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林憶蓮+Blue Jeans

填詞:小美

(林)又獨行舊地遇著攔路雨灑遍地
路靜人寂寞這痛哭的雨
途人懶去作躲避
這雨中失意空間點點雨似滲出眼淚
我置身失意空間盼雨水沖去
徬徨愁懷愁思心碎滋味
對昨天心已死只想不記起
遺忘眼裡暗帶著希冀

(B)在某雨夜我心愛別離
置身雨中哭泣作逃避
仍然情深我未淡忘
看見雨點假想她在旁

(林)風急雨下假裝上路忙
那知我心沒法可釋放
仍懷念你一再往後看

*(B)愛已碰灰雨也變灰
(合)深宵雨裡陌路徘徊
孤單的心開著舞會
(B)這個雨天無言流了淚
(合)急風送陌路人雨中歸去 *

Repeat all once

(B)夜雨催促歸去
Repeat *
(林)傷心小雨繞心裡
Repeat *

Nike 世界盃廣告《Write the Future》

Nike 推出了新的一輯南非世界盃廣告《Write the Future》(國內譯作「踢出傳奇」)。繼兩年前歐洲國家盃那《一球成名》式第一身廣告後,這次繼續找來品牌旗下的足球巨星撐場。不過今次的主角不再是「自己」,而是回歸到眾球星的身上。

有趣的地方是每段畫面都像在說那一球會如何影響這個球員場外的現實世界。首先登場的杜奧巴扭過所有後衛,避過守門員,近門射向意大利龍門的遠柱。這刻,所有科特迪瓦的球迷都歡喜若狂,大鑼大鼓去慶祝。但話口未完,簡拿華路便奮力走向門前倒掛金鈎將球救出,而他這一腳更成為日後舞場表演的指定一踢!

鏡頭一轉卻見朗尼在完場前最後一分鐘於中場盤球而上,然後作出一記致命的長傳。怎知力水不夠,卻被列貝利飛身截去。全英球迷立時起哄上街暴亂,報章亦大罵,股市更大瀉!最慘的就是朗尼因而從此要過著潦倒的生活終老!想到這裡,朗尼立即發奮向前衝,在列貝利起腳前一刻將球鏟走。登時他的人生立即改寫,成為英雄之餘更使股市大幅反彈,他自己更接受了英女皇授勳!

之後還有與今屆世界盃無緣的朗拿甸奴不斷玩弄球技成為世人(包括 Kobe)追仿的對像。不過最有氣氛還是個結局:找來 Nike 旗下最靚仔的C朗去射罰球。射前那刻更將其明星化(還為他立雕像!),貫徹他一向要靚要出名的性格!

有趣的是,那些在廣告裡出過場的球衣,只有巴西、英格蘭和壓軸的葡萄牙是真的,其餘的不是沒有標誌就是胡亂弄一個上去。為甚麼呢,很簡單,在廣告裡這麼多隊國家隊當中,只有巴西和葡萄牙是用 Nike 的。至於英格蘭的 Umbro 嘛?其實也是 Nike 旗下的品牌,所以也出得街!本來甚搶鏡的橙色荷蘭兵團也是 Nike 的,但沒有了雲尼斯達萊,剩下的荷蘭佬又真的沒有誰像是廣告的料子。

還有,結果於三分鐘的廣告內,其實從沒有一球是射得進的,可能不想有任何的錯誤預測吧?要看最尾結局C朗入那球罰球就要等真正踢世界盃時才有得看了!

極短篇科幻小說:第十二跳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我站在牆欄邊,深呼吸了一口氣。望向下面,那是圍牆的外面。我記得只要安全著陸,再擺脫自己的影子,我便可以從此離開這個鬼地方,重獲自由了。

我對這次的成功機會不抱太大的期望。畢竟,這並不是一項愈有經驗便愈易成功的事兒。一切可能都是任由運氣主宰。但這卻是我唯一的出路啊!想了這麼多,我還是躍身一跳,向著牆外直插而下。

我還未得及站起,影子便一手抓著我的衣袖,對我說:「你不可以這樣走啊!」又是你!我心想。「你這次又想怎樣?」我不奈煩地對它說。

「你究竟到何時才會明白?這樣做是不會有結果的!」影子似乎在苦口婆心地勸我,但我去意已決,它說的每個字我也不會聽得入耳。但影子似乎不想放棄,續道:「他們不會讓你走的!因為這詛咒是對你永世的懲罰!」

我不服,便對著影子怒哮:「我只是借了那個爛鬼 4G 電話樣板去典當,又沒說過不會還。而且,就當我是偷了東西,也罪不至此吧?」

「我要說多少次你才肯聽?那姓郭的早已將我們的命去換來他的身家,我們的靈魂本就賣掉了給那白色的魔鬼!」影子這番話似曾相識。如他所說,他其實應對我說過不只一次。「自從那暴瘦的老頭十年多前突然重掌公司大權,將公司改頭換面,將那原本七彩的蘋果塗白,然後用不同的產品統治這世界,你便知道他背後一定有一個不可告人的力量在支撐著!你要與他搞對抗,注定不會有好下場!」

我聽到這裡,心裡突然想起聖經故事裡伊甸園內那條魔鬼化身而成的毒蛇,與及被他誘導夏娃吃掉了一口的那紅蘋禁果。那蘋果忽然白光一閃,我便失去知覺昏暈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上。我覺得頭疼欲裂,便起來坐在床邊看看身邊的鏡子。噢,這回是個男的,也好!要逃的時候跑也可以跑快一點。唔,也是時候去計劃一下我的第十三跳!

~ 完 ~

星屑醫生+馬草泥於 2012 政改方案小組委員會會議

分享兩位維園阿哥在議會的發言。

我敢說,他倆表現比很多民選議員為佳!(功能組別嗎?和他們比較是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