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六天瘦身遊之三:Running Chester and Standing Jacob

見到不斷疾走、追都追唔到的 Chester 和唔願行唔願郁、常常嚷著要抱抱的 Jacob,你就可以幻想得到為何我稱這次旅行為「瘦身遊」了!

(攝於六本木 Hill、六本木 Midtown 與御殿場平和公園)

Who is Salt?

【警告!這不是影評,也沒有劇透!如有雷同,實屬斷估!】

想入場睇戲,但《Inception》(潛行凶間)下星期才上正場,《Toy Story 3》《史力加大結局》又已睇左,咁點算?你有兩個選擇:一. 睇那套唔知點解仍未肯落畫既殭屍人狼愛情片(no comment);二. 睇那套剛上畫的《Salt》(叛諜狂花)(highly recommended)。

我 Highly recommend,並不是因為我知道這套戲好看(我未,亦不打算入場睇,而只會等 DVD),而是因為有 Angelina Jolie

據講這套戲本來由 Tom Cruise 擔正,但因為撞期所以改人,找 Jolie 頂上,並將主角由男轉女。Cruise 結果走了去與 Cameron Diaz 拍了另一套同樣都是做特工的戲《Knight and Day》。Cruise 另一個拒絕的原因是這角色太似他 Mission Impossilbe 裡的 Ethan Hunt,同樣都是神級特工被屈,都是一方面要為自己還清白之同時又要一方面對付壞蛋。不過,其實近年所有特工故事也如是:經典如 Matt Damon《Bourne》系列又或者 Cruise 自己的《Knight and Day》都是這樣的一條橋。

講返《Salt》,tagline 是《Who is Salt?》我們當然知道 Salt 就是 Jolie。但她是甚麼身份?或者更直接地問:究竟她是忠是奸?是 CIA 還是 KGB?

出動到陳年「KGB 橋」其實很老套。近年的間諜片早已將敵人改為中東或中國。但剛剛發生的俄羅斯間諜新聞卻出奇地合時:安插間諜潛伏英國、美國幾十年,為的就是要一朝走出來幹一件大事。主角 Evelyn Salt 就是被指是這樣的一個人。從 trailer 所見,導演曾嘗試將 Jolie 塑造成一個可潛伏於人群幾十年而不被留意的平凡女人 look 去切合這情景設計。這可以算是失敗的,因為她這樣的面貌裝扮要做一個平凡人其實並沒有甚麼說服力:Jolie 是做開 Lara CroftMrs Smith 《Wanted》內的超瘦女殺手的嘛!

所以,她一早已被觀眾看穿並認定是一個特工(而且是一個不似真特工的特工)。問題只是她究竟屬於哪一方。又或者問得清楚一點:從她中段又染髮又刺殺的劇情來看,導演似乎要讓觀眾知道她表面上真的是個 KGB 派過來的雙重間諜。不過實際上究竟有沒有內情呢?她是否真心幫 KGB 的呢?

我沒有答案(據某些影評講,睇完也不會知答案,因為想博出續集)。不過如果要估,我會估佢係忠既(即是 CIA。荷里活電影嘛!)。點解?因為從 trailer 和 making-of 見到她當初「出事」後千方百計也要找回她老公,回到家取得物資後亦冒著風險將自己的小狗找鄰居小朋友托管,這樣的行徑只會是忠的角色才會做。同埋,我估我知道邊個先至真係奸既 ── 果個在佢身邊完全唔似係奸既通常最後就係最奸果個。而且,Liev Schreiber 多數都係做奸角多,咁樣估錯既機會較細。如果有人睇左呢套戲,請告訴我我估得岩唔岩。

唔知頭唔知路都可以估到劇情既戲都夠膽 highly recommend?!因為有 Angelina Jolie。

東京六天瘦身遊之二:成田特急

今次日本遊因為多人同行,而且去偏遠地方時又有租車,所以比上次少搭了火車。唯一搭過的長途火車就是回程時坐的 Narita Express (N’EX,成田特急)。我們在新宿高島屋 Time Square 吃完午飯後便在直接於新南口入閘登車。到了月台才知道我們一向坐慣的紅、黑、銀色的253系列車剛於幾日前退役,剛在七月一日新上場的E259系顏色差不多,但更流線型,而且駕駛室移上,車頭正面可與前卡貫通,方便兩串列車連結時乘客可在列車間游走。

路線顯示改為 LCD Monitor,不再用地圖塊加固定 LED 閃燈。廁所比以前大,有透玻璃的男士企廁。坐位視乎需要可隨意前後轉動。我帶了 Jacob 上了那新穎的廁所,又參觀過有厚地毯的頭等卡,但最刺激的是和他跨過車卡之間的風琴接駁位,有點像在特務電影裡追逐敵人的情景(但 Jacob 與我混淆了我們究竟是在玩「追人」還是「被追」的角色……)!

車速不覺有任何改變,但今程感覺上卻像快了,可能是因為 Jacob 與 Chester 同時找我們玩,歡笑聲中時間過得特別快吧?

Jacob 的倦容是可以理解的:這是玩了六天和焗了六天桑拿後的樣子啊!

Running in Mother Farm

東京六天瘦身遊之一:Mother Farm

又是東京。不過,與去年暑假尾那次的三人行不同,今次我們帶齊 Jacob 和 Chester,還多了三名團友。

說是瘦身遊,因為暑假的東京熱得像焗桑拿。而且今次比上次再多了一件啞鈴 ── Chester。

這次其中一項最大的得著,就是深深了解到如要再到日本旅遊,可以直接到遠郊而放棄市區。畢竟,我兩公婆已過了那崇尚「喪買喪食喪玩,但唔訓」旅遊模式的年紀。就算再到東京,可能也只會待在上野逛博物館、動物園和賞櫻花。

也正是這個原因,這次我們租車開了三個小時(來回)經以浮島連著隧道和大橋的東京灣 Aqua Line 由羽田機場旁橫跨東京灣往千葉縣富津市郊的 Mother Farm(母親牧場),讓小朋友們可以享受一下香港難見的大草地,還有剪羊毛表演,擠牛奶,趕鴨子,跑豬,美味的鮮奶雪糕和騎小馬。如果選對季節(例如避開暑假),整個農場更遍地種有幾十萬至幾百萬棵水仙、梅花、櫻花或菊花等等讓大家觀賞!你看 Jacob 在他碧綠的大斜坡跑得多麼暢快!連衫也跑甩了!

下面就是 Jacob 騎馬的情景。看他那尷尬的揮手和微笑,就知他當時是如何緊張。至於 Chester 嘛,他當時還正睡在我肩膊上。否則他也可能會嚷著要騎馬馬了。

Mother Farm 是一個值得帶小朋友去的地方,但可能春天去會較佳,因為多一點花可看,而且沒有那麼熱。據講周末很多人,所以最好平日去較好。交通是一個問題:因為並沒有火車直達,要轉幾次車,所以建議租車自駕前往。一來一回連玩連吃連車程要一整天。我們那天經過一天的勞力付出,回到酒店後我們四人都便立即抱頭大睡,還差點錯過了當晚八強荷蘭贏巴西的那場波呢(起來時剛完上半場,巴西領先一比零)!

Toy Story 3《反斗奇兵3》

原來已是十五年前的事。十五年前,我正值那個「脫離玩具期」,所以當年我並沒有對 Toy Story(反斗奇兵)有太大的感應。今時今日以爸爸的身份看第三集,卻被它深深感動。簡單的評價:如果老婆問我想陪佢一起去看大家都未看的史力加還是翻看多一次 Toy Story 3,我會寧願揀已看過的 Toy Story 3。

Toy Story 3 是套出類拔萃的電影。我說「電影」而不是「卡通片」,因為以它的級數,要它與其他卡通片比較根本就不公平。Toy Story 3 角色描寫細緻而立體,節奏控制得宜,無冷場之餘卻又有空間讓觀眾抖氣,故事內容有深度但小朋友亦看得明,不空洞但也不會淪於說教,笑位淚位均恰到好處,而且「鏡頭」擺位角度一流,「打燈」也極專業,一般卡通片絕對不能可與其相比。

【警告:下面內容含劇透。】

但最難得的,是這套戲到了第三集,卻沒有一般續集或第三集的弊病。大家都會說其實重覆說同一幫玩具的故事三次,究竟有甚麼橋段可以還未想過?結果又真是一項驚喜。第一集的創新在於由玩具的視角來看這世界。第二集就將主場景由家裡搬到街上,但效果只是一般。今集卻將主場景進一步拉闊到一個更廣的世界,而且加入了陰險的玩具奸角和有血有肉的人類(如有戲份的 Andy 與 Bonnie),使故事豐富和成熟得多。而「玩具視角」也到了一個新境界:有像監倉的玩具櫃,有像地獄的垃圾焚化爐,更有用來開地下賭檔的自動販賣機。

當然,故事的舖排上有點預設大家一早已認識 Woody 和 Buzz 等主角。所以除了開場頭五分鐘的那場西部牛仔故事概略地帶出這故事的背景設定外,其實主要舊角色們都沒有太多的發展機會。而且一如上兩集,因為劇情需要,Buzz 更有一段時間變成戲份較抽離的配角。

至於新角色,很多人都會被那粉紫色的攬攬熊所吸引,但我最欣賞的角色設計卻是阿 Ken,有變化有成長,而且有笑位之餘又不算太造作。我也欣賞片尾結局後那小插曲,交代了阿 Ken 與托兒所的新紀元,可讓大家紓解一下看完結局那 ending shot 後的失落感。

說到結局,當到了離別一幕見到 Andy 最後一次拿起自己的玩具來玩,我竟然哭起來!我偷看身旁的 Jacob,他卻不像有甚麼特別的感覺。後來想起,才醒覺我會因這段戲而哭,正正因為我已是一個大人而不是一個小孩。

值得一讚的是,為了遷就 Jacob,我今次破天荒看了廣東話版。效果出奇地好,沒有太勉強的香港笑話。張衛健配得很好,劉青雲本也不錯,但與張衛健像不是太熟似的。容祖兒卻只是一般,叫聲太刺耳。但如果我翻睇,會睇英文,因為始終覺得 Woody 應該是 Tom Hanks,Buzz 應該是 Tim Allen,Jessie 應該是 Joan Cusack。

要俾分,我會俾九十七。其中扣一分因為一開始首中文主題曲唱得好鬼難聽,唔知係邊鬼個唱。另扣兩分因為係 3-D。唔知為乜要 3-D。如果唔係 3-D 應該會睇得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