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小偷

小時候,我常「偷時間」。方法很簡單很蠢,就是一日用足二十四小時。三個工作天的事,我可以一天內完成。又或者說,原本星期二開始做星期五交貨的事,我可以星期四才開始也行。

但做時間小偷也要看年紀。近來我的腦袋用過五、六小時已開始 memory overflow,過了法定完場時間更會自動關機。唯一可以做的是哄兒子睡(很多時候我更會捷足先登)。我終於明白到當年我並不是真的偷了不屬於自己的時間,而只是做了等價交換。現在我已無貨可換,只好乖乖的用現實的角度面對死線,否則學羅樂林般一天死五次也不行。我公事私事的 task list 其實比實際可發生的長了三倍。現在是時候將其回歸實際的狀況,將那些永遠不會發生的事件幹掉,回歸 Simplicity。

前幾天我就剛丟掉了一件大事。讓我容後跟大家分享(那件事不是「寫 blog」,所以我那分享仍會在此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