒有用那電動交易器,因為一開盒便壞掉了。但其實擲骰也是一樣。

17.
我們有嘗試其他「損人」和「利己」的建設(如公園和監獄),但並不感受到效果。可能一個小時太短(而且花了很多時間代 Jacob 數銀紙),所以未踏入有衝突的高峰期便已結算了。

18.
這些建設本來的好處是增加了商場險惡、互相對戰的元素,而且物業形式多樣化,從而做到像真度較高。但如上面第14點所說,因為交易的誘因大減,所以各人根本上不用交流,互動性消失了。以租值價目來看,甚至連選址的考慮(如近監獄出口)也變得沒甚意義。結果,以前的版本想模擬商家之間的爾虞我詐、合縱連橫、亦敵亦友的感覺,現在全都淪為只是在鬥運氣,輪流鬥擲骰最快建最多的建築物來收租。

19.
因為土地價值的計算(見上面第 12 點),已建的大廈,既不可變賣,投資價值也不算於最後成績單上(而只會算租值),所以建屋變成一項使費而不是一項投資。因此,如建了屋但沒人踏進,那使費仍是一個桔。為了平衡,似乎租值價目的設計故意以不合比例的升幅使租值抵得住建屋成本。所以,很快便會有巨額租金的交易。這似乎又與遊戲的步伐不相乎。

20.
綜合以上的幾點,這版本的致命傷是為了放遊戲的焦點於複雜的建築物上,所以改了不用壟斷整個顏色建屋和建屋數量要抽籤等新規則,建成的物業又不許拆掉和改建,而且也簡化了物業的價值計算(要不然,這麼多種類,要逐一計算便會很繁複)。這些規則如上所說使技術要求大幅下降,從而也將這遊戲的樂趣大大減低。當然,玩運氣的遊戲可能更適合 Jacob 和 Chester 玩。但同時那堆複雜的建築物規則卻又會使他們一頭霧水。

結論:
21.
如我開頭所說,最緊要是硬件完備,規則卻是任由自己修改。如果下次再玩,我會先回帶將規則還原要玩家集齊一隻色才可興建物業的規定。要建屋時,有錢便任建,不用再理會那「交易器」,但要建滿八棟建築物才可建摩天大廈。至於其他細節如甚麼情況可以建火車站、可不可以拆屋吐現(和拆解「厭惡性建築物」的壞影響)等等也應要考慮。這樣的改動會使交易變得更有意義,和淡化純運氣遊戲的意味。

22.
而且,這簡單的改動也使那些「厭惡性建築物」和「額外獎賞建築物」的效果更顯著,因為現在他們出現的或然率如舊,但建屋的出現會被推遲,所以大家買地和建屋時可能已要面對那些已存在的設施。而且那些設施也會使交易的討價還價時更複雜,也更貼近現實。

23.
一句到尾。大富翁一向也鼓勵大家有 “House Rules”(自訂規則)。所以硬件是否美麗可能才是最重要。講真,一棟棟高樓/摩天大廈、體育館、發電廠等佈滿棋盤中央,其實又的確幾有氣勢!從這個角度看,聖誕老人當初選這個版本也沒有選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