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天:南半球的天空

已到了這裡十三天。

大家不要誤會。你並沒有錯過我頭十二天的報導。雖然我本來的確有打算過每天寫一篇,但頭一個星期我連椅子也沒有一張。不要說打字,就算是吃飯(其實只是吃咖啡為主)也沒得坐下。前幾天貨櫃到後,反而又全屋塞滿了有用、沒用的東西(有很多更是失散多年的老朋友!),直至昨天才正式可以遷進我這個「門常開」的臨時辦公室。

我可不是在學特首,我這真的名符其實是「門常開」,因為這裡是樓上的偏廳,是沒有門可關的。而我稱這為「臨時」辦公室,只是我的主觀理想意願。因為只要我找到工作,我便再也不會在這裡辦公了。只是現在仍在敲門的階段(這階段已維持了一段時間),而只要世界經濟金融繼續向下,我也可能只可以繼續敲下去(除非轉行去做幫人清盤或炒人 — 像 Up in the Air 內 George Clooney 做的工作一樣)。

過了近兩星期留學生般的生活後,體重十三天輕了十三磅。不用擔心。不是我現在有任何問題,只是我臨走前吃了近半年的 farewell dinners,谷得太肥。相比之下現在每天吃得正常,又行得多路,更不斷上落樓梯做家務,比去 gym 做 stepper 舉鐵還更有效!不過,難保當一家大細到齊後會否技術性反彈收復失地!

過去一段時間不斷會有人問我們為何要走。我有很多版本的答案,包括「想有更多時間」、「想有更多空間」、「想有更多自由」、「想找生活的新鮮感」、甚至「想長命一點」等等(我知最後那點不成立,因為香港已是全球男人最長命、女人第三長命的地方!)。今天的答案?是「想看到更美的天空」!有多美?不如看看我家門前的夜空,大家便會明白(我不小心將屋頂和欄柵也攝入了鏡頭。不過這也好,可說明這真是我在自己家拍的)。

Melbourne Sky at Glen Waverley

By the way,如有朋友未明我今篇在說甚麼,那不好意思,我之前事忙未能逐一通知所有人:我已於十三天前移民(或曰回流)澳洲墨爾本。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