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愛上兩個人

原來「同時愛上兩個人」與「一腳踏兩船」不是同一樣東西。

雖然從沒有如此的經驗,但在我一向的認知當中,愛像一瓶甘露,如要再分給另外一個,原本的人便拿不到全份。一腳踏兩船的技巧是如何將自己「分割」給兩個人而不反艇。

或者是一段感情正慢慢淡出的當兒,剩餘的能量又逐步燃起另一團新火。又或者是同時兼職對待兩個目標。

總之,沒有一個可以得到一個完整的心。沒有人可以同時打兩份正職。起碼我一向都是這樣想。所以我認為趙敏周芷若其實都未算能得到張無忌的真愛。有七個老婆的韋爵爺其實也只愛雙兒一人。

但原來這想法是錯的。愛原來可以是無限大,可以是 “Abundant Resources”,像陽光。曬太陽的人不會埋怨躺在旁的人分薄了陽光吧?

有這個發現,因為我有兩個仔。輪流望著他們,我分不出先後,分不出次序。我對他們的心,不會被攤分。最妙的,是他倆行為、性格、樣子、喜好都是截然不同,但卻都是我的至愛!(註)

註:相信同樣的解釋若出自一個男仔口中,一定會被(兩個女仔是但一個)括其耳光!

Aimee Mullins: The opportunity of adversity

A powerful speech by Aimee Mullins, named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athlete, actress, and fashion model, without any leg.

Quote:

“The human ability to adapt is our greatest asset.”

About how she feel against the term — “overcoming adversity” “Adversity isn’t an obstacle that we need to get around in order to resume living our life. It’s part of our life.”

“The question isn’t whether or not you gonna meet adversity, but how you gonna meet it.”… … “So our responsiblity is not simply shielding those we care for from adversity, but preparing them to meet it well”.

“Perhaps the existing model of only looking at what is broken in you and how do we fix it serves to be more disabling to the individual than the pathology itself.”



Video source: Ted.com
Photo source: David Shankbone via Wiki

學識進步

帶 Jacob 和 Chester 去拜年逗利是,途中問 Jacob 準備說甚麼恭賀的說話。他念口簧數出了慣常的「身體健康」、「恭喜發財」、「身壯力健」、「龍馬精神」、「萬事如意」等等,跟著便很認真地對說:「我要快高長大、細佬都要快高長大、爹De都要快高長大、媽咪都要快高長大」…… 然後接著說:「我要學業進步、細佬都要學業進步、爹De都要學業進步、媽咪都學業進步。」似乎他對這些與他更貼身的課題有真正的認知,所以說的時候才真正上心。

但最厲害是之後的那一句:「但我更加要『學識進步』!」

這是說明他早已明白甚麼為之「求學不是求分數」?還是因為本來「學業」這詞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意義,所以這個三歲細路哥只懂從基本步著眼,去追求實在的「學識」而不是華麗而虛無的「學業」?

同場加映:
Chester 未懂說「恭喜」(原則上,他只懂說「媽媽」與其餘幾對貼身關係的詞)去逗利是,所以在拜年時便負責逗人笑和四出攪事。雖然病了幾日,但仍非常「龍馬精神」!以下幾幅相都是將他鎖在 BB 椅上才拍得成!

影像外的故事 — 第二回

棧主提議由小弟出題踢動第二回「影像外的故事」。好吧!原本想於自己的相庫來找,但小弟攝影技術太爛,揀無可揀,找完一輪還是決定回到 Flickr 貼張 CC 相算罷了。

謝謝前文參加的朋友,希望你們會繼續參與,也請幫忙宣傳這項活動。愈多人參與,效果便愈奇妙!大家可以欣賞到同一個影像下截然不同的聯想,使自己的幻想力和心胸豁然開朗!仍未明白的話可以到小弟第一回末段那清單看看各人的作品便會明白我所指為何。

第二回的故事上載期限為 2010年3月1日星期一

規則:
1. 由一位參加者在自己的 blog 內出題,題目是一幅出題者拍攝或可以自由使用的 Creative Commons 圖片。
2. 參加者於指定限期前,用圖片的內容創作一個故事,在自己的 blog 內刊登,長度不限,但以一篇 blog 文章為限。
3. 文章必須刊登用作題目的圖片,並連結到最初出題目的文章,而出題目者亦要在此文章將所有參加的作品連結。

參加的網友名單(參加先後排序)
五師兄 @ 五師兄字 — 旋轉木馬
Stannum @ 餘弦棧 — 在一起
Maki @ Tower of Romance — 小歐洲背後
萱言 @ 文字浮現的暗湧 — 《人間斑駁處》

在截止日期前,各位可以繼續在本文報名參加,如果你沒有 blog 的話,五師兄字可以代為發表。

題目圖片來源:Claire @ Flickr

青蛙王子

青蛙王子站在扇形的蓮葉上,望著緩緩流著的池水,在等。

這已是第四天了,但仍是了無音訊。可能它真的不會回來的了。

青蛙王子曾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蛙。舌頭長,腿又粗壯,叫起來聲音又夠高亢,而且每天都獨自享有這遼闊的池景,不似得他兄弟波仔,離開了池塘移民到井底生活,但天空縮水到只得月亮那麼大。

但幸福的青蛙王子也想有其他人能欣賞和讚美他。奈何自從波仔移民後,就再沒有第二隻青蛙在這裡出現。沒有人與自己分享的幸福,還仍算不算是幸福呢?

青蛙王子想到一個辦法:他要找一些新朋友來這裡。他摘下一片小小的蓮葉,在上面寫道:「想和我做朋友嗎?快來池塘找我!青蛙王子字」。然後他在池邊拾起一個廢水樽,再將這蓮葉字條塞進內。他將水樽含在口中,然後鼓氣喉頭聚一大啖氣,再使勁向前一噴!水樽便拋物線畫過天空射到見不到的遠方。

青蛙王子連日在等的,就是那新朋友的回覆。究竟有沒有人收到這訊息?還是那水樽擱淺在池邊沒有漂出去?還是內容太可笑,所以有人讀到也將那字條當垃圾丟掉?青蛙王子甚至一面等一面幻想那新朋友可能會是一位美麗的女蛙,還會與他生下很多趣緻的小蝌蚪……

想著想著,青蛙王子竟然看見那紅蓋的透明水樽徐徐從遠處漂回來!哇!終於有朋友回覆啦!興奮的青蛙王子趕忙大步躍到樽旁,拾起並打開水樽。嘿!裡面也有張字條啊!拿出來一讀:「想和我做朋友嗎?快來池塘找我!青蛙王子字……」噢,這不就是自己本來扔出去的那段訊息麼?幾日來,當自己在這裡乾等的時候,這字條只是在這池塘內打了個大轉,根本就沒從有離開過這裡!這樣又何來可以找到外面的新朋友呢?

望著自己的字跡,又望望那漂回來的樽,呆了良久。忽然間,青蛙王子像想通了甚麼,突然屈腿一躍,頭也不回便跳離這個獨個兒身處多年的池塘,只留著那水樽和字條在原地作為他曾在這裡等過活過的憑據。

本文為影像外的故事──第一回參加作品

題目圖片來源:Leonard John Matthews @ Flickr

參加者清單:
Stannum @ 餘弦棧 — 發現
五師兄 @ 五師兄字 — 青蛙王子
Readandeat @ Read and Eat in the Big Wide World — 一個塑膠水樽的前半生
程哲 @ 野生部落 — 會嗚嗚叫的破水樽
Middle @ 純屬虛構 — 荷花池上
Xiaohua — 浮瓶之苦
Maki @ Tower of Romance — The Spa
萱言 @ 文字浮現的暗湧 — 魚在哪兒

Further Reading: 影像外的故事 — 第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