懇請關注學民思潮三子絕食

男人老狗,很少看新聞看到想哭。

狗官們!時至今日,你們回家後還能理直氣壯地直望你兒子、女兒的眼睛而不自覺羞恥嗎?

政客們!你們還好意思只顧為自己「告急」嗎?還要擺「氣勢」嗎?還只顧「要贏」嗎?還要抹黑這班孩子說他們是被政客擺佈嗎?你自己也是政客,請環顧你的敵人與盟友,當中有誰有這組織力、誠信、專注、膽量、胸襟和赤子之心?找不到是正常的,但這也說明這班孩子不會也不曾被擺佈,也說明沒有誰有能力可以擺佈他們。

老師們!你們也真的算是不賴。當大家都以為香港教育沒有得救時,卻又讓我們發現有人能教出了這班使大家感覺到驕傲自豪的孩子。這群孩子們的老師們,我要衷心感謝你。

我重申,身為一個父親,也教過書,我知道學生如何容易被洗腦,也明瞭獨立批判思考對孩子之重要性。有人說香港人沒有國教,所以不懂愛國,不會為國引以為榮。我說過這是 Bullshit!我說過愛是沒有得教的。引以為榮也不是課堂上可以教出來,而是要憑行為感染大家。就像他們。

在政府總部門外的兄弟姊妹們,我撐你!我以你們為榮!!見到你們,我才發現香港原來還有點希望!!並請保重身體!

香港人啊!如果你還有點良知,如果你不覺得這班絕食孩子是攪屎棍,如果你不想因為你是那沉默的六百幾萬人而被代表為支持這末日教條,唔該出句聲好嗎?如果實行了國民教育,這班孩子可能會是最後一批有希望的下一代了!

Hunger Strike

學民思潮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cholarism

學民思潮佔領政府總部活動: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13798935436014/

自家製民主教育

我們不需要國民敎育去敎我們愛國。

首先,「國」是沒有得去愛的。我愛的是國家裏的人。使我「自豪」與「感動」的也是國家裏的人,而不是國家本身。國家只是一個繼「家庭」和「氏族」後再推外一個層次的組織,用來方便大家日常行政之集體運作。簡單來說即是用來將一群人分類,然後「載」在一起。打個比喻:一個發錢寒的人只會愛銀包內的錢,而不會太理會那載著錢的銀包吧?

而且,「愛」是沒有得教的。我們只會去愛我們有感情連繫的東西。難道老師們可以就憑要大家背誦十次「美麗河山」便可教曉我們如何去感嘆(還要在公開試答題時感嘆)嗎?

再者,就算是教,也不應是國家去教。現在的國即是黨,亦即是那「出坦克建渣樓毒奶粉禁諫言捉異己」的黨。由他們去教「國家大義」,與找捉走自己的拐子佬去問自己身世一樣搵笨!

我信奉的是存在主義。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平等地自然存在。我相信「民主」是要每一個人公平地獲得尊重,而不只是安於談談「投票權」或「反獨裁」便滿足。「領導人」只是一項工作而不是一個地位。而父母也只是孩子的家人而不是擁有人。正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有心要玩天下太平,首要幹的是從自身和自家開始。要對抗地產霸權,先要在家灌輸「家民主」,鏟除家長霸權。

講就易,做就唔知。要試,先引入投票制。有次(如圖)我們一家人決定去哪地方吃晚飯,歡迎大家提名(有去廣東舖吃羊腩煲、有去四川舖吃火鍋、也有在家吃冷飯),也歡迎大家隨意拉票,但真正投票時不可威迫利誘和看風駛艃,而且投票後大家要尊重結果。結果「在家吃冷飯」勝出,是孩子們贏了。我們守信留在家,儘管我們原本的計劃是想要外出。孩子往後也懂用同樣方法決定周末活動爭執減少之餘,參與感亦大大提升。我想,這也算是一點點成功的「民教」吧?

致英華的家書

英華書院舊生反對設立國民教育科 聯署行動

yingwa各位師長,同學,師兄師弟

我們是一群英華書院的舊生/學生,一直以來對能夠畢業/就讀於母校十分感恩,以身為 「英華仔」 而自豪。全因母校的教學傳統,從來都以培育學生篤信善行,獨立思考能力為重,在校園生活中給予我們很大的學習空間及選擇自由,以使我們自小便明白凡事要尋求真理,仔細分析,當作正確有益的事情,對此我們一直銘記於心。
最近政府推行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關乎全香港的中小學的教育利害,我們更是十分關注母校在當中的情況。特以此書函,表達我們對母校的關心及對政府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立場:
政府執意在九月新學年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我們堅決反對,因為:
1. 謊言愚民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黨專政的獨裁政權,黨國不分,一直以來有關人權、法治的問題與爭議不絕於耳,中共政權慣常操控輿論、掩飾劣行(如六四事件,維權人士被拘禁事件等)。在這種社會及政治氣候下,要培育學生對國(還是對黨?)的愛戴之情,欺瞞、謊言及誤導可見是預料之內(政府鉅額資助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將此國民教育與世界各地的公民教育渾為一談,正是實例)。這種等同愚民的教育模式,對心智尚在發展的中小學生絕對有害。

2. 情感評分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要求對學生進行情感評核。教育應重理解、思考、分析,以情感深淺進行評核,荒謬絕倫,與教育的大原則大相逕庭。看北韓人民爭哭金正日的場面,正是考核人民情感深淺的醜惡成果,我們決不容香港教育淪落至此。

3. 架床疊屋
通識科本已包括中國單元及公民教育,若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實是架床疊屋、多此一舉。2004年香港政府推動的教改,並不著重中國歷史科,新高中學制下選修中史科的學生人數大跌,政府甚至容許學校於初中階段取消中史科或與其他科目合併,現在卻又以認識中國為名引入國民教育,自相矛盾。足見認識中國只是幌子,培育不問情由、只知擁護現政權的順民才是目標。

4. 踐踏民意
國民教育科尚未開展,不少教師/家長/學生團體紛表反對、港大民調顯示超過半數市民認為應擱置課程、逾九萬市民上街抗議、逾十萬個簽名要求政府撤回國民教育科。但香港政府、梁振英、林鄭月娥、吳克儉等漠視民意,不惜指鹿為馬,公然歪曲民意,厚顏強推。今日尚且如此,若待國教科全面開展,變本加厲之事將陸續有來,開展後檢討的承諾,更是全不可信。

5. 威脅學術自由
政府教育局掌控教育界的監管、資源與行政,若然開展國民教育科,基於上述論點,當局透過控制教科書的審批和評估標準,以及政府撥款與學校管治等行政手段,國教科的教學內容出現政治掛勾勢所難免。政府的「學校自行制定教材」,恐怕只是個美化政治圖謀的糖衣謊話。

6. 教師兩難
據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的調查結果,有70%接受訪問的中小學教師反對加設必修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67% 的教師表示「擔心」或「非常擔心」國教科會成為一種「洗腦教育」。假如硬推國教科,教師須要花費大量時間及資源審理教學指引及自製教材,於本已繁重不堪的工作中百上加斤。如果當局真的濫用權力將政治凌駕於教育之上,教師被逼教授偏頗內容,甚至要向學生進行「洗腦」,有違教師的專業操守,實陷教師於兩難與不義。

7. 污染心靈
最後一點最為重要:學生面對強權的思想操控,一則顛倒是非黑白、被蒙蔽而不自知、盲從禍國惡政;一則雖心裡存疑,然壓力當前,為討方便適者生存,口是心非、虛應敷衍了事。學校就直接造就道德無知或慣常說謊者--對大是大非或無知或冷漠、對不義強權或附和或屈從,失教育之義,為社會之害。

以上是我們眼中,國民教育科的禍害,因此

  1. 我們反對國民教育科,無關其他國家之公民教育,全因設立此科目的理據不足、動機成疑、本質有誤。尤其對黨國情感評核,實與世界各地文明教育背道而馳。中共黨國獨裁體制在國際大趨勢下不被擁護,更不應一廂情願地要求學生盲目接受。同時,這亦有違一國兩制。
  2. 我們反對國民教育科,無關教學具體內容,大方向既已錯誤,復由仰賴中共的香港政府全面監控,推行國民教育科必然有害無益,實無扭轉之可能。
  3. 我們反對國民教育科,無關三年開展期。我們是要寸步不讓地阻止「效忠黨政」的惡劣教育入侵,不受緩兵之計迷惑。
  4. 我們反對國民教育科,無關校方及教師有無自主權。今天政府尚且漠視民意,他朝還容得下其他自主立場?政府操控教育資源、監察制度、行政機器,校方及教師勢難抗衡。

目前,就我們所知,母校未打算於新學年設立國民教育科,這令人欣慰。我們希望母校中小學部均能繼續站穩立場,明確拒絕設立國民教育科,捍衛教育原則及價值、堅決拒絕顛倒是非逢迎強權的思想污染,以延續母校優良的教學傳統,及保障中小各級學弟不受荼毒。

與此同時,得知中華基督教教區宣佈不依從政府的三年開展期後推行國教科,我們深切希望母校(中小學部)不只是被動地延遲三年依從政府,而是主動積極、明確地向政府爭取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校方如有什麼交流討論、行動集會,我們非常樂意出席支持。校歌一句 Ready ‘gainst evil,我們從沒忘記。To fight and be bold 當中亦沒半點含糊。我們擔心,若事態發展與校歌所頌背道而馳,則教育已徒具形式,與基督教辦學理念相違,更自證信仰之不實,必為世人恥笑。

因此,我們同時呼籲中華基督教教區能秉行公義、不為強權所屈,全力支援校方捍衛學術自由、保護學生不受思想操控

我們願意與校方及教區一同堅守正道、知行合一、力抗洪流、不屈強權、篤信善行。我們理解各位教職員承受的壓力,身為英華校友,身為鄭鈞傑校長的師兄弟,定當堅定支持母校擇善固執,讓我們及各學弟能繼續以身為「英華仔」 為榮。

 

 

(version 4)

去水位對話

某清早淋浴時在浴室曾有如此一段對話:

我:「哇!好多頭髮!」
她:「車!你冇甩咩?」
我:「又係喎!照鏡睇,我應該甩得仲勁過你!但點解那去水位只得你既頭髮呢?」
她:「你又知淨係得我既?」
我:「咁淨係得D長頭髮留晌度咋喎!」
她:「你D頭髮又短又幼,果D窿太大隔唔住囉!」
我:「噢!咁咪大鑊?!隔唔住D頭髮,實塞渠啦今次!」
她:「咁又唔係咁講喎,細到過到個窿既頭髮,都唔驚會塞到渠啦!係咪?」
我:「又岩!不過咁樣既話,個去水位就唔係好公平勒!明明我有甩頭髮但佢又話冇!」
她:「下?佢係用黎隔頭髮而唔係用來數頭髮嘛!你要知有冇甩,照鏡咪得囉……」

─對話完畢─

shower drain好似好有哲理,但未參得太透。似乎是說:

  1. 日常生活中,我太在意去搜集各種訊號,但卻常常忘了這動作背後的意義。
  2. 如太敏感,就像將去水位的隔洞收細,會搜來太多大大小小的雜訊,但對日常生活正常運作實際貢獻不大,回報率小。
  3. 如太寬鬆,甚麼也隔不住,便同時一方面失去對環境的觀察力和危機感,而另一方面又容許那些危機在暗中蘊釀發酵發芽:既見不到自己在狂掉頭髮,也不知到水渠愈來愈塞。

如何能將那隔洞的大細調較至剛好的程度,可以有足夠的訊號,也有足夠的危機阻隔,但又不至於雜訊過多以至使自己抓狂,甚至慣性地對警號視而不見?難處是這就是做人的藝術,沒有通書。

而以我的性格,可能最直接了當的做法就只好揮刀剪個 skin head,將煩惱絲斷盡。

sleep

分割睡覺畫面

Chester 今晚超早睡,放學後洗完澡,五時半便在梳化睡著了!直至現在仍呼呼熟睡。以這樣的走勢,他只會一口氣睡至明早。

但有多早呢?據往績,他絕對有條件於凌晨三時半便龍精虎猛下床走過來找我們玩。折磨我們幾個鐘後再如下圖般睡在我們中間(沒有相,只有插畫,因為從不會在那刻有精神或機會拍照)。

我有先見之明,為了避免最後一步那分割畫面的發生,我便預先與他交換床位來睡。對,人仔細細,三歲的他已睡六呎足本大人單人床了。而且 Jacob 的碌架床上格離地甚高,所以空間充足,睡得也算是寫意。

公民教育版

友人留言問我為何不見我寫「國民教育」。我說我對國民教育一無所知,所以寫不出。我可以花多點時間分享一下我對作為一個地球村公民的看法,但僅此而已。

說到這裡,才想起我其實也已寫過不少關於政治、經濟、人文、商務等話題之感想,一向籠統歸類為「民間研究」(因為那多是我年前備課和做論文時分拆出來的枝節)。現在索性將其重新命名為「公民教育」,成為我反思這議題的起點。

civic education

賽車運動

Driving on High Street如果賽車算是一種運動,那我便算是一個全職運動員。

我並不常超速,但一項活動算不算是「運動」並不是取決於其速度。例如,高球或體操甚至韻律泳便都不是求速度的項目。駕駛更似韻律泳,講求節拍、觸角和流暢度,尤其是掟彎和漂移的時候。

我每天駕著我的 VW Golf 來回共個半鐘,一個星期便起碼駕車十多小時。難度是要配合波棍離合器油門拖波入彎再抽頭,眼手腳心並用,還要讓乘客們坐得若無其事,轉波加速轉彎都在不知不覺間進行,像搭那些先進的升降機,從起步至到達,都像沒有動過一樣。Jacob 甚至誇口說較愛坐我的車,因為沒有自動波那樣 chok。這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但我也因這誤會而沾沾自喜。

我也忘了當初我如何可以學懂駕車,就像我也忘了自己如何學行,或 Jacob 如何彈琴一樣。可能與其說駕車像運動,不如說更似彈琴。要用心連著,手腳便自然配合將動作「流」出來。其間我的腦袋會處於高轉滾動的狀態,思想異常集中和清晰,動作反應成了本能生理反射,像 Lin Dan 打球一樣快而準,因為不再需要慢慢思考與分析。

究竟駕車是左腦還是右腦運動呢?我和 Jacob 有不同看法。他向前望時是要將眼前的物件快速掃讀,然後再在腦中讀出不同資料,但我是用右腦將整個影像攝下,然後在腦中做圖像配對。似乎於路面駕駛上,右腦的反應較好,但左腦的準確度較高,卻較慢。所以我可以很快感受到方向或行車狀況,但對於路牌或警告牌的敏感度卻較低。

Chester 也是個賽車手,但只在 Mario Kart Wii 的世界。像奧運一樣,我們總可以找到一些平台讓大家可以較均勢地較量,從而使更多人樂在其中,皆大歡喜!