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污染指數的意義

大家在香港連日受沙塵暴的困擾,不知是真的這麼厲害還是只是心理作用,呼吸時感覺總像在四處吸塵。那鼻毛像變了隔塵網一樣,常使鼻子感覺痕痕的。

多得環保署網站連日公佈的香港空氣污染指數都爆燈,我才知道這個指數最高原來可以去到500[註一]。究竟這指數升到這個數其實實質上代表了甚麼?平時天氣報告通常會說「一般監測站錄得既空氣污染指數係100至120,空氣污染水平係屬於偏高至甚高……」。那時的呼籲已是要大家留在戶內。但現在到了400+,是否等於我們的狀況變壞了三、四倍?每跳100代表甚麼上升了100?

原來當指數等於100是代表空氣中污染物的成份剛好達致一個可接受水平。這水平是政府遠於1987年根據《空氣污染管制條例》所制訂的空氣質素指標。低於100即是說相應污染物之濃度較這指標為低,反之亦然

但從這圖表中可以見到有幾個問題。第一,相應污染物之濃度的變化與空氣污染指數的上升並不是呈直線關係。例如,當指數由100升至500跳五倍,只代表了可吸入懸浮粒子的濃度上升三倍幾,但同樣跳幅也可以代表十二倍幾的二氧化氮。這些跳幅變成數字遊戲,就像悟空的戰鬥力由龍珠初期的幾百變到中期的幾萬再到後來的幾千萬甚至過億,數字的距離並不能給予我們一些有意義的資訊 [註二]。空氣污染不像股市,沒有單靠看恒生指數來去感受「市場氣氛」這回事。與其是這樣,要麼就更詳細地說明細節,如實際上現時空氣中可吸入懸浮粒子的濃度,與及這濃度對健康的影響[註三]。又或者反過來索性將指數轉化為更易被大眾感受得到的等級,如用級數來定颱風或用顏色來定火災警告。

第二,指數到了500到頂變停,所以其實到了500後這數字已沒有意義,因為可吸入懸浮粒子的濃度可以上升了三倍,也可以是上升了三十倍,但指數不變[註四]。第三,這個指數的基數是近三十年前的標準,會否過時了一點呢?為此,綠色和平推出空氣污染真相指數,採用世衛組織的標準來評定香港空氣污染物的濃度是否安全,嘗試更貼近現實去反映香港空氣污染的情況並在 Google Map 顯示出來。如圖所見,可吸入懸浮粒子今早原來曾超過世衛指標十四倍有多!

[註一] 也才知道要看空氣污染指數是要到環保署而不是天文台,儘管電台的天氣報告總是將天氣消息和空氣污染指數一併報導。
[註二] 所以大家(包括環保署自己)才會說本來得一百八十已是極之離譜的水平,但結果卻大幅升至五百!
[註三] 這樣就可以避免見到邱局長會因為沙塵暴而呼籲大家熄匙及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等的錯配訊息。
[註四]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夏天在北京見到最高的氣溫永遠都不會超過38度C,因為再升便要停課停市!

陳奕迅《Time Flies 時日如飛》

上星期在 HMV 聽罷整隻碟,但沒有買下。沒錯,唱功已到了化境,音效也是一等一水準(尤其是之後我再試聽了 Big Four 的精選碟,相比之下很明顯大家投放的成本真是差天共地),但總是像欠缺了甚麼似的,click 不中我。可能是歌詞所說的世界離我太遠?說到底,我還是喜歡華星時代反高潮、我甚麼都沒有、愛上你是我眼睛的錯、黑夜不再來、當這地球沒有花、今天等我來、與我常在和天下無雙的他。

不過,其實沒有買也真的沒所謂。環球/新藝寶已將全碟的 MV 上載於 YouTube 了。下面附上無人之境,大人,一絲不掛和陀飛輪的 MV,還有他自己親身解說創作概念與感想的短片。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陳志云四十五秒記者會講話全文 [註一]:

「各位傳媒界既朋友,大家好(瞇眼、深情感激狀),我係韋家晴!

我一直冇公開露面,係要多得旺角花墟果位賣碌柚葉既老闆,佢既買一送一使我既生活起左一D莫名其妙既變化(甜笑,台下起哄)。之後我覺得我可能會影響到大家自身既安全,所以去過公立醫院果度覆診(語重心長)。

我知道大家最最最關心的問題係:其實點解我離開 ICAC 既時候會戴住口罩既呢???當日我明明同邦邦講過話『有信心就除,又唔係閃避,應該堂堂正正行入去』架嘛!其實,我自己果日係行出黎而唔係行入去(嘴角微微向上)。呢一點我同邦邦既情況有D唔同。再者,我認我係姿整得黎又手震,所以唔小心用剃刀刮損咗塊面。我戴住口罩,係避免大家聯想得到 ICAC 裡面有人搞我(陳志雲停頓數秒,突然眼必淚光)。

我知大家會諗呢個解釋唔一定係事實。我想同你(極重鼻音)講:請你唔好驚。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註二]。嘿!(眼神堅定)如果我真係有生鬚既話,咁都一定要剃架!係咪(曖昧一笑)?多謝大家既支持、關懷同鼓勵!」

註一:這只是一篇純幻想故事。正式講話內容載於蘋果日報
註二:補遺 ~ 原來這句廢話竟是另一位亦曾陷貪污之罪的前陳總之名句。咦?他豈不是在暗示他認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