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波仔

昨日是一個大日子。我不是指我的牛一;生日年年有,未算大。我指的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開幕日。

今次不單只是首次在非洲舉行的世界盃,而且也是近年少有在冬天舉行的世界盃。何解?因為對上一次在南半球舉行世界盃已是一九七八年的阿根廷。以往三十年都在北半球的夏天踢,今次轉為南半球的冬天,可能變數大增!

足球有趣的地方就是這裡。如果要用常理去估,最大路的可能會估決賽巴西對西班牙。但廿二個球員人再加球証旁証,在一個並不平滑的草地上將球踢來踢去,其實不可控制的變數甚多!有變數,球賽才有可觀性。

說到變數之多,便要說說上屆冠軍意大利。還記得四年前上屆世界盃初段,當屆冠軍意大利未被一致看好。在弱組首名出線後,十六強是在臨完場補時階段由托迪博得十二碼險勝澳洲晉級。四強淘汰德國的兩個入球也是在加時最後一分鐘才射入。冠軍戰更要與法國互射十二碼才分得出勝負。整個奪冠過程都驚險萬分,也因此非常有可觀性。

但最神奇的,是打從決賽周初段我們已預測到意大利將會奪冠!當時身在 ICU 的外父迷糊間說他「見」到意大利捧盃。他其實一向也沒留意足球,在 ICU 內又沒有看電視和報紙,可能連意大利是否有份踢世界盃也未必清楚,但他卻可道出意大利贏得冠軍,說的時候更像是在說一條已看過的新聞一樣平常!他那時其實是經宇宙的 wormhole 於另一度空間看見了已發生的賽果嗎?

四年後的今天,Jacob 已經四歲,而外父亦也離開了我們四年。我仍是足球的門外漢一名。要再次估波仔,普通人只懂跟 ranking、走線和賠率大路的說冠亞季殿伍陸柒捌可能是西班牙巴西德國荷蘭阿根廷葡萄牙英格蘭和法國,如果足球不會爆冷的話。但我寧願一注獨贏買意大利再次奪標,就當是一個懷念。而且,波係圓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