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沉默,請投票!

各位香港同胞,請大家投票吧!

投誰不打緊。例如,九西的朋友,如你喜歡泛民那變相公投的立場,你有兩票可選。如你不喜歡毓民這種「流氓議員」存在於議會,可選白姐姐。如你覺得八個候選單位都選唔過,請投白票!但懇請不要放棄投票權!Why?讓我告訴你:

我明白保皇派和曾政府為何要明目張膽公然高調去杯葛自己政府同事合法辦出來的選舉 — 因為選舉本身(而不是選舉結果)已是對自己的既得利益帶來威脅。既得利益者是要靠大眾甘心去繼續做沉默的大多數,他們自己才可以有機可乘,有位可入,去繼續維持自己特權階級的地位。

大家其實對這情景熟悉不過:在任何一個組織裡,如公司、學生會、興趣小組、甚至一班朋友,往往只是肯發聲(可能只是發聲問問題)的人才會有主導權。這些人可以是當權者,也可以是其他參與者,但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有主導權的人一定會較易為他們自己爭取得到應有(或超出應有)的利益。至於沒有(或自願放棄)主導權的人,就要寄望有主導權的人主動去眷顧他們。

想到這裡,我也明白為甚麼身邊這麼多人覺得關心政治或對當權者(有第一主導權者)質詢是「搞事」的行為。傳統上中國(香港)人的「美德」是做一個安份守己的臣民,而不是做一個諸多事實、Gee gee gut gut 的公民。但為何社會有如此一個理解?是誰教育我們變成這樣的心態?很簡單,過去數千年,中國人的歷史都是那些沉默的大多數默默去支持那些願意走出來發聲、搞事的主導者成為領袖。所以我們那些擁有既得利益的當權者當然會盡量教育/影響自己所管轄的世界裡大部份的人都變成沉默的臣民而沒有挑戰自己的那些肯發聲的主導者。愈多人有主導權,當權者權力就愈不穩,或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就會愈被攤薄。

不過,從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出發並不合乎長遠大眾利益。要為大局設想,應從公民意識的根本來考慮:「公民意識」源於古希臘。當時那些文明的城邦如雅典會讓所有合資格的人士一起去議政。但礙於這個社會的人口,我們沒有空間去讓全民一起議政,因此,投票、選舉這些政治行為變相代替了直接議政,成為了每一個公民的最低權利與義務(我不用「責任」這個詞,因為有人唔做這義務,我地吹佢唔脹)。因此,大家其實要知清楚放棄投票的後果:沒有盡過投票的義務,又何來有權利去宣稱自己是這社會的一份子?又者換個角度看,作為這個社會的公民,是否應該尊重這神聖的選舉制度,說出自己的聲音,以至可以為這社會集體負責、集體承擔?只要有投票,不論是投泛民、non-泛民或投白票,都算發了聲,算為這社會有著一點承擔。但選擇不投的人,可以當是甚麼?我也不明白的是,為何大家會甘於做一個臣民?大家不想也主動拿回自己的發聲權麼?使這個社會(較)公平一點,合理一點麼?

我說選舉制度是神聖的:就如我們尊重司法制度一樣,其實我們應該以同樣的態度去尊重這選舉制度。如果你覺得發起這選舉議題的候選人是荒謬的話,大家應該尊重這選舉制度,用選票去對他/她 Say No,或投白票去表達不滿,而不是杯葛。就正如荒謬如陳振聰的官司,只要法制上是合法的,官司仍會繼續。大家不會聽過在香港有任何一單 case 可以會有控辯雙方任何一方因為覺得單 case 「是沒有需要的,更是濫用司法程序,浪費公帑的行徑」所以有自由不「參與」吧!?

不過,說到底,如梁啟智所說:『如果權貴認定走進票站本身也是一種政治姿態,則不走進票站也同樣會被他們解讀為一種政治姿態。換句話說,無論你去不去投票,你這個行為(或不作為)都會有政治後果。原來到了明天,只要你是香港人,只要你活著,你都注定會「被代表」的了。』結果,『沉默變成助紂為虐』。嘿!要投票還是要沉默,你自己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